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姓风采 > 家庭故事 >

乡村丧事

时间:2011-06-02 15:52来源:凤凰论坛 作者:金秋枫 点击:
寒冬腊月里,周老太太死了,不知道是饿死的还是冻死的,反正好几天没动静了。现在老太太死了,孝子贤孙们召开家庭会议商量后事。

寒冬腊月里,周老太太死了,不知道是饿死的还是冻死的,反正好几天没动静了。二媳妇打发儿子去那间又脏又冷的破土屋一看,老太太已经硬邦邦地龟缩在冰冷的土炕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周老太太本姓王,叫什么名字谁也说不上。她十六岁嫁到周家便成了周王氏,为周家生下三男一女。二十四岁上,短命的男人便在大炼钢铁、开山炸矿中粉身碎骨了。她受尽了千辛万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儿女们都拉扯大了,自己却熬瞎了双眼。如今可算是子孙满堂该享享清福了,可是她又聋又瞎,儿孙们都嫌弃她。唯有在城里教书的三儿子念过大学读书识礼,把老人家接到城里报答养育之恩。怎奈三媳妇眼里揉不得“砂子”,硬是把她给“剔”了出来。老三只好按月给老母亲寄生活费,让老大和老二轮流奉养。也不知是那个天杀的发明了历法,还弄出个大月小月,害得老太太每逢大月就得饿一天饭。

现在老太太死了,孝子贤孙们召开家庭会议商量后事。

老大和老母亲闹了矛盾,好几年没说话了,他追悔莫及地说:“妈为我们苦了一辈子,临死也没说上一句话。丧事一定要大操大办,先请一帮子‘哭星’,哭他个三天三夜尽尽我们的孝心。”

老二因为老母亲死在自己家里,也不知道是饿死的还是冻死的,老二怕遭报应,心有余悸地说:“妈受了一辈子罪,下辈子再不能让她老人家受罪了,我们要给妈请个班子念三天经,超度亡灵。”

唯有老三泣不成声地说:“人死了什么都没了,钱花得再多也是枉然!还不如响应国家号召火化了。”老三话音未落就遭到大家反对,还差点儿挨了老大两巴掌。

丧事按老大、老二的方案进行。

首先从邻村请来一帮子“哭星”,远远就听见高音喇叭里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声,整个村子似乎被悲哀包围着……

一帮子没穿孝服的中年妇女正对着话筒放声大哭,这些妇女大约三四十岁,她们一边哭一边用手帕擦泪水,哭得很是伤心。但奇怪的是周老太一家人的神情和往常一样,就像全然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从外地赶来奔丧的亲戚很不理解,就问孝子贤孙们:“这些亲戚是那里的? 不能让她们哭伤了身体,快去劝她们休息休息!”孝子贤孙们不屑地说:“不是亲戚,是外村的,是我们花钱请她们来哭的。大家都叫她们是‘哭星’。”

一场哭毕,孝子贤孙们走到“哭星”们身边,这个说:“我要哭妈。” 那个说“我要哭奶。”“哭星”们向他们问明了一些情况后便拿起话筒,这个边哭边唱:“妈啊,您为什么走得这么急啊,儿子我可想死你唷! 那个边唱边哭:“奶啊,您为什么没有给我说一句话就走了,孙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呀!”随即一声倒呼吸,所有在场者的眼眶都湿润了。接着,“哭星”们哭的内容层层推进,从母亲如何关心儿子上学到如何关心儿子做人,从奶奶教孙子如何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到如何考上大学……她们哭了十多分钟的光景,方才停止。孝子贤孙们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很满意地给“哭星”们付“哭丧费”。接着,大媳妇、二媳妇、女儿、女婿、外孙子、外孙女都先后花了钱,让这些“哭星”们从不同的生活侧面一一哭了一场。

然后请了一个吹打班子,择黄道选吉日为老太太念经三天,超度亡灵。法师们头带法帽、身着道袍,敲着鼓打着钹、晃着脑袋念着经,从“送饭”到“过奈何桥”,一套一套地做道场。众老乡亲们里三层外三层,跟着跑围着听,大饱耳福。

酒席办了百十桌:宰了四头猪、杀了八只羊、烫了百只鸡。孝子贤孙、父老乡亲,一个个吃得满嘴冒油、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难得如此大饱口福。

纸货花了好几千:金山银山、琼楼玉阁、金童玉女、白马仙鹤、应有尽有,琳琅满目。还有进口的日历冰箱、东芝彩电、键伍音响、奔驰轿车……老太太在阳世上没用过冰箱、没看过彩电、没听过音响、没坐过轿车,这回到阴间可以好好享享福了。

老太太的棺材是柏木的:前蟒后鹤、雕花镂云、光彩夺目、鲜艳无比、全村老小,大饱眼福。

“娘家人来了!”掌事的一声吆喝。孝子贤孙们披麻带孝,拄着丧棒跪着嚎啕大哭。娘家人照例要找一番麻达,说老大老二是个孝子,丧事办得很排场,唯独老三是个逆子,竟要将母亲火葬。众老乡亲们喝打!早有几个悍妇夺过丧棒给老三劈头盖脸一顿猛打,打得老三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孝子贤孙们一个个跪着哭灵,大媳妇、二媳妇哭得有板有眼,抑扬顿挫,好像唱歌似的,而且还像是美声唱法。但仔细一听她们的歌词竟大同小异:“你这个老不死的呀!你把存折给了你那个先人了呀!为什么不留给我呀?……”

“起灵了!”掌事的又一声吆喝。一伙子“愣头青”冲进灵堂抢引魂幡(据说可以消灾避邪),差点儿没把老太太的棺材给掀翻了。

先生看好的风水宝地就在村子对面的山顶上,汽车根本上不去,但孝子贤孙们还是租了大小十几辆车排在山下鸣喇叭、壮声势,抬着棺材上了山。

棺材下到墓坑里,从来舍不得给老太太一个子儿的孝子贤孙们,此时变得阔绰起来,大把大把地往墓坑里扔钞票扔钢蹦,好让老太太在阴间花销。

周老太入土后,按照当地习俗,死者的儿女们要在墓前跪哭。孝子贤孙们又请来了“哭星”们,和他们一起,头带白孝巾,跪在墓前大哭了一场。其悲伤之状,让参加葬礼的所有人感觉到周老太又多了一帮子儿女们。

金山银山、琼楼玉阁、金童玉女、白马仙鹤……几千元的纸货片刻化为灰烬,孝子贤孙们又干嚎一阵,把老太太一个人孤零零地抛在山顶上回家大饱口福去了。

    吃喝完毕,“哭星”们对孝子贤孙们说:“真对不起,我们现在要赶到张家村去哭”。“哭星”们从孝子贤孙们手中接过应得的报酬后坐上了拖拉机,向众人挥挥手,缓缓而去。

有知情人说,这一帮子“哭星”是邻村的农民。近几年来,她们拉帮结社专门做哭的生意,很能赚钱。有的开了商店,有的买了拖拉机,还有的盖起了新楼房,这都是她们哭出来的。

深更半夜里,周家大院又传来了哭叫声,整整折腾了一夜。第二天,听知情人说丧事花了好几万,因分摊不平孝子贤孙们打起来了。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