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评论 > 大陆 >

三峡大坝下三省大旱 江豚哭了(图)

时间:2011-05-23 19:03来源:上海热线互动社区 作者:wc 点击:
过去人们总说江豚死了都在笑,不知道哭,但今天从一则因为长江流域大范围干旱带来的江豚生存危机图片中,我们终于看到“死了都在笑”的江豚还是哭了。

天鹅洲国家级长江豚类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和中科院的科研人员在监测长江豚的生活状况的时候,长江豚竟然流下了泪水。

 
        地处江南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连续干旱,江河及湖泊水位明显低于正常年份的水平,这对正处于汛期的湖区来讲,受到影响地已绝非春耕等农事活动,整个自然生态似乎都呈现出直接或潜在的危机。而据京华时报5月21日报道,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旱情严重,位于湖北省石首市的天鹅洲国家级长江豚类保护区受到影响。保护区内的水位、水体面积降至建立以来最低。湖区大部分深不足3米,个别地方甚至低于2米,让江豚的生存面临严重威胁。而新闻中显示的救助江豚的图片中,江豚眼里流出的似乎一滴无奈的眼泪,更是震撼了人们对越来越脆弱的对生态平衡发自内心的忧心。
 
        江豚真的会哭吗?我不知道,但我宁愿相信它真的哭了;这个在地球上、在中国的长江流域生存了2500万年的古老物种,当今天已濒临绝境寥寥无几,面临一个物种的灭绝之时,作为在几乎最后的栖息地的最后的江豚,面对已难以维持生存的浅浅的江湖,面对日益干枯的生存环境,或许它只能留下几滴无奈的眼泪。不知道是大自然选择了让它们灭亡、还是人类的贪婪和无知让它发出这最后的绝唱,总之这滴悲怆的眼泪,让人感觉到一种控诉。
 
        说到江豚,有报导说,现在很多关心长江中下游及洞庭湖区自然生态环境的专家和有识之士们近年来的调查走访,可以初步验证科学界关于“西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江豚绝迹”的推断。通过对千余户当地居民的翔实调查得知,近10年来,渔民没有见过江豚出没,更不用说再现江豚成群“跃龙门”的场景。而我本人却有幸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却亲眼见证过洞庭湖水面曾出现过的江豚成群“跃龙门”场景;那次从湘西沅陵县搭乘货船顺沅江而下经过常德进入西洞庭湖,往岳阳方向航行,由于雾大,清晨船停靠在湖泊中直到上午十点多才启航,在布满阴霾的湖面上的不远处,数十只黑压压的江豚成群结队的从湖面上跃起,欢快嬉戏,让仅仅只在电视两面中看过海豚跳跃场景的我惊叹不已;船工告诉唏嘘的我,那是江猪时,我才意识到我遇到了江豚,很遗憾那时手上并没有相机,难得的历史性场景也只存在于深刻的记忆之中。所以当今天人们才开始意识到这个中国最珍贵的物种之一江豚已濒临绝境,并开始反思这十几多年来人类变本加厉的追逐经济利益的贪婪带来的巨大生态灾难时,新闻图片中江豚那滴悲凉的眼泪或许终有一天会变成人类自己的眼泪。
 
        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这是北宋大诗人黄庭坚的千年夙愿。可是,当我站在岳阳楼上,面对夕阳西下,著名的君山云里雾里展露在远方的时候,却笑不出来。因为“江豚涌高浪,枫树摇去魂”,这一元稹描述的江豚嬉戏洞庭湖的诗意画面,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又一条繁忙的挖沙船、运输船;而由于长江十多年前被三峡大坝拦腰截断、当人们对“高峡出平湖”欢欣鼓舞之时,似乎那些对流域内生态危机的担忧声早已经被经济利益所湮灭,甚至并没有意识到这十多年来,虽然下游湖区确实已经远离了年复一年的汛期洪水泛滥成灾,但这种没有定期泛滥的江湖,却带来了更多直接或潜在自然生态危机,江湖水位下降、鼠患成灾、干旱频发、航运不畅、鱼类鸟类资源减少、水质恶化等等,不一而足、显而易见。
 
        众所周知,长江孕育了世界上仅有的两大淡水哺乳动物,白鳍豚已经功能性灭绝,江豚,这一江豚中唯一的淡水亚种,因为种种人为因素,据抽样调查总量只剩下1000条左右,而它们的主要栖息水域洞庭湖则只剩下150条左右。如果按照目前的减少速度,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江豚极有可能在十几年内步白鳍豚的后尘,永远地从地球上消失。见过江豚的人都知道,江豚嘴角上扬,似乎永远都在微笑。有人说它连死了都在微笑。洞庭湖中有一座小岛名叫君山,当年舜帝巡视南方,他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追踪至洞庭湖,听说舜死于苍梧之野,二妃悲痛欲绝,抚竹悲泣,眼泪洒在竹上,变成了斑竹。后来二妃投湘水而死,死后成为湘水女神,称为“湘君”。由于此山曾是湘君游玩、居住之地,故后人把它叫做湘山或君山。湘妃哭是因为舜帝,过去人们总说江豚死了都在笑,不知道哭,但今天从一则因为长江流域大范围干旱带来的江豚生存危机图片中,我们终于看到“死了都在笑”的江豚还是哭了,哭得竟是那么的悲怆和震撼,那一滴眼泪绝不仅仅只是唤起了人们心底里的侧隐之心,而是深深的不安。
 
        长江中下游地区的连续干旱当然引起了政府和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我想这也绝非仅仅是这种多年反复出现的异常气候对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影响,而据人民网消息,国务院18日召开常务会议,部署妥善处理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带来的不利影响,要求实施工程整治,稳定河势,加固堤防,改善航道和取水设施功能;实施生态修复,改善生物栖息地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这则新闻再次触动了人们过去多年来的担心,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上人们的担心并非多余并颇觉意外;在媒体宣传中、专家表态中,三峡工程“高峡出平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以前只知道三峡工程,在比如防洪、发电、航运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但现实中虽然洪水少了,干旱却更多了,电荒也越来越严重,下游干旱时,三峡蓄水发电获利,涨水时却又拼命的放水泄洪加重下游水情,现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明白无误的指出,三峡工程在发挥巨大综合效益的同时,在移民安稳致富、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也还存在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并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也产生了影响,不能不说此前人们的担忧、尤其是诸多专家的忧心忡忡其实是多么的可贵,如果我们在任何一项重大改变自然的工程中,能预先多一点论证、多一点担忧,而少一点政绩观和经济利益观,或许也不至于短短的十多年,带来长江中下游如此多的生态危机,也不至于江豚会失去本来就不多的生存环境、不至于流下这几乎最后的眼泪。
 
        今天洞庭湖终于开始下雨了,但愿能持续下去,并有一天能再现洞庭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感慨,能再现“江豚涌高浪,枫树摇去魂”的美景;但或许这只是愿景,有人说,江豚死了都好象在笑,其实是笑人类的愚蠢,而今天江豚终于还是流下了眼泪,不知道这是不是还是在感叹自己的命运的同时也哭人类的愚蠢和贪婪呢?难道真的要出现人们所嘲笑的,当地球上只剩下最后一滴水时,那一定是人类的眼泪吗?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