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诗歌散文 >

父亲的暮年

时间:2013-01-18 14:59来源:《今晚报》 作者:王开林 点击:
父亲曾厉如雷,严如霜,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哲学。我曾怨恨他,直到上完大学,那口怨气才化为无形。大学四年间,父亲给我写了一百多封书信,集合在一起,虽然没有《傅雷家书》那样沉甸甸的分量,但舐犊之情却毫不逊色。 人到暮年,百病丛生,父亲的身体
父亲曾厉如雷,严如霜,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哲学。我曾怨恨他,直到上完大学,那口怨气才化为无形。大学四年间,父亲给我写了一百多封书信,集合在一起,虽然没有《傅雷家书》那样沉甸甸的分量,但舐犊之情却毫不逊色。

  人到暮年,百病丛生,父亲的身体那么硬朗,竟然也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那时候,我还没成家,父亲在兄姊处轮住。只要意识清醒,他就会穿戴整齐,叫一部“踩士”(当年长沙市面上的脚踏三轮车),到省作协来看我。我住的楼层高,他腿脚有风湿,有时还会让踩士司机将他背上五楼。有几次,我出差,他扑了空,又乘坐踩士原路返回,现在想想,真是不容易。

  一年后,父亲开始大小便失禁,这非常麻烦。他有点像淘气的孩子,一旦做错了事,害怕挨骂,就会用幼稚的手法去掩盖证据。比如将脏裤子藏起来,将粪便扫到床底下,诸如此类。为此,兄姊没少抱怨父亲,却无可奈何。父亲偶尔也会乘坐公共汽车,他曾告诉我一件趣事:“今天不好意思,在公共汽车上屙在了裤子上,车上人多,我要是不采取措施,就会丢脸。你猜猜看,我如何应付?猜不出吧。我急中生智,紧靠着一个戴红领巾的小朋友,结果大家闻到扑鼻的‘香’味,都盯着他看,他面红耳赤,口里反复咕哝着‘不是我’三个字。到了站,他下车,我也紧跟着下车,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怀疑我有问题。”这不是父亲吹牛,别人真不太可能怀疑他,父亲每回出门总是衣着得体,戴副黑框眼镜,头发雪白,风度翩翩,比大学教授更像大学教授。只可怜那位小男生,无端遭了偌大的冤枉。

  1996年,父亲八十岁,他的意识陷入了大混乱,总是说,他购买的航空奖券中了头奖,他要去领取奖金,分给子女一人一份。为此他失踪了几次,有一次是好心人用吉普车送回的。最后一次,他失踪了两天多,我们调动所有的亲戚,满城寻找,却一无所获。后来在湘江边的工棚里找到了他,一脸黑灰,已冻得瑟缩一团,饿得奄奄一息。扶到马路边,出租车司机见状,都不肯靠边停车,最后大嫂好不容易叫到一部板车。这时,父亲露出惊恐的眼神,问我要送他去哪儿,我没好气地说:“直接送火葬场!”他闻言,猛然挣脱我的搀扶,用残余的力气抱住一棵树不放。大嫂左哄右哄,他才不情不愿地坐车回家。

  回家后,我负责给父亲洗澡,用丝瓜瓤子刷去他身上的积垢,单是洗头发就煞费工夫,气味刺鼻,反胃欲呕。将近一个钟头洗下来,原本满腹的抱怨和气恼慢慢消散了,心头只有哀怜和伤感,眼泪不禁簌簌而下。那是我最后一次给父亲洗澡。半个月后,他就与世长辞了。

  父亲过世后,我们回忆过往,说到好笑的地方,也会忍俊不禁,说到伤心处,则没有一次不揪心。我后悔说过那句“直接送火葬场”的话,毕竟能将父亲搀扶在手的儿女才是幸福的,哪怕他患有老年痴呆症,身上散发出浓烈的异味。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