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成语南柯一梦的故事

时间:2011-04-25 19:00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点击:
成语南柯一梦用来比喻个人名利和荣华富贵之短暂,它源于唐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 唐朝时,有个叫淳于棼的人,是东平人,他喜欢交游、重义气、能救困扶危的人。爱喝酒,常意气用事,任性而为,做事不拘小节。他家里积聚了丰厚的产业,养了许多豪杰之士。他曾经因武艺高强,被派递补缺额,担任淮南军的副将。但因为酒后失态,触怒了主帅,最后被撤销官职。之后,他就到处飘泊流浪,放纵自己,不受拘束,每天纵情饮酒。 他家在广陵郡东十里之处,居住的房宅南边有一株巨大的古槐树,树的枝干长而浓密,使得所覆盖的

 

       成语“南柯一梦”用来比喻个人名利和荣华富贵之短暂,它源于唐·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

       唐朝时,有个叫淳于棼的人,是东平人,他喜欢交游、重义气、能救困扶危的人。爱喝酒,常意气用事,任性而为,做事不拘小节。他家里积聚了丰厚的产业,养了许多豪杰之士。他曾经因武艺高强,被派递补缺额,担任淮南军的副将。但因为酒后失态,触怒了主帅,最后被撤销官职。之后,他就到处飘泊流浪,放纵自己,不受拘束,每天纵情饮酒。

       他家在广陵郡东十里之处,居住的房宅南边有一株巨大的古槐树,树的枝干长而浓密,使得所覆盖的几亩地都荫凉无比。淳于棼常常和一群豪侠之士,在树荫下饮酒作乐。贞元七年的七月九日那一天,他因和朋友喝酒喝得大醉而身体略感不适。他的两个朋友搀扶着他,并把他送回家去,让他躺在堂屋东边的走廊里。这两个朋友对淳于棼说:“你好好睡一下,我们两人在此喂喂马、洗洗脚。等你的身体稍好之后,我们再离去。”

        淳于棼将头巾解下,枕着枕头,在昏沉恍惚中睡着了。迷迷糊糊间,仿佛做梦一般,他看见两个穿紫色衣服的使者,走進门来,对着他先行跪拜之礼,然后说:“奉槐安国皇帝之命,邀请先生到槐安国一游。”他不知不觉的走下床,整理好衣服,就跟着二位使者走到了门外。门外停着一辆青油小车,由四匹马驾着,共有七八个随从侍立一旁。他们恭敬的将淳于棼扶侍上车,车出了大门,一直往前向古槐树的洞穴驶去。使者赶着车進入洞穴里面。淳于棼心里感觉很奇怪,却不敢随便发问。忽然他发现两旁的草木道路、山川风景,和人世间的景致很不一样。马车再往前走了几十里路,看见有外城城墙。许多车马和行人,络绎不绝的在路上来来往往。淳于棼身边的随从,一路不停的大声呼喝,两旁行人便急忙向道路两侧闪躲走避。不久,他们又進入一座大城,金红色的大门,层层叠叠的楼阁,牌楼上书写着金色的大字:“大槐安国”。城门的守卫快步上前来向他们行礼,又迅即向内通报。接着有一个人骑马过来,传达指令说:“皇上顾念驸马从远方来,舟车劳顿,暂且先让他到东华馆休息。”说完,便在前面带路。车行不久,看见一个开着的大门,使者请淳于棼下车。走進门里,只见里面到处是彩绘雕花的华丽栏杆和柱子,厅外栽种着一行行壮观的树木,树上结着珍贵的果实。门帘、酒席,桌椅和垫子,都陈列在大厅外。淳于棼看到这一切精致的摆设,心里很高兴。不久听见有人喊说:“右丞相将要到了。”淳于棼恭敬的走下台阶迎接,只见有一穿着紫色朝服的人,手拿着象牙手板,快步走来。宾主之间行完礼之后,右丞相说:“皇帝陛下不因我国地处遥远偏僻,特派人迎请您来,要招先生为驸马。”淳于棼说:“我只是个地位微小卑下的人,怎么敢妄想高攀呢?”于是右丞相礼请淳于棼一同前往拜见皇上。

       他们大约走了一百多步,便進入一个朱红色大门,左右两侧排列着许多手持矛戟斧钺的威武武士。文武百官,分立在石板大道两旁。有个常常和淳于棼一起喝酒的酒友,名叫周弁的,也站在人群中。淳于棼见了心里很高兴,但却不敢上前和他说话。右丞相带领着淳于棼進入一所庄严宽敞的宫殿,门外守卫非常严密,好像是帝王的住所。只见一人高大端庄严肃,坐在大厅正中的位置上,头戴红色花冠,身穿白色锦服。淳于棼不禁感到害怕,头几乎不敢抬起来。一旁的侍者示意淳于棼向皇帝叩头。皇帝说:“朕遵照令尊的请托,不嫌弃我们是偏远小国,答应让我的二女瑶芳,招先生为东床驸马。”淳于棼跪在地上,惊喜万分,不敢回任何话。皇帝说:“你暂时先回宾馆去,等一切准备妥当后,再举行婚礼。”于是右丞相就和淳于棼一起回到东华馆。

       这天晚上,结婚大典所要用的礼物,铺满会场,整个排场隆重又气派。有三个官员,穿戴得喜气洋洋,上前来对淳于棼行礼说:“遵照命令,我们是做驸马的傧相。”其中一个人竟是淳于棼的老朋友,淳于棼对着他说:“你不是田子华吗?”田子华回答说:“是的。”于是淳于棼走上前去,握着田子华的手,两人谈着过去的事,交谈了许久。淳于棼问子华说:“为什么你会住在这里?”田子华说:“我名山大川随意游玩,到了此地,受到了右丞相的知遇和赏识,我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淳于棼又问说:“你知道周弁也在这里吗?”子华说:“周弁地位尊贵,目前在此担任司隶的职务,他的权势很大,好多次我都蒙受他的照顾庇护。”两人谈谈说说非常高兴。不久里面传来声音说:“恭请驸马進殿。”三个男傧相更换了新衣服,子华说:“没想到今天竟能亲眼看到如此盛大的婚礼,请不要忘记你我的情谊。”这时来了几十个美丽的仙女,她们演奏着各种奇妙的音乐,乐声婉转清亮,曲调却流露出凄凉悲伤,这些美妙乐声,都不是人世间所能够听得到的。还有几十个人拿着金碧辉煌的灯烛在前面领路,左右两边布满金色和绿色的帐幕,上面镶着细致精巧的彩色碧玉,接连有好几里长。淳于棼端正的坐在车子里,感觉心神恍恍惚惚的,很不平静。田子华不停的和他说说笑笑来安慰他。不久来到一个宫门,宫门上书写着“修仪宫”三个大字。许多皇家的亲戚眷属,也纷纷的来到门边,帮忙淳于棼下车行礼。所有结婚的礼节和人间的一模一样。最后撤去所有障子和遮脸的羽扇,只见一个美貌女子,称为金枝公主,年纪大约十四五岁,灿若朝霞,高贵典雅的像神仙一样。淳于棼一见锺情,喜爱万分。

       淳于棼和公主感情一天天的浓厚,荣耀名声也一天天的兴盛。府里日日车如流水马如龙,游玩宴会时所跟随的宾客、侍从,多到仅次于皇帝。皇帝让淳于棼和朝廷的官员,在大槐安国西方的灵龟山上,举行大规模的打猎。灵龟山上,山连着山,显得险峻而秀美。往下望去,江河湖泊宽广的望不到边际。林中的树木高大茂盛浓密,里面飞禽走兽,样样不缺。他们猎捕了很多珍奇动物,一直到晚上,大家才尽兴回去。

       有一天,公主对淳于棼说:“你想不想做官?”淳于棼说:“我疏懒放荡惯了,未曾研究安邦治国之道,又不熟悉政界治事之法。”公主说:“只要你肯做官,其他的事由我来处理。”公主就向皇帝请求。几天后,皇帝对淳于棼说:“本国南柯郡政务治理得不好,南柯太守已被免职。我想借助你的能力,请你担任太守的官职,你就和公主一起前往南柯郡吧!”淳于棼恭恭敬敬的接受了皇帝的命令。皇帝就下令让主管的官员为新任太守准备好日常行李等用品。并准备好黄金、珠玉、精美的丝织品,还有好几大箱公主的衣物、仆从侍女车马等,都排列在四通八达的大路上,来为公主驸马饯行。

       淳于棼向皇上上表说:“我没有治理政务的经验,也没有任何才艺和策略,如果勉强担当重任,怕有负所托。我想寻求一批有才能的人,来帮助我治理南柯郡这个地方。我看司隶周弁刚强正直,不循私逢迎,严守法律和制度,不随意迁就,具备辅佐政事的才能。处士田子华谦虚清廉,做事谨慎,明晓世事的变化,了解政教的本源。我和他们俩人有多年的交情,我了解他们的才干和能力,确信可以安心把政事托付给他们。恳请任命周弁为南柯郡的司宪,任命田子华为南柯郡的司农。有他们的协助,相信可以使我呈现出优异的政绩,令国家的法度、章程有条有理。”皇帝同意照他上表所奏。当天晚上,皇帝和皇后为他们饯行。皇帝对淳于棼说:“南柯郡是本国的大郡,那里土地肥沃,有才能的人很多,你要实行爱民政治才能治理好这个郡城。况且还有田文华和周弁二人的协助,你要努力为之,以达到国家的期望。”皇后告诫公主说:“驸马性情刚烈,喜欢喝酒,又正当年轻气盛。为人妻子,贵在温柔顺从,你要好好服侍照顾丈夫,这样我也就不需担心了。虽然南柯郡离京城不远,但我们从此不能天天见面。今日一别,怎不令人神伤呢!”

       淳于棼和公主拜谢皇帝皇后之后,就往南柯郡而去了。他们坐在马车上,卫士骑士们前后簇拥着,一路说说笑笑,倒也十分欢乐。走了几天,到了南柯郡。郡里的所有官吏,和尚、道士和当地德高望重的老者,奏乐的车队,威武的军官卫士和车子,争相来迎接。人马喧闹,到处熙熙攘攘,有的撞钟有的打鼓,处处是一片喧哗的声音。又走了十多里路,就看见高大的城墙和华丽的楼台宫殿。進入城门,门上挂着大匾额,写着金色的大字:“南柯郡城”。红色的大门外,挂着威严的刀枪剑戟,显得威武森严。

       淳于棼上任后,就到处视察民情风俗,解除人民的痛苦。郡中政事交给田子华和周弁处理,他们把郡中治理得有条不紊。淳于棼到南柯郡二十多年以来,政治教化推行得非常切实,百姓们用歌谣歌颂他,并为他树立歌颂功德的石碑。还在他生前,就为他建立祠堂。皇帝很重视他,赏赐给他许多封地和相当于三公宰相的爵位。周弁和田子华也都因为处理政事有功,而被提升到更显贵的职位上。淳于棼共有五个儿子,二个女儿。儿子因父母的关系当上大官,女儿也嫁给王公贵族。他家一门荣耀显赫,达到了极鼎盛的地步,在当代没有人能比得上。

       这一年,邻国檀萝国,派遣大军来侵犯南柯郡。皇帝命淳于棼派遣将官和军队去迎战。淳于棼上表推荐,派周弁率领三万大军,在瑶台城与敌人对战。周弁刚烈勇敢,却轻率冒進,结果他的军队吃了大败仗。周弁一人单骑裸身逃走,到了晚上才回到城里。檀萝国的军队也因死伤不少,就收兵回去了。淳于棼将周弁囚禁起来,向皇上请罪,皇帝全都赦免他们。这个月,周弁旧病复发死了。而淳于棼的妻子,金枝公主也身染重病,十多天后也死了。淳于棼请求免去太守的职务,要护送公主灵柩回皇都去。皇帝答应了他,南柯太守的职务就由田子华代理。

       淳于棼悲伤痛苦的护送灵柩回到了都城。皇帝和皇后穿着白色衣服在郊外痛哭迎接灵柩的到来,颁授给金枝公主“顺仪公主”的称号。然后把公主葬在国都东边十里的盘龙冈。这一月,周弁的儿子周子荣也护送着周弁的灵柩回到国都。

       淳于棼长年镇守南柯郡,与满朝文武百官、豪门大族和权贵人家都相处得很好。自从辞去南柯郡职务回到国都,许多交往游历所跟随的宾客和随从,便开始作威作福,不可一世起来。皇帝心里感觉有些疑忌和讨厌他了。这时朝廷有大臣上奏章说:“天象出现谴责的徵兆,表示国家将有大灾祸发生,首都即将要搬迁,宗庙即将要崩坏,这种种灾祸皆是由外姓人所引起,祸患即将自内部发生。”当时所有的议论,都认为是淳于棼生活太过奢侈的缘故。于是皇帝就撤走了淳于棼的卫士,禁止他随便游玩,将他软禁起来。淳于棼心里烦闷不开心。皇帝也了解他的心思,就对淳于棼说:“你离开家乡已经很久了,你不如先回家一趟,看看一下亲戚朋友。几个外孙可以暂时留在这里,由皇后亲自教导养育他们。三年以后,我再让他们去接你回来。”淳于棼觉得很奇怪,就说:“这里不就是我的家吗?怎么还要我回家呢?” 皇帝笑着说:“你本来住在人世间,这里并不是你的家。”这时淳于棼恍恍惚惚间才觉得像在做梦一般。过了很长时间之后,他才想起之前种种的事,于是他流着泪请求皇帝让他回到人间。皇帝命左右的人送淳于棼离开,淳于棼拜别之后就走了。

       此时他又看见那两个带他来的紫衣使者。他一到门口,看见乘坐的车子又旧又破,没有车夫也没有仆人,也没有朋友送他,淳于棼心里觉得很感叹。他们走了大约几里地,又经过一个大城门,看起来很像是从前来大槐安国时走过的道路。山川风景,仍然和从前一样。但送他的两个使者,却没什么威严的气势。他回想以前的荣华富贵,不由了悟到人世间繁华的虚幻。不一会儿马车走出一个洞穴,他又看见大槐树。自己的家乡,与从前并没有什么两样。淳于棼不禁暗暗悲伤,不知不觉流下泪来。

       两个紫衣使者带领着他下车,走進他家大门。淳于棼踏上自己家门的台阶时,看见自己的身体竟还躺在堂屋东边的走廊里。淳于棼感到吃惊讶异,不敢靠近前去。紫衣使者于是大声呼叫他的姓名,连叫了好几次,淳于棼才突然醒转过来。他看见家里的仆人,正在庭前扫地,而两个客人正坐在床榻上洗脚。斜射的阳光尚未从西墙上消失,没有喝完的酒,还放在东窗下。人世间过了一会儿的时间,在梦中却像是活了一辈子一样。淳于棼不禁感慨万分,叹气不已。于是他叫过两个客人,把梦中发生的事说给他们听。他们听了也是又惊又怕,觉得不可思议。

       于是两个朋友与淳于棼一起走了出去,寻找大槐树下的奇异洞穴。淳于棼指着槐树洞口说:“这里就是我在梦中坐着马车進去的地方。”两个朋友以为是精怪和树妖作祟,就令仆人拿来斧头,将树根砍断,又砍去旁边重生的树枝。只见周围大约一丈方圆处,有个大洞穴,洞穴里面根部空空洞洞的看得很清楚,大约能放下一张床,上面堆积许多的土,建造成像城郭台殿的样子。有好几十斗的蚂蚁,生活聚集在里面。中间有个朱红色的小平台,两只巨大蚂蚁就住在那里,红色的头,白色的翅膀,长大约三寸,旁边有好几十只大蚂蚁护卫保护着他们,其他蚂蚁都不敢靠近,这就是槐安国的皇帝皇后,这里也就是他们的国都。往旁又挖掘到一个洞穴,这洞穴和朝南一根中空的槐树枝是相通的,大约四丈宽,里面曲折宛转,中间是方形,一样也有用土堆造成的城墙和楼台,有一群蚂蚁聚集住在里面,这个地方就是淳于棼所镇守的南柯郡。又有一个洞穴,在西边大约二丈远的地方,洞穴宽广空旷,洞的形状跟其他的不一样,洞穴的中间有一个腐朽溃烂了的乌龟壳,像斗那么大,在雨水的浸润下,小草四处滋长,长得很茂盛,掩盖遮蔽住古旧的乌龟壳,这就是淳于棼和朝廷的官员打猎的灵龟山。再往旁又挖出一个洞穴,在东边一丈多的地方,许多古老的树根在此盘旋弯曲着,像龙蛇一样,中心有个一尺多高的小土堆,这里就是盘龙冈上淳于棼埋葬公主的坟墓。淳于棼亲自观看追寻所有的迹象,想起梦中的情景,心里十分感叹。这里和梦中一切事情全都符合。他不希望这两个朋友毁坏它们,赶紧令仆人将洞穴掩埋堵塞起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到了晚上,突然风雨大作。淳于棼一早起来就赶紧去看那洞穴,但是所有的蚂蚁都已失去踪迹,不知道都去了哪里。原来先前槐安国大臣说国家将会有大灾难发生,都城必须迁移,这就得到验证了。淳于棼又想起檀萝国大军侵略南柯郡的事,就请两个朋友到外面去寻访檀萝国的踪迹。在住宅的东面一里处,有条古老且已经干涸了的山涧,这条山涧边上有一棵大檀树,树上藤和萝纠缠交织成一片,往上看不见太阳。檀树旁边有个小洞穴,洞穴里竟然也有一窝黑色的蚂蚁聚居隐藏在里面,想必这就是檀萝国。唉!小小蚂蚁的神奇事件,尚且不能令人考查探究明白,更何况隐藏潜伏在山林之中的那些大型动物的奇异变化呢?那时,淳于棼的好友田子华和周弁,都住在六合县。他们和淳于棼已经十天没有来往了。于是淳于棼赶紧派家僮去问候他们。原来周弁得了暴病,已经去世了;而田子华也重病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淳于棼感慨人生的虚无空幻像过眼云烟一样,人生的富贵如梦般缥缈无常。从此他专心修道,再也不喝酒,也不接近女色。过了三年以后,在丁丑年,淳于棼也在家里死去,死时年龄为四十七岁,刚好符合跟皇帝约定的期限。

        李公佐于贞元十八年的八月,从吴郡坐船来到洛阳,船停泊在淮河的岸边,偶然听闻淳于棼的事。李公佐就询问探访,寻求他所遗留下来的事迹,然后再三反复的推敲,确定南柯一梦全都是真实的事,就将它编写并抄录成传记,以提供给喜欢追求新奇事物的人阅读。虽然这些内容涉及的都是神奇怪异的事情,且事情有些不合常情。可是对于那些窃取官位而生活的人,希望经由这个故事能引以为戒。后世的正人君子,希望你们以南柯一梦为借鉴,不要拿名利和官位炫耀骄傲于天地之间。

       以前华州参军李肇曾赞叹说:“即使官做到最尊贵的等级,权高势大,举国之人无与伦比。通达事理的人看待这些人,跟一群聚集在一起生活的蚂蚁有什么区别呢?”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