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人因何远离了神佛的庇护?

时间:2011-05-04 11:44来源:神州智慧网 作者:wc 点击:
无论人们把天灾人祸归于偶然或必然,“地球进入灾害多发期”已成为现实。求生是人的本能,何以自救?过去几百年里人类把科学视为救星,在小灾小难面前,科技的确让人类变得强壮些,不过作为一把双刃剑.

遭到严重损毁的福岛核电站(国际在线/路透)

无论人们把天灾人祸归于偶然或必然,“地球进入灾害多发期”已成为现实。求生是人的本能,何以自救?过去几百年里人类把科学视为救星,在小灾小难面前,科技的确让人类变得强壮些,不过作为一把双刃剑,科学带来的次生灾害也越来越大,并直接威胁人类生存。
 
日本福岛核电站的爆炸泄漏,已将地震海啸的破坏力,从水淹变成辐射杀伤,范围也从仙台扩散到东京、美国,甚至中国都出现了食盐抢购风。大自然是公正的。科学放大了人类的力量,同时也放大了灾害的力量,人类在享受科技带来的物质文明的同时,也不得不承受科技带来的精神空虚和由此放大了成百上千倍的灾祸破坏力。
 
总体来看,科技带给人类舒适生活的小恩小惠,根本无法抵消核武器等毁灭性科技带来的现实危害,因为科技让人类第一次拥有了自我毁灭的能力。正如从前中国军队的朱成虎少将所说,假如中美开战,中国能在顷刻间让美国东部两百多座城市化为废墟,而中国也因此会丧失西安以东的所有国土。
 
越来越多的恐怖分子和战争狂人,正利用高科技在逐步毁灭人类。
 
人们追逐物质享乐,不断把自己逼到没有出路的两难境地。现代化就需要工业,工业需要能源,石油煤炭天然气的枯竭,逼得人修水库、建核电站、造工厂,这些改造自然的产物反过来破坏了生态环境,无论环境污染还是气候变迁,人类科技的干预促使地球上出现更多的来源于人的自然灾害,而且水库、电站、工厂一旦发生意外,又反过来制造更大的灾害。如此循环往复,如漩涡般的直通毁灭的深渊。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前苏联位于乌克兰境内的车诺比核电厂的第四号反应炉发生爆炸,随后的大火及爆炸把大量有害高辐射物质扩散到大气层中,其辐射线剂量是投在广岛的原子弹的400倍以上。被污染的云层飘往大部分欧洲和北美东部地区,经济损失达2,000亿美元,被称为近代最昂贵的灾难之一。由于苏共的掩盖与封锁,死亡人数一直成谜。与日本“福岛50人”冒死坚守核电站相比,苏共动员了60万“义勇军”将核反应炉密封成“石棺材”。由于政府未提供足够的保护,近4千人很快死于因辐射引发的癌症或白血病。而调查显示,仅在白俄罗斯、俄罗斯和乌克兰,1990至2004年间就已造成20万人的额外死亡。如今专家称,若新的安全防护工事迟迟无法动工,车诺比将再度面临核泄露危机。
 
科技一度认为核能是比火力发电更为环保的方式。不过与火力发电产生的温室气体造成全球暖化相比,核能排放的废热会污染当地环境,而且核废料的放射性毒素需要至少上万年才会消失。除核威胁外,人类改造自然所修建的水库、大坝,也日渐显示出其危害性。
 
美国探索频道制作的“全球十大科技灾害”纪录片中,1975年8月发生在中国河南驻马店的溃坝事件位居榜首。淮河流域受尼娜台风引发的特大暴雨冲击,沿岸 60多座水库溃坝,近万平方米受灾,当时就有10万人被洪水卷走,加上后续因缺粮、感染、传染引起的死亡,共计24万多人,堪比唐山地震的死亡人数。除此之外,1984年12月3日,印度波帕尔一家化学工厂泄漏出的有毒气体,杀死1.5万人,并使近60万人受到伤害。1952年12月5日的伦敦,因烧煤产生的有毒烟雾令1.2万人丧命。……
 
日本地震造成的核污染危机,引起各国强烈关注。最近中国民众经历了一番恐慌的“抢盐”风潮后,有专家质疑中国食品核污染的标准严重滞后、近日媒体又曝光深圳大亚湾核电站隐瞒多次事故、中国大规模发展核电的潜在危险、同时中国核试验基地由来已久的污染问题等等,因此询问,中国有没有核污染的风险?回答是肯定的。
 
比如,深圳大亚湾核电站2010年10月23日发生核泄漏事故,严重威胁附近居民性命安全。根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当局一直封锁消息,延迟数周才通报。大亚湾核电站距离香港50公里,在1987年开始兴建,主要以供电香港为目标。由于1986年刚发生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当时港人游行抗议,百万市民签名反对。
 
3月18日,北京遭遇今年首场沙尘暴。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方面的分析结果显示:来自中国的沙尘含有核辐射物质,但是浓度不至于危害人类健康。3月20日,据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下属的原子力安全技术院的资料显示,最近10年中,每年发生沙尘暴的2月至4月期间都可以在空气和地表检测到核辐射物质“铯”。韩国民主党国会议员卞在一表示,这些核辐射物质可能是粘在沙粒中从中国飘过来的。而“南都周刊”3月18日则报道,中国核电“裸奔”20余年,至今未穿上法律外衣。目前废料处置无法可依,核燃料、核设备进出口无章可循。
 
除了民用核电之外,中国核子试验基地的辐射污染不仅同样被漠视,甚至被拿来当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被开发成“著名”的旅游景点。2010年8月,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中国“原子城”的无忧生活》一文指出,位于西藏高原被称为“中国第一原子城”的安多西海镇金银滩草场上的绵羊牙齿变黑、脱落。当地一位49岁的牧羊人苏豆倌表示,在西海镇一条狭窄小溪周围地区的羊群,都有这个问题,而且由来已久。当地兽医告诉牧民,羊群牙齿变黑是因为核辐射。1964年中国在这里实现了第一颗原子弹的试爆。
 
1958年,中国决定研制核武器,基地就选在“金银滩”这片草场。此后,世世代代生活在金银滩草原上的1,715户牧民也随之迁出,“金银滩”周围1,170平方公里的草场变成了一个神秘的禁区,岗哨密布,戒备森严。因保密需要,“金银滩”也从中国地图上消失,而且屡改其名,一开始叫“国营综合机械厂”;1970年代初期改叫“兰字839部队”,隶属国防科工委员;1970年代中期改为221厂,对外叫青海矿区,内部又叫“第九研究所”。
 
现在的矿区牧场改名为同宝牧场,面积436平方公里,环抱着整个“原子城”,与当年那些核武器实验区紧密相连。中国埋藏全部核废料的坑——号称“亚洲第一坑”也在这里。2005年,退役后的“原子城”被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海北藏族自治州旅游部门称,截止到2010年8月,该核基地已接待了40多万游客。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