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从药家鑫案看中国的精神分裂

时间:2011-04-27 20:22来源:未知 作者:江西向东 点击:
一个简单明了的药家鑫案,搅得全国上下沸翻飞扬,竟然有人跳出来连杀十人也挡不住药案的分裂效应。药家鑫故意杀人明明白白,而且无冤无仇,仅仅是为了掩盖自己的交通肇事、过失犯罪、逃避责任而导致故意杀人罪上加罪,故意犯罪过程中,用最残忍的手段,一刀一刀地将苦苦哀求的受伤者杀害。暴露了其潜藏头脑中极端自私、目无法纪、鄙视弱者的罪恶灵魂。尽管这种现象的发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然而应该确信,这样的罪犯个体必然受到法律的严惩。 可悲哀的是:我们从药案引起的轰动中,印证了中华民族各方面已经出现的

 

      一个简单明了的药家鑫案,搅得全国上下沸翻飞扬,竟然有人跳出来连杀十人也挡不住药案的分裂效应。药家鑫故意杀人明明白白,而且无冤无仇,仅仅是为了掩盖自己的交通肇事、过失犯罪、逃避责任而导致故意杀人罪上加罪,故意犯罪过程中,用最残忍的手段,一刀一刀地将苦苦哀求的受伤者杀害。暴露了其潜藏头脑中极端自私、目无法纪、鄙视弱者的罪恶灵魂。尽管这种现象的发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然而应该确信,这样的罪犯个体必然受到法律的严惩。  

       可悲哀的是:我们从药案引起的轰动中,印证了中华民族各方面已经出现的严重分裂。无论法律如何审判罪犯,已经无关宏旨,即便药家鑫不被处死,也仅仅只能证明法律的堕落。问题是舆论对药案的反映,告诉人们中国现阶段在阶级分化方面、在意识形态对立方面、在伦理道德滑坡方面、在是非观念混乱等等方面到了何等严重程度。总之,中国人,至少一部分中国人已经疯了。如果把中国看做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已经得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药家鑫的杀人绝非偶然,人们忽略了他那把33厘米长的尖刀。试问:一个学习弹钢琴的大学生,为什么要随身携带公安明文规定管制的一尺长刀具,难道是用这把尖刀来弹奏钢琴、抒发激情的吗?那些为杀人凶手辩护的人,为什么不问问药家鑫违禁带刀目的何在?  

       围绕药家鑫案,关注者分成看法绝然不同的两派。  

       一派认为:药家鑫是个“优秀的学生”,性格“柔弱、温顺”,有一双 “美丽的弹钢琴的手” ,而且“品学兼优”、“一贯温良”、多次“获奖”。他之所以杀人纯属偶然,“是个孩子”,“激情杀人”有情可原。持这种观点的人是什么人呢?除了辩护律师,还有西安音乐学院、还有北大教授、北京公安大学犯罪心理专家、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南方周末的记者、凤凰电视台等等各路媒体和精英人士、社会名流。这些以“公众”身份出现的人,是上层建筑中知识精英的代表,从他们为罪犯辩护的娓娓动听的言辞中看出太多的怜爱,而对被残暴杀害的无辜死者却没有丝毫的同情,从他们为了开脱十恶不赦的坏人而蔑视法律的行为,可以看出这一群人已经丧尽天良,他们已经站在自己口口声声坚持的法治社会的对立面,已经站在人类道德准则的对立面,已经站在人类良知的对立面。这一群人并不是真的为药家鑫本人辩护,而是借药家鑫案作个由头,宣示他们高贵者无恶不作甚至杀人也可以不受法律的约束、制裁的心理预期,向社会申述:无钱无势无产阶级可以任高贵者欺凌、宰杀。  

       另一派关注者则采取了完全相反的立场。他们认为药家鑫杀人是有深刻的社会根源,药家鑫之所以良心泯灭是社会教育制度出了问题。在某种意义讲,药家鑫也是个受害者——教育制度的受害者。然而,客观的杀人害命事实,不容既定法律有丝毫的犹豫。杀人偿命,这是法律。尤其是故意杀人,特别是肇事伤人在先,灭口杀人在后,这样的十恶不赦之徒,中华大地岂能容得。对于药案中的被害者,人民群众普遍表示了极大的同情,联想到家破人亡的悲惨后果,不免激起人们心中无限的悲愤。  

       小小的药案,竟然在社会上引起如此轩然大波,把人们对一个简单的杀人案的认识,撕成两半。为什么出现认识上如此巨大的反差,这就不是仅限于教育改革出了问题这么简单。是不是应该把这种现象看做社会精神分裂的一种表现?  

       如果从“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角度思考,企图挽救药家鑫生命,也用不着动员如此庞大的队伍,以压倒优势进行全方位出击。可见并不全为挽救药家鑫的生命。这些拿药家鑫案说事的社会名流,想要表达的真实意思是要进一步把中国人分成贵贱不同的两类,而高贵者即资产阶级是可以不受法律的约束、制裁的。这就是改开以来在社会主义中国人为制造阶级分化、挑起阶级矛盾、激化阶级斗争的结果。  

       曾经强调法制建设的中国法律精英们,在他们建起了许许多多为资产阶级特权服务的法律制度以后,突然出现药家鑫杀人这样案件时,发现那些被制造出来的法律,并不能为他们随心所欲的犯罪作恶服务。所以,急急忙忙跳出来,不惜抛弃自己道德假面具,对魔鬼施以无限同情和怜悯。说明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深藏的情感与魔鬼的情感没有什么两样,从他们毫无是非之心的言论中看出,他们就是药家鑫的化身。他们无耻地扭曲事实真相,任意美化杀人凶犯。尤其是西安音乐学院不为自己培养了一个杀人恶魔而感到羞愧,反而,煽动学生组织干扰法律正常程序的所谓陪审团,企图转移人民对杀人凶犯母校的谴责。对不起!药家鑫杀人案第一个要受到良心谴责的便是西安音乐学院。  

       作为律师,因为职业的缘故,需要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是职业使然。可是,职业律师以外的特殊“公众”,居然不为恶性犯罪而义愤填膺,反而群起为故意杀人、杀人灭口的罪犯喊冤叫屈;不为受害者鸣冤、不为无辜被杀者致哀,反而为典型的故意杀人犯情愿求情。如此是非颠倒、人妖不分,还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为什么在这些人心目中,道德可以沦丧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这样的社会现实,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难道还要让已经严重错乱的社会意识继续堕落下去吗?  

       让我们在极度悲愤中想一想雷锋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想一想白求恩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救死扶伤而牺牲生命的事迹,或许可以缓解一下心中难以去除的伤痛。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