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评论 > 大陆 >

成功讨债30余起,共计追回债款180余万元

时间:2011-01-30 21:18来源:未知 作者:wc 点击:
春节将至,拿不到工资的农民工心急如焚。如何向老板索要欠款,也让他们头痛万分。漫漫“讨薪”路上,在贵阳打工的小包工头李厚元可能是其中的佼佼者。

 

1 掌握技术活农民工变包工头

  李厚元是纳雍县羊场乡鸠盖村人,今年34岁。儿时,家境不好,一家6口住在不足60平方米的茅草房里。因此,刚上初中,李厚元就一边修路挣钱一边上学。但初二时,还是被迫辍学了。“当时我打篮球还不错,毕节地区一家体校要我去读书,但要交2000元学费,我就放弃了。”李厚元回忆。
 
  退学后,李厚元就到贞丰、镇宁等地修路挣钱。两年后,他去广东打了六年的工。在广东打工期间,他学会了建筑中的一种特种技术——植筋。2005年9月,他回到了省内贵阳。

  刚到贵阳时,他给一建筑老板打零工,每天25元工资。干了7天后,老板把他的工资涨到50元每天。之后,又改为计件工资。几个月里,他挣了两万余元。于是,他把妻儿一道带到了贵阳。

  妻儿来贵阳不久,李厚元开始单干。

  “准备单干前,我足足睡了一个月。吃完饭就睡觉,然后思考要怎么样才能在贵阳立足。”李厚元说。

  一个月后,李厚元开始制作名片,到贵阳的各大工地揽活。

  当时,他经济很拮据,渴了连一瓶一块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就这样,穿着妻子做的手工布鞋,在工地上一跑就是一个多月。

  终于,李厚元认识了一些包工头,从这些人手中,又转包到小工程来做。几千元甚至几百元的工程他也接,一些款项太小的,李厚元就当成友情支持不收钱。渐渐地,他熟悉了包工头的工作,也结识了一群包工头和农民工朋友。

  原以为,包工程帮人干完活就能拿钱走人。可干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并非如此。由于小包工头多半是靠口头协议,因此,长年累月的讨债成了农民工或者小包工头生涯中不可或缺的生活历程。
  
  2 为讨债谎称妻子车祸身亡

  得知小包工头除了干活,讨债也极为重要的那一刻起,李厚元就开始熟读各类法律书籍。而在某些时候,他还采取一些“非常手段”。

  在他的印象中,最为内疚的一次讨债是在2006年11月份,为了讨钱,他谎称妻子车祸身亡。

  当时,贵州一家建筑单位欠他工程款3万多元,拖了近一年多。他每次去找建筑单位要钱时,对方总以无数种理由将他拒之门外。

  干活前,李厚元承诺完工后要给农民工工资,他将所有积蓄给了工人们后,家里已经没钱了。

  11月的一天,房东催他交房租,拿不出房租次日就必须搬走。老婆给他看米缸的米,只够煮中午饭了。李厚元想,必须得把这笔款要回来,可是当他准备出门时,发现兜里连乘公交车的钱也没有了。

  “必须想个办法把钱要来。”李厚元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时,他看见孩子,冒出一个念头——假如说妻子去世了,或许建筑单位会大发慈悲。

  当天,李厚元领着两个孩子哭丧着脸站在建筑单位领导面前时,领导立即问,为什么把孩子也带来了。李厚元按照先前想好的谎话说,妻子在从安顺回贵阳的途中因为交通事故遇难了,正与车主方扯皮,自己拉扯着两个孩子,无依无靠,急需用钱。于是,该单位给他拿了一万元钱。
 
  虽然,李厚元这次讨债的经历事后被大家取笑了半年之久,但他的这次讨债也成为了这次工程款的“绝笔”,因为这个工程其他不少包工头至今都未要到款,包括李厚元剩余的2万多元。

  李厚元的讨债经历,在不少包工头及农民工间传为“佳话”,而有些“传奇”色彩的还是他在2008年元月的一次讨债。

  当时,贵阳某房开公司欠了他6万1千元。多次讨债未果,甚至后来连公司领导的面都见不着。

  于是,李厚元来到公司财务办公室,从兜里拿出叶子烟,坐在椅子上吧嗒吧嗒地抽起来。不一会儿,整间办公室就烟雾缭绕,呛味十足。开始时,公司也没人搭理他,两天之后,公司经理来问李厚元要干什么。

  李厚元立即说道:“我干什么你不知道啊?我就是在这里等你们付钱呢,我都不好意思再开口说要钱了,你们咋个就装傻呢?”公司经理看了他一眼,当天下午,公司就支付了他全部工程款项。

  3 打蛇打七寸讨债有“战术”

  和其他小包工头一样,一旦工程方拖欠,下面工人的工资就没办法发,李厚元的日子也很难过。

  此时,他会根据不同的老板而制订“讨债战术”,其中一招叫“情感打动法”。

  2008年,贵州某建设公司欠了他1万2千元。当年大年三十晚,工人来李厚元家要工资,李厚元就去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家讨债。

  这个项目欠了几个小包工头100余万元,可当天项目经理手上只有三十多万元。当时,在项目经理家讨债的还有其他小包工头。

  轮到李厚元和项目经理谈话时,他说:“大年三十的,这么多人围着你,你的家人也不好过。我现在的情况和你一样,我家里也坐着几名工人。你欠我一万二千元,我知道你也有困难,你就给我一万元吧。”

  在焦虑中的项目经理一听,感觉遇到了救星。于是,李厚元得到了一万元。

  也是在2008年8月,李厚元在做某楼盘的工程之初,就听说项目经理十分重感情。

  为了赶工期,项目经理要求各个班组加班加点工作,可是不少人由于没拿到钱,干活也慢吞吞的。李厚元去找项目经理保证,无论如何也要在规定期限完工。一次,项目经理路过李厚元班组时,看见他穿着干净的西装趴在地上和大家干活,十分感动。

  工程完工后,很多小包工头又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讨债。但项目经理信守承诺,最先把工程款给了李厚元。

  当然,从情感上打动别人顺利拿到工程款的毕竟是少数。因此,李厚元讨工程款自然也还有其它的办法。比方说,他“著名”的讨债办法中,有一招就叫“款大话”。

  花溪一家房地产公司欠李厚元3万多元,这笔款已经欠了3年多。2010年11月份,李厚元来到这家公司讨债。公司负责人答应先给他1万元,但是被李厚元拒绝了,他知道,一旦拿了一万,后面的两万多就很难拿到。

  于是,他假装打了个电话——“还说你在劳动监察大队当领导,兄弟来花溪被人拖欠工资你也不管?”说着,他告诉老板自己要去花溪区劳动监察部门。刚出门不久,老板就打电话过来,让他回去把钱全部领走。

  2010年,贵州某高校一个建筑项目欠李厚元7.7万元,老板签字了,可是财务死活不给钱,推来推去4个多月未拿到款项。

  今年1月份,李厚元就去广告公司打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某某建工集团拖欠农民工工资特别久!侵犯劳动者权益特别狠!快发我们的血汗钱!”李厚元声称要挂在喷水池附近,并用手机拍照后给公司负责人,负责人一看,立即让财务人员将钱给他。(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