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神州历史 > 史海评述 >

天道异常的古代警示

时间:2011-06-20 19:20来源:摩天岭岭之鹰 - 和讯博客 作者:wc 点击:
因为我们对于这个宇宙了解得太少了,因为我们老子天下第一,不信天,不信地,不信鬼神,不信父母,只信自己。所以,我们屡屡受着大自然的报复还不自知。但我们不是万能的,我们是大自然恩赐的产物,就不能不敬畏自然。

 

《易经》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它实际上概括了古代王朝专门设立太史或钦天监制司的缘由,观天象之变以知人间祸福。所以,史家便以专门的章节,来记载历代司官观察天象的记载,并辅以相对应的吉凶谶讳的验证和记录。

   

“究天人之际,察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是伟大的史学家和天文学家司马迁撰写《史记》一书的宗旨。他希望揭开人与自然关系的奥秘,希望能够像认识日月五星运行法则以编制合适的历法(太初历)那样,找出在人间起作用的“大数”,即有时间序列可寻的隐秘规律,以使一些历史现象获得解释。而《天官书》就是他“究天人之际”的具体阐述。

  

在《天官书》中,司马迁遍查古代典籍,推古天变,他发现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间,共发生日蚀三十六次,彗星三次。明显的例证是那个妄图恢复成汤时代祖宗业绩的宋襄公,不顾国力和历史趋势妄图继楚庄王后称霸诸侯,以致天怒人怨,国力衰竭的事实。当时是星陨如雨。在那个异兆并现的时代,时局是“天子微,诸侯力政,五伯代兴,更为主命。自是之後,众暴寡,大并小。秦、楚、吴、越,夷狄也,为彊伯。田氏篡齐,三家分晋,并为战国。争於攻取,兵革更起,城邑数屠,因以饥馑疾疫焦苦。”终致七雄纷争,西岐秦国独大,吞并了天下,建立了大一统的专制王朝。但这个王朝由于暴政,由于过度扰民,使民不堪其扰,动乱由是而生。所谓“秦始皇之时,十五年彗星四见,久者八十日,长或竟天。其後秦遂以兵灭六王,并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乱麻,因以张楚(陈胜起义)并起,三十年之间兵相骀藉,不可胜数。自蚩尤以来,未尝若斯也。”

就是嬴政在位三十六年天象人祸的具体记载。

  《秦始皇本纪》载:“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这是依据《秦记》所载的秦始皇将死的天变预兆。荧惑是火星,“守”是占居的意思,“荧惑守心”是说火星占居在心宿。因为他们认为火星有变化将有兵灾,二十八宿中心宿是“明堂”,角宿是“帝廷”,房宿是“府”,如果火星占居心宿或房宿,就预兆君王将有大难。而秦始皇南巡绍兴归来,死于道中,恰好就在这一年。

   

从天文现象来看,火星(荧惑)在运行中,相隔一定时间,将出现由顺行变为逆行,再由逆行变为顺行的过程。在逆行的转变过程中就有留滞在心宿或角宿的天象。根据日本人齐藤国治、小泽贤二的推算,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二一二年)二月九日火星由顺行变逆行之后,曾在角宿留滞;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二一○年)三月二十一日火星由顺行变逆行之后,曾在心宿留滞。因此他们认为《秦始皇本纪》“三十六年”是“三十七年”之误。这是正确的。因为那一年正巧有“荧惑守心”的所谓天变。

  

《天官书》同样用翔实的笔墨记载了汉初的天象和人事,指出了它们的联系。西汉振兴,金木水火土五星聚于东方偏南井星分野。高祖将大军伐匈奴,被围于平城,在参、毕星宿分野,月亮被七重白圈围绕,这就是所谓的主刀兵之灾的白虹贯月。惠帝时,吕太后兄弟子侄作乱,日全蚀,大白天如同黑夜。吴楚七国叛逆,彗星数丈,天狗吞月亮于梁野;主烽烟并起于此,将伏尸流血于其下。元光、元狩年间(前134-116年),战争之神蚩尤魂魄所寄的星宿“蚩尤之旗”(《史记·天官书》:‘蚩尤之旗’,类慧而后曲,象旗,见则王者征伐四方。”)再现,长则半天。其後卫青、霍去病大军迭出,征讨匈奴,前后凡三十年,直至河朔平定,双方无力再战。司马迁由此论及伐吴越东夷时出现火星居于斗宿;东陷朝鲜时,星茀(一种彗星)于河戍;西征大宛时,星茀招摇等等天象,得出结论说:天象异端与人世灾祸“由是观之,未有不先形见而应随之者也。”

   

中国第一部断代史《汉书·五行志》保存了大量有关天文学史的资料,不仅有汉代以前完整的日食记录,又有世界上最早的太阳黑子和哈雷彗星的记载,是自然科学史上十分珍贵的资料。此外,《五行志》还保存了大量有关特异现象、灾害史和气象学的资料。首先,《五行志》记载了种种特异现象,试举一例:

    哀帝建平二年(公元前5)二月,"彗星出牵牛七十余日"。随后王莽乱政,绿林、赤眉起于草野,天下纷争,生灵涂炭,直至光武帝刘秀中兴。

   

从班固《汉书》起,二十四史皆有“天文志”或“五行志”记载天象吉凶与人间祸福的因果,虽然夹杂着迷信荒诞的东西或者没有真才实学的史官和钦天监的牵强附会和望风扑影,也不乏应帝王好恶和祥瑞常驻的心理需求的恣意编造。但总体来说,中国史书的这些天象异端的记载,至少被编撰《中国科技史》的李约翰和欧美许多天文学家验证,是科学和准确的。因此,揭开天象灵异说神秘的面纱,剔除其迷信荒诞、不实的部分,我们或可希望和司马迁一样寻找到大自然和社会人事符合逻辑的隐秘规律。

   

无论历史还是科学,早已证明,中国古代历法关于黄道与岁星十二分野,二十四节气与一年的气候规律、农事活动密不可分的关系的总结都是伟大的发现。现代科学更证明地球的昼夜长短,寒暑季节的南北半球移动竟然和二十四节气的两分两至日息息相关。《太初历》关于黑子的记载竟然道破了太阳大气组成的核心秘密,而它十一年一爆发的规律和对大地江河洪汛的影响,分明就是天体变化对社会人事的影响的具体表现。因为江河的泛滥不但是水土流失,湖泊、湿地失却对江河水自然调控能力,水利设施不堪负载江河水患以及雨季集中,汛期延长的诸种原因,还有月球的引力和太阳黑子的原因。从科学的角度分析,江河湖海的泛滥成灾,除了自然因素外,还有人为因素,也就是政治昏暗,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经济凋敝,河工失于维修;流域战火、樵采毁林,破坏植被,水土流失严重;加上汛期长,地表径流多,就造成了洪涝灾害。由此可见,天象和人祸又有必然的联系。所以古人常说政通人和,五谷丰登,就是这个道理。中国历史记载,从公元前206年到1949年,大水灾共计发生1029次。每一次毁堤掘坝的特大洪灾,都发生在乱世或亡国前夕。宋徽宗政和七年(1117年),黄河决口,淹死100万人。十年后,靖康之难,北宋两代亡国之君北狩,命丧于五国城(黑龙江依兰县)。明崇祯15年(1142年),黄河泛滥,开封城37万人,被淹死34万人。后二年,在陕北连续亢旱13年中起事的闯王李自成进了北京,崇祯皇帝缢死煤山,明朝寿终正寝。“九一八”事变之际,中国发生特大水灾,16个省受灾,两江、两湖及安徽,受灾最重,鲁、冀、浙次之,受灾人口1亿,死亡370万人。明眼人都知道,十年内乱,蒋冯阎大战就发生在这个时间,这个地区。人祸引来天灾,招致外敌入侵,这就是中国人当时的宿命。

   

不可否认,以天象灵异来图解认识社会人事,有迷信与荒诞的部分。但是,大自然的万事万物都是造物主以神奇之力造就,太阳系八大行星。迄今为止,只有地球因为机缘凑巧,有水、大气和温度适宜的阳光,利于人类居住。为了维护这个地球的生态链,大自然又以各种物候均衡而相互制约的配置在这个地球上,供给人类和生物以食物链,生存发展条件。一旦这种平衡和制衡机制被打破,陷于紊乱,就是大自然发威,以各种灾害惩治人类之时。所以,对于人类社会,在还没有在社会实践中发现和成熟不需要流血斗争,不需要暴力,而只需要协商、有序竞争、优胜劣汰机制就可以使社会政体平稳和平发展前进的机制前,为了制衡和警示统治阶级,他们不是万能的主,不是可以凭借权势恣意胡为,无法无天的神,他们头上还有个天,同样掌握着他们的社稷江山,荣辱祸福。所以就有了宗教和天象灵异学说。宗教教人向善,以天国地狱告诫人类,凡事皆有度,善待万物,顺因自然,积善成德,就会神明备至,圣心修焉,得到超度和飞升,永享太平富贵。天象灵异说时时告诫统治者,庶民虽然没有权利把你们关在笼子里,但是老天爷却能。是非善恶,上帝洞若观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任你秦皇汉武一样灰飞烟灭。也许天降司马迁、班固、班昭这样的史家,就是上帝让他们以如椽之笔来实录天象,对照人事,儆示统治者的。从这个意义认识。就不能将天象灵异说一概斥之为邪说迷信。既然人类社会与大自然密不可分,心息相通,互为因果,焉知天象异常就不是社会人士对于自然的必然反映?

   

1976年,中国历史上记载的的天象灵异以先后顺序,主次有别地同时来到这片土地,在那多事之秋,让过来者验证了一遍迷信的所谓荒诞不实。如果珍视那个岁月,大自然以天象灾异所显示的一切,就不要武断地盲目来下过早的结论。因为我们对于这个宇宙了解得太少了,因为我们老子天下第一,不信天,不信地,不信鬼神,不信父母,只信自己。所以,我们屡屡受着大自然的报复还不自知。但我们不是万能的,我们是大自然恩赐的产物,就不能不敬畏自然。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