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评论 > 评论 >

以天人感应,论灾害频仍

时间:2011-06-20 18:54来源:摩天岭岭之鹰 - 和讯博客 作者:wc 点击:
无论司马迁的《史记》还是班固的《汉书》,在《天官书》里论及自然灾害,在尊重她的客观规律的同时,总不忘以天人感应的认识,来解释人类社会与自然规律之间的微妙关系。造物主创造自然,自然环境又孕育生命——包括人类;人类构建自己的社会,这一切本来就是一种陈陈相因的传承依赖关系,也即在物质的基础上产生了人文的社会,怎么能把宇宙万物和人类社会割裂开来,认为研讨天人合一的古代哲学就是唯心主义的呢?

无论司马迁的《史记》还是班固的《汉书》,在《天官书》里论及自然灾害,在尊重她的客观规律的同时,总不忘以天人感应的认识,来解释人类社会与自然规律之间的微妙关系。也就是承认天道和人事有某种因果联系。造物主创造自然,自然环境又孕育生命——包括人类;人类构建自己的社会,这一切本来就是一种陈陈相因的传承依赖关系,也即在物质的基础上产生了人文的社会,怎么能把宇宙万物和人类社会割裂开来,认为研讨天人合一的古代哲学就是唯心主义的呢?

      

《春秋繁露·阳尊阴卑》篇云:“阴始于秋,阳始于春”,“是故春气暖者,天之所以爱而生之;秋气清者,天之所以严而成之;夏气温者,天之所以乐而养之;冬气寒者,天之所以哀而藏之”。这里,用具体的情感,比喻四时季节,自有其寒暑冷热的规律。这一切,不是虚拟的超自然的天的意志,它本身就是造物主决定的地球特殊地理位置区域的气候,热量交换等客观规律。自然用神圣的名义界定,就是一种老天的意志。它能够支配宇宙自然,也即可能将这种支配权衍生到自然催生的物种——人类和人类构建的社会。由此推论,造物主能够创造宇宙世界,自然万物;而自然万物又孕育了人类和人类社会,因此,对人世间的活动,天道有所反应就是必然的了。“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汉书·董仲舒传》)。抛开董仲舒为封建专制者服务的政治学说,从他的天人感应的哲学里,我们仍然能够发现智慧的闪光,敏锐的哲人预见。这并不属于唯心主义的范畴,更与迷信无关。在董仲舒看来,“事各顺于名,名各顺于天,天人之际,合二为一”。事物总是在自己应有的名分下,遵循一定的客观规律发展,这些客观规律隶属于造物主(天)本身;由此,社会人事与天道,交相感应,从本质上本来就是一体。

      

正因为中国古代重视天文、历法,才在长期的观测天象和社会实践中逐渐发现了自然规律与人类社会盛衰的某种微妙关系。所以,历代中央史官同时监管天象观察。从班固《汉书》起,二十四史皆有“天文志”或“五行志”,记载天象吉凶与人间祸福的因果,虽然夹杂着迷信荒诞的东西或者没有真才实学的史官和钦天监的牵强附会和望风扑影,也不乏应帝王好恶和祥瑞常驻的心理需求的恣意编造。但总体来说,中国史书的这些天象异端的记载,至少被编撰《中国科技史》的李约瑟和欧美许多天文学家验证,是科学和准确的。因此,揭开天象灵异说神秘的面纱,剔除其迷信荒诞、不实的部分,我们或可希望和司马迁一样寻找到大自然和社会人事符合逻辑的隐秘规律。

      

其实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已为现代历史、地理科学所不断证实。一切自然灾害并不完全因为自然规律本身,旱涝、病害、雪崩、泥石流等的产生。灾异固然有地理位置、环境、气象因素的原因,但更多的应归咎于人事。在一个官吏昏庸、不作为、腐败严重,民怨沸腾的社会里,天灾人祸并行,自然灾异不断,就成了必然;在一个只知向大自然索取,不断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平衡的地域,自然灾害频仍定会成为常规。以前者论,纲纪崩溃,政治昏庸、贪官污吏横行的时代,自然是吏治腐败、民不聊生,由于生计艰难,居民樵采过度、水利失修、田园荒芜、农业衰败就是必然。明末陕北亢旱十三年,导致李自成、张献忠造反。表面上看是天灾促成民变,其实祸由人生。大旱,是老天爷在肆虐,假若地方官体恤民情,报请朝廷豁免租税,开仓赈民,组织大众,兴修水利,抗旱自救,造反或可消弭于无形。但是急敛暴征求考课的官吏,哪个真正能关心国计民生,关心的都是自己的乌纱帽和利益,横征暴敛的结果就是民变,他们自己也身首异处。同样,黄河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河流,即孕育了中华文明,创造了黄河流域的繁荣,也给古代中国带来了无尽的祸患。但是,清明昌盛的朝代,黄河就极少水患;腐朽没洛的朝代,黄河就灾害频仍。老天爷的旱涝规律不会大变,变的是人事。因为盛世吏治清明、官吏勤政、政通人和、风调雨顺,老天爷无隙可乘,自然风和景明、五谷丰登。比如,汉武帝元光三年春,黄河改道,从顿丘(今清丰县)东南流入勃海。夏天,黄河在河南濮阳瓠子口决口,河水南漫,注往巨野,通向淮水、泗水,淹没十六郡地。武帝派汲黯、郑当时发人徒堵塞决口,屡堵屡坏,水患长达二十馀年。到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再派汲仁、郭冒发卒数万人堵塞瓠子决口。自己封禅泰山归来,亲临瓠子口,视察水利工地。在沉白马玉璧,祭祀河神后,汉武帝下令随从大将军以下都去背负薪柴堵塞河堤缺口,自己亲自于泥水中指挥,以打桩卷梢法,于决口水流处,密插楗木,填以柴草,继而负土填塞。采伐附近皇家园林淇园的竹子拧绳以为楗,终于堵塞了缺口,从此使黄河八十年不发水患。这不是人定胜天,而是清明的政治环境下,负责任的帝王官吏以身作则,兴利除弊,相对地较长时间防治了黄河的水患。

      

以后者论,中北非、北亚地理环境恶化,是人为破坏自然,自毁生机的典范。中非以北非洲大陆,西临几内亚湾,寒流北上,降湿增燥;大西洋暖湿气流被东北信风阻挡,不能登上非洲大陆,深入内地;所以这里不但有世界最大的,几乎不降雨的撒哈拉大沙漠,而且有日益荒漠化的热带草原。因为环境恶劣,土著居民又要谋求生计,而不知科学技术和环境保护为何物,无休止地樵采、过度的放牧、不间断地无保留地垦殖和索取,使那里的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破坏,生存条件进一步恶化,已成为世界上一块最贫瘠、缺粮、干旱的土地。北亚虽然尚有农业灌溉,曾经孕育过阿姆河文明。但是因为身处内陆,东亚季风不能光顾,西风信风难以企及,只能依赖阿姆河与锡尔河雪山融水灌溉谋生。那里夏季干旱炎热,降雨稀少,土质酥松,地下盐碱不断上升,加之过度使用两河水,致使下游咸海面积缩小,湖底盐碱不断蒸发。所以,大风一起,地表与湖底盐碱上扬,卷入沙尘暴,就形成独特的白风暴景观。人为的因素,显然加剧了自然灾害的肆虐,天道怎么与人事无关?

   

以上述观点看近年中国大陆频仍的自然灾害,地震姑且不论,西南冬春大旱和江淮洪水泛滥就不能单单归咎于天灾。西南层叠的水电建设,降低了地下水位,旱季需要蓄水发电,与农田灌溉争水;雨季水库需要泄洪,农田也不需要用水,实则放水白流。不因地制宜,为经济效益引种热带需水物种,使本来存不住水的古岩溶高原旱季更其缺水。加以包产到户以后,小型配套水利工程年久失修,蓄水湖泊被大量填埋,旱季自然旱象加重。长江中小游大涝,固然有太平洋暖湿气流强度过大,持续时间延长的原因(这也是温室效应的恶果,根子还是人类)。但是根子还在于中国大陆多年来不断地围湖造田,使江河失去了天然的蓄水调节器,雨季无处泄洪,旱季无水补给。至于支流堤坝失修,豆腐渣工程,和西南小型水利配套工程年久失修一样,都是官吏只盯着钱,只盯着升迁而无视民生,昏庸不作为、乱作为的结果。云梦泽不见了,雨季武汉及江汉平原一片水泽就是必然;洞庭湖、鄱阳湖淤塞、并被填埋侵占,湖泊容积仅及解放前十分之一,江西、湖南不发打大水才怪。

 

至于滥砍滥伐、水土流失、气候变暖,引发泥石流、山体滑坡,自然因素远远小于人为因素,就不一一例举了。

   

不要自封为老子天下第一,不信天、不信地、不信鬼神。冥冥中任何人也逃不脱自然的规律。人类得以在地球生存,全赖大自然的恩赐。所以,违背自然规律,无休止地向自然、向子民索取,必至天怒人怨,这就频发了灾异人祸,不过是上苍的示警而已。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