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妻“妾”同舟难共济

时间:2011-05-23 20:23来源:中国教育文摘 作者:wc 点击:
无路可逃 冲出围城 不该发生的姐弟恋 17年前,刘燕曾是江苏省阜宁县一家国有企业的修理工,因身体欠佳一直病休在家。刘燕的丈夫在一家镇办企业工作,俩人所在的工厂效益不太景气,工资不能按时发,一家四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1988年春天,原先与刘燕就熟识的张卫东与姨父杨某一起来到刘家商议,三人合伙做生意,利用刘家宽敞的住房加工凉粉、蚕豆芽、豆腐花等,在家闲着无事的刘燕听了一口应允。生意开张后,因张卫东家在乡下,每天来回50多里多有不便,便决定吃住在刘家,每个月从家里带一些粮食,交一点伙食费。

       无路可逃

        冲出“围城” 不该发生的姐弟恋

  17年前,刘燕曾是江苏省阜宁县一家国有企业的修理工,因身体欠佳一直病休在家。刘燕的丈夫在一家镇办企业工作,俩人所在的工厂效益不太景气,工资不能按时发,一家四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1988年春天,原先与刘燕就熟识的张卫东与姨父杨某一起来到刘家商议,三人合伙做生意,利用刘家宽敞的住房加工凉粉、蚕豆芽、豆腐花等,在家闲着无事的刘燕听了一口应允。生意开张后,因张卫东家在乡下,每天来回50多里多有不便,便决定吃住在刘家,每个月从家里带一些粮食,交一点伙食费。
  开张一个月,生意是出奇的好,月底一结账,除去豆料、水、电等费用,每人净赚300多块,乐得刘燕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每天都喜滋滋地跟着张卫东跑前忙后。她觉得跟他在一起干活、说话总有一番别样的滋味和情趣,原来苍白的面颊也逐渐红润起来。然而,在丈夫面前,她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时年33岁的刘燕婚姻并不幸福,丈夫生性老实、木讷,不善言辞,每当自己在外边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回到家总拿老婆出气。刘燕的身上常常被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每天吃过晚饭后,是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张卫东的姨父因为家住县城每天做完活便早早回家。刘燕的丈夫在厂里上的是夜班,家里常常只剩下刘燕和张卫东以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长时间与刘燕这样温柔可人的少妇独处难免会滋生一种异样的情愫,从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中,张卫东似乎看到一股激情,一种强烈的企盼。他预感到俩人之间肯定要发生什么。果然,在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一对孤男寡女终于扭滚到了一起。
  时间一长,刘燕的丈夫不免有点疑心。没有抓住把柄的他只得向张卫东发出“逐客令”。心中有愧的张卫东不便多说,只得结束了与刘燕合伙经营的生涯。
  丈夫此举完全打乱了刘燕的方寸。在与张卫东短暂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中,她已经深深地爱上这位从农村来的年轻小伙。临别前夕的一天晚上,刘燕与张卫东商议,下一步怎么办?张卫东提出回家种田,跟妻子一起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刘燕听了十分伤感。张卫东从内心里也喜欢上了这个丰姿绰约的大姐,常常为她不幸的婚姻鸣不平。他态度坚决地说:“大姐,我们离开阜宁,到一个没有熟人的地方,远离世俗偏见,远离家庭,过一种自由、幸福的生活。”
  主意打定后,俩人带着做生意积攒下来的钱和一些换洗衣服,合骑着一辆半新自行车直往上海。凭着一股爱情的力量,俩人轮换骑着从阜宁来到千里之外的上海只用了三天半时间。
  由于俩人未带务工证明,接连跑了十多家工厂和施工工地,也没有找到活做。俩人商议了一下,直奔浙江杭州。在杭州,张卫东抛却一切尘念和烦恼,领着刘燕荡舟西湖、登六和塔、观钱塘潮。几天下来,眼看身上带的盘缠已用去大半,张卫东提议到徐州去碰碰运气,因为村里的不少壮小伙子都在那边矿上挖煤。通过熟人的介绍,张卫东在徐州贾汪煤矿找到了活做,刘燕则在出租房里料理家务。
  同居一个多月后,刘燕向张卫东提出返回阜宁看一看儿女。同样思念儿子心切的张卫东听了当即应允。一对冲出“围城”的爱情鸟终于又回到曾经栖息的地方。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一场轩然大波在等待他们的归来。

  情感退潮 负心郎在外偷情

  回到阜宁后,刘燕当即遭到丈夫的一顿毒打。张卫东那边也是硝烟四起,性情刚烈的妻子寻死觅活要跟张卫东离婚,在村支书的调解下,张卫东无奈地与妻子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得知张卫东终于冲破“围城”成为自由人,饱受相思之苦的刘燕瞒着家人悄悄跑到数十里外的张家,投入心上人的怀抱。可是,张卫东的父母对刘燕的到来就像看到丧门星一样,冷冷地劝刘燕离开张卫东。刘燕苦苦哀求,也得不到张家父母的谅解,他们把儿子家庭破裂的责任归结到刘燕的身上,认为媳妇是无辜的,如果没有刘燕“第三者”插足,完整的家庭不会崩裂,自己“老来福”的希望也不会破灭。面对张家父母的棒打“鸳鸯”,刘燕岂会轻易退却,双方不由发生了争吵。在吵打过程中,张卫东的弟弟用皮带打在刘燕的面部,顿时血流满面,牙齿也被打碎了几颗。令张家父母意想不到的是,经过这场血的洗礼,张卫东不仅未离开刘燕,反而与她的心贴得更紧了。
  不久,刘燕的丈夫也通过法院与她办理了离婚手续。
  为了生存,也为了避开家人,张卫东与刘燕商议了一下,取出几年来积攒的3000多元钱买了一条水泥船,专门从事水上运输,农忙时再回家收割田里的庄稼。
  在刘燕的心目中,随张卫东整天风里来浪里去虽然比不上以前在城里生活那么安逸舒适,但却像生活在世外桃园中一样幸福和自由。她觉得一生中惟一的财富,就是寻觅到张卫东这样忠心耿耿的男人。然而,她完全没有想到经过十多年的夫妻生活之后,自己曾经如此深爱的张卫东情感会退潮,最终竟然背叛了自己。
  2001年5月的一天,年近半百的刘燕突然感到四肢无力、气喘吁吁。到医院一查,医生说她血小板低,胃部又有炎症,张卫东得知病情后,便叫刘燕回老家治病休养。
  由于船舶吨位太小,运输业务较少,早在几年前,张卫东便和其他人一样置办了网具在河塘港汊里拉螺螺和一些鱼虾,螺螺主要销给附近的养殖场作为喂虾的饵料。闲暇时,拉螺螺的船儿会并排停靠在一起吃喝打牌玩乐。
  在张卫东船舶停靠的地方有一户人家,
女主人名叫王莹,年方32岁,颇有几分姿色。丈夫远在北京打工,家里就王莹带着女儿在家料理家务和农活。时间一长,王莹就与张卫东夫妻俩熟悉起来,虽然她感到张卫东和刘燕这对老妻少夫不大般配,但没有朝深处多想,更没有想到日后会与他俩感情上发生纠葛。然而,有一个人却已经把主意打在她的身上,这个人就是张卫东。随着刘燕年岁增长,妇女更年期的到来,尤其是性欲的减退,使正值壮年“性”趣浓厚的张卫东常常难以满足。当他得知王莹独守空房,丈夫远在北京打工的情况后,更是有意识地与王莹频繁接触。支走了妻子,张卫东变得十分大胆而放肆,每天晚上经常到王莹家里看电视、闲聊,用言语挑逗对方。张卫东本是情场高手,只两三个回合,就使王莹成为他感情的俘虏。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远在老家的刘燕听人说张卫东已经在外边搭上小女人了,她病未痊愈就悄悄地提前返回船上。
  到停船的地方一看,船不在。她一直等到晚上10点多钟直接到王莹家敲门捉奸。待王莹开门后,刘燕眼珠四处转了一下,没有发现张卫东,便假意借宿在王莹家里,坐等张卫东的到来。
  刘燕的半夜造访,惊得王莹几乎花容失色。因为张卫东已事先约好等半夜12点以后来,一旦被刘燕识破,必然会闹个天翻地覆。这样想着,王莹假意出去上厕所,偷偷到附近邻居家借电话打张卫东的手机,告诉他刘燕在这里,今夜不要过来!张卫东得到消息,就没来。刘燕一直等到天亮,虽然没有捉到丈夫偷情的把柄,但在早上临离开王莹家时,她还是绵里藏针、话中有话地“敲打”对方一番,使王莹觉得刘燕不是好惹的。
  当天上午,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刘燕回到张卫东的船上。张卫东面对病后离船20多天的妻子,他没有一句温馨的话语,反而责怪她为什么回船之前不事先告知一声。刘燕见状心里顿时便明白了八九分,肯定是王莹这个小婊子打电话递信了。

  妻“妾”同舟 载不动滥情和罪恶

  面对人老珠黄的刘燕,张卫东时常生起一丝失望和厌倦之情。有时,他甚至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对的。自从心里有了王莹之后,这种情感就显得愈加浓烈。他不想就这么百无聊赖地陪伴着这位“老大姐”走完人生的旅程,自己还很年轻,要寻找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当这份爱在王莹身上得到实现后,他就觉得此生真正离不开的是王莹。
  一次,俩人在一番云雨过后,王莹提出不能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的,要么就此分手,要么各自离婚再光明正大地结合在一起。对于这一点,见多识广的张卫东何曾没有想过,只是他知晓刘燕的倔强性格,一旦自己向她提出离婚,对方肯定会以死相拼!
  因此,俩人思来想去,决定就像当年张卫东带着刘燕离家出走那样,双双再度出走。2003年农历八月初八,张卫东事先备好外出打工的有关证件,带着王莹来到苏南打工。
  俩人一直干了三个多月,眼看春节就要来临,思女心切的王莹常常闹着要回家,遭到张卫东的竭力反对。劝说她不要回去,一旦回去,她丈夫肯定饶不了她,场面将无法收拾。
  然而,张卫东最终没有拗过王莹,还是带着她回到了阜宁。跟张卫东料想的一样,回到家里的王莹遭到丈夫的一阵毒打,乡邻们见了总是在她的背后指指戳戳。
  张卫东回到家里却是出奇地平静。刘燕本想跟丈夫大闹一场,后来,想想还是忍了。一是自己身体欠佳操不起那份心,二是自己毕竟是二婚,再为此事闹腾起来,不仅在亲友脸上无光,自己也难以在乡邻们面前做人。
  王莹在提出与丈夫离婚遭拒绝后,只得再次离家去寻找心上人张卫东,张卫东见到王莹的累累伤痕痛心不已。此时,张卫东萌生出将王莹带上船一起生活的念头,但也知晓刘燕这一“关”不好过。为了说服刘燕接纳王莹,张卫东几乎磨破了嘴皮也未将妻子说通。至此,张卫东只得使出自己的“杀手锏”:离家出走!
  这一招果然很灵验。2005年6月20日,消失了两个多月的张卫东带着王莹在刘燕的“请求”下重新回到小船上,就这样,张卫东带着妻子和情人开始了他们船上生活。
  小船并不很大,后梢装着一台12匹柴油机,狭小的船舱是睡觉的地方,里面支着一张竹床,床下方铺着一张草席便是地铺。王莹刚上船时,由于是新来乍到,便睡在地铺,张卫东与刘燕则睡在竹床上。每天晚上,为了安抚好妻、“妾”,使大家平安相处,张卫东总是先和刘燕发生性关系,然后再爬到地铺上与王莹苟合。几天下来,弄得张卫东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6月28日晚上,吃过晚饭后, 张卫东忽然向刘燕提出:“今晚拉过螺螺后,你睡到地铺上去,我跟王莹睡到竹床上!”
  刘燕听了顿时心里一沉,觉得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开始动摇,这样下去时间不长,自己的位置就将被王莹所取代,心里不禁生起一种悲观绝望之情。于是,刘燕悄悄取出上年治棉蛉虫时剩下的呋喃丹农药,倒进搪瓷缸中加水,喝了下去……
  张卫东想到和情人的美妙前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用塑料绳将一只70多斤重的电瓶捆到刘燕身上,俩人将船行驶到阜东大桥下面,将刘燕推入河中。处理完这一切后,他们连夜将船开回老家避风。原以为自己干得一切都天衣无缝,却不想冤魂不散的刘燕在沉入水底四天后,因尸体膨胀飘浮到水面上来。7月3日下午,阜宁县公安局水警大队在射阳河上巡逻时接到渔民举报,经过警方的缜密侦查,7月6日深夜,作茧自缚的张卫东和王莹被警方双双捉拿归案。2005年10月20日,阜宁县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经过3个多小时的庭审,合议庭最终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被告人张卫东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同案犯王莹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