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小说 >

烦恼人生

时间:2011-06-13 16:28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池莉 点击:
儿子忽然说:"我出血了。"儿子的左腿有一处擦伤,血从伤口不断沁出。夫妻俩见了血都发怔了。

早晨是从半夜开始的。

  昏蒙蒙的半夜里"咕咚"一声惊天动地,紧接着是一声恐怖的嚎叫。印家厚一个惊悸,醒了,全身绷得硬直,一时间竟以为是在噩梦里。待他反应过来,知道是儿子掉到了地上时,他老婆已经赤着脚蹿下了床,颤颤地唤着儿子。母子俩在窄狭拥塞的空间撞翻了几件家什,跌跌撞撞抱成一团。

  他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开灯,他知道。一个家庭里半夜发生意外,丈夫应该保持镇定。可是灯绳却怎么也摸不着了!印家厚哧哧喘着粗气,一双胳膊在墙壁上大幅度摸来摸去。老婆恨恨地咬了一个字:"!"便哭出声来。急火攻心,印家厚跳起身,踩在床头柜上,一把捉住灯绳的根部用劲一扯:灯亮了,灯绳却也断了。印家厚将掌中的断绳一把甩了出去,负疚地对着儿子,叫道:"雷雷!"

  儿子打着干噎,小绿豆眼瞪得溜圆,十分陌生地望着他。他伸开臂膀,心虚地说:"怎么啦?雷雷,我是爸爸哟!"老婆挡开了他,说:"!"

  儿子忽然说:"我出血了。"

  儿子的左腿有一处擦伤,血从伤口不断沁出。夫妻俩见了血都发怔了。总算印家厚首先摆脱了怔忡状态,从抽屉里找来了碘酒、棉签和消炎粉。老婆却还在发怔,眼里蓄了一包泪。印家厚利索地给儿子包扎伤口,在包扎伤口的过程中,印家厚完全清醒了,内疚感也渐渐消失了。是他给儿子止的血,不是别人。印家厚用脚把地上摔倒的家什归拢到一处,床前便开辟出了一小块空地。他把儿子放在空地上,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好了。快睡觉。"

  "不行,雷雷得洗一洗。"老婆口气犟直。

  "洗醒了还能睡吗?"印家厚软声地说。

  "孩子早给摔醒了!"老婆终于能流畅地说话了:"请你走出去访一访,看哪个工作了十七年还没有分到房子。这是人住的地方?猪狗窝!这猪狗窝还是我给你搞来的!是男子汉,要老婆儿子,就该有个地方养老婆儿子!窝囊巴叽的,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算什么男人!"

  印家厚头一垂,怀着一腔辛酸,呆呆地坐在床沿上。

  其实房子和儿子摔下床有什么联系呢?老婆不过是借机发泄罢了。谈恋爱时的印家厚就是厂里够资格分房的工人之一,当初他的确对老婆说过只要结了婚,就会分到房子的。他夸下的海口,现在只好让她任意鄙薄。其实当初是厂长答应了他,他才敢夸那海口的。如今她可以任意鄙薄他,他却不能同样去对付厂长。

  印家厚等待着时机,要制止老婆的话闸必须是儿子。趁老婆换气的当口,印家厚立即插了话:"雷雷,乖儿子,告诉爸爸,你怎么摔下来了?"

  儿子说:"我要屙尿。"

  老婆说:"雷雷,说拉尿,不要说屙尿。你拉尿不是要叫我的吗?"

  "今天我想自己起来……"

  "看看!"老婆目光炯炯,说:"他才四岁!四岁!谁家四岁的孩子会这么灵敏!"

  "就是!"印家厚抬起头来,掩饰着自己的高兴。并不是每个丈夫都会巧妙地在老婆发脾气时,去平息风波的。他说:"我家雷雷是真了不起!"

  "嘿,我的儿子!"老婆说。

  儿子得意地仰起红扑扑的小脸,说:"爸爸,我今天轮到跟你跑月票了吧?"

  "今天?"印家厚这才注意到已是凌晨四点缺十分了。"对。"他对儿子说:"还有一个多小时咱们就得起床。快睡个回笼觉吧。"

  "什么是--回笼觉?爸爸。"

  "就是醒了之后又睡它一觉。"

  "早晨醒了中午又睡也是回笼觉吗?"

  印家厚笑了。只有和儿子谈话他才不自觉地笑。儿子是他的避风港。他回答儿子说:"大概也可以这么说。"

  "那幼儿园阿姨说是午觉,她错了。"

  "她也没错。雷雷,我看你洗了脸,清醒得过分了。"

  老婆斩钉截铁地说:"摔清醒的!"话里依然含着寻衅的意味。

  印家厚不想一大早就和她发生什么利害冲突。一天还长着呢,有求于她的事还多着呢。他妥协地说:"好吧,摔的。不管这个了,都抓紧时间睡吧。"(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