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古代名医:医术高明精妙的姚僧垣

时间:2011-05-06 20:30来源:未知 作者:椲楢 整理 点击:
姚僧垣,字法卫,是吴兴武康人,吴国太常姚信的八世孙。父亲姚菩提,在南朝梁任高平令。姚菩提曾经遭受疾病多年,于是就留心医药。梁武帝召见他讨论方术事,说话大多合意,所以受到礼待。 姚僧垣年轻时很通达,服丧符合礼节,年方二十四岁,就继承父亲的医业。在梁朝任太医正,加文德主帅。梁武帝曾因发热,服了大黄。姚僧垣说: 大黄是快药,君王您年事已高,不宜轻易服用。皇帝不听,遂至病情加重。太清元年,调任镇西湘东王府中记室参军。姚僧垣年轻时喜好文史,为当时学者所称道。到梁简文帝即位,姚僧垣兼任中

  姚僧垣,字法卫,是吴兴武康人,吴国太常姚信的八世孙。父亲姚菩提,在南朝梁任高平令。姚菩提曾经遭受疾病多年,于是就留心医药。梁武帝召见他讨论方术事,说话大多合意,所以受到礼待。

       姚僧垣年轻时很通达,服丧符合礼节,年方二十四岁,就继承父亲的医业。在梁朝任太医正,加文德主帅。梁武帝曾因发热,服了大黄。姚僧垣说: 
       “大黄是快药,君王您年事已高,不宜轻易服用。”皇帝不听,遂至病情加重。太清元年,调任镇西湘东王府中记室参军。姚僧垣年轻时喜好文史,为当时学者所称道。到梁简文帝即位,姚僧垣兼任中书舍人。梁元帝平定侯景之乱,召姚僧垣到荆州,改任晋安王府谘议。梁元帝曾有心腹病,各个医生都说用平药。姚僧垣说:“脉象洪实,应该用大黄。”梁元帝听从了他的意见,喝完汤药,果然泻下宿食,病就痊愈了。当时开始铸钱,以一当十,赐他十万贯,实际上是百万贯。

       到魏军攻克荆州,姚僧垣仍侍候在梁元帝身边,不离左右,被军人阻止,这才哭泣而离开。不久周文帝派遣使者乘着驿马征召姚僧垣。燕公于谨一再留住不愿意让他走,他对使者说:“我年纪很大了,疾病很重,今天得到了姚僧垣,希望能与他一起老死。”周文帝因为于谨功劳大名望高,就不再征召。第二年,姚僧垣随同于谨到了长安。

       北周武成元年,姚僧垣任小畿伯下大夫。金州刺史伊娄穆因病回到京城,请姚僧垣看病,说自己从腰到脐,好像有三道绳捆着,两脚松弛乏力,不能自持。姚僧垣马上给他开了三剂汤药,伊娄穆服下第一剂,上缚就解开了;服了第二剂,中缚也解开了;服了第三剂,三缚全部除掉。而两脚疼痛麻痹,仍然蜷曲而孱弱,又给他合散一剂,才稍微能屈伸。姚僧垣说:“到霜降时,这病就会痊愈。”到了九月,就能起来行走了。大将军、襄乐公贺兰隆起先有气疾,加上水肿,气喘急促,坐卧不安。有人劝他服用决命大散,他的家人有些疑惑不能决断,就问姚僧垣。姚僧垣说:“我认为这病,大散不适合。”马上给他开出处方,劝他立即服用,气即时就通畅了;再服一剂,各种病都痊愈了。
       大将军、乐平公窦集突然患了风寒,精神紊乱,无所知觉。先看视过的医生都说已经不可救治。姚僧垣后到说:“很严重了,最终能不死。”给他喝合汤散,病就痊愈了。大将军、永世公叱伏列椿苦于痢疾已有很久,但仍坚持朝谒。燕公于谨曾问姚僧垣说:“乐平公、永世公,都有久治不愈的病,我想永世公稍微轻一些吧。”姚僧垣回答说:“患有深浅,时有危杀,乐平公虽然病重,最终能治好;永世公虽然轻一些,最终不免死亡。”于谨说:“当在什么时候?”回答说:“不出四月。”果然如他说的那样,于谨感到很惊异。

       天和六年,姚僧垣调任遂伯中大夫。建德三年,文宣太后卧病,医巫看了以后,说法各有不同。周武帝召见姚僧垣坐下,问他情况。姚僧垣回答说:“比之常人,我深为忧惧。”皇帝哭着说:“你已决断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久太后就去世了。这以后再次召见他,任命他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敕令停止朝谒,如果没有别的敕书,可以不入朝谒见。四年,皇帝亲自东讨,到河阴后得了病,口不能言;眼睑垂下遮住了眼睛,不能看东西;一足短缩,又不能行走。姚僧垣认为是内脏各器官都病了,不能一起治疗,军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讲话,就开处方進药,皇帝能讲话了;其次又治疗眼睛,眼病也痊愈;最后治疗足病,足病也好了。到华州时,皇帝已全部康复。即任命他为华州刺史,仍诏令随皇帝回京,不让他任职华州。宣政元年,姚僧垣上表辞官,皇帝下诏同意他的要求。这一年,皇帝巡幸云阳,于是卧病,召姚僧垣赶赴云阳。内史柳昂私下问他说:“皇帝脉候怎么样?”姚僧垣回答说:“天子上应天心,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及的。如果平常人如此,肯定不行了。”不久皇帝就去世了。

       宣帝当初为太子时,常常苦于心痛,就让姚僧垣治疗,他的病立即就好了。到即位后,更加宠信姚僧垣。对他说:“曾听说先帝称你为姚公,有没有?”回答说:“我承蒙厚爱,实如圣旨。”皇帝说:“这是尊崇年长者的话,不是贵爵之号。朕当为你建国开家,为子孙永业。”就封他为长寿县公,册封的那一天,又赐给他金带以及衣服等用品。大象二年,任太医下大夫。皇帝不久有病,越来越厉害,姚僧垣夜间值班医治疾病。皇帝对隋公说:“今天我的性命,全托给这个人了。”姚僧垣知道皇帝已经不行,就说:“我只担心医术不精,怎么敢不尽心呢!”皇帝点头同意。到静帝即位,任命他为上开府仪同大将军。

       隋朝开皇初年,進爵位为北绛郡公。三年,去世,年八十五岁。遗嘱告诫衣帽入棺,朝服不要下殓,灵柩上只放香奁,每天只设清水就够了。追赠本官,加荆、湖二州刺史。
       姚僧垣医术高明精妙,为当时所推重,前后治好的,记也记不完。声誉很盛,边疆地区也听说了,至于胡族外域,都慕名请他治病。姚僧垣就参校治好病的处方为《集验方》十二卷,又撰写《行记》三卷,在世上流行。

            (出《北史》)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