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神州历史 > 世界历史 >

原子弹之父不想沾鲜血 与杜鲁门分道扬镳被迫害

时间:2011-01-03 11:27来源:凤凰网资讯 作者:wc 点击:
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上台。奥本海默牵头向政府呼吁,实行明确而“坦承”的核武器政策。换来的结果却是,总统下令切断奥本海默与政府核秘密的联系。因为著名的麦卡锡参议员,早已向艾森豪威尔政府施压,并打算亲自开始调查奥本海默。 刚刚获任原子能委员会主席的刘易斯·斯特劳斯,一直与奥本海默不和。在他眼里,奥本海默是“不愿打仗、不渴望胜利的将军”。他打算趁此机会把奥本海默从政府机构清除出去。奥本海默则告诉对方,自己不会辞职。 在这一年的圣诞前夜,奥本海默接到了委员会的正式起诉书。针对奥


奥本海默(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青年报》冰点探索2010年12月1日版,作者:王波,原题:《原子弹之父的悲剧人生》


这场早已预约的对话,双方原以为会持续很长时间,但在一阵阵的沉默和尴尬之后,不得不匆匆结束。


对话的一方是时任美国总统的杜鲁门,另一方是被称为“原子弹之父”的罗伯特·奥本海默(Robert Oppenheimer)。1945年10月25日上午10点半,在总统办公室里,主人自信地谈论关于核武器的观点,客人则在一旁不安地扭动着双手。在遇到压力时,奥本海默一贯如此。


或许是注意到了客人的神情,总统俯身想听听客人的意见。不料奥本海默只是平静地说,“我觉得我的手沾满鲜血。”这句话顿时激怒了杜鲁门,他回应说:“血在我的手上,让我去操心吧!”


在两人礼节性地握手告别后,总统嘀咕道:“你手上的血还没我手上的一半多呢,你不过是在无故抱怨。”他告诉副国务卿艾奇逊,自己再也不愿看见这个“婊子养的家伙”。


两个多月前,原子弹摧毁了日本的两座城市,也为美国换来了战争的胜利。谈起原子弹的威力,政客们乐此不疲。但在奥本海默和他所领导的不少科学家心里,留下的更多是死亡的阴影和焦虑。


1946年7月1日,美国在比基尼珊瑚岛爆炸第四颗原子弹,奥本海默受邀观看。他不仅拒绝了,还给杜鲁门写信,试图劝服总统放弃这次爆炸演示。总统看过之后,在信上写下奥本海默是“爱哭的科学家”,然后把信给了艾奇逊。


这封信也让“原子弹之父”和总统彻底分道扬镳。而奥本海默的悲剧,也就此开始。


1947年,杜鲁门组建总统顾问委员会,他让委员们自己选出主席。在当年1月的第一次正式会议上,奥本海默被选为主席。也是在这个月,他被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任命为主管。


不过在此时,奥本海默已经意识到,自己已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窃听和监视。他的弟弟弗兰克·奥本海默是一名天才的实验物理学家,在1949年被明尼苏达大学解雇后,只好到科罗拉多州以放牛为生。


早在1945年,奥本海默就曾写过一份有关氢弹的秘密报告,认为“不应该在研究氢弹上耗费任何努力”。但5年之后,杜鲁门决定发展这个巨大的杀人武器,并且禁止所有科学家公开讨论这个决定。奥本海默感到非常失望,一度考虑辞去顾问委员会工作,他认为这“触及了道德上的根本问题”。


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上台。奥本海默牵头向政府呼吁,实行明确而“坦承”的核武器政策。换来的结果却是,总统下令切断奥本海默与政府核秘密的联系。因为著名的麦卡锡参议员,早已向艾森豪威尔政府施压,并打算亲自开始调查奥本海默。


刚刚获任原子能委员会主席的刘易斯·斯特劳斯,一直与奥本海默不和。在他眼里,奥本海默是“不愿打仗、不渴望胜利的将军”。他打算趁此机会把奥本海默从政府机构清除出去。奥本海默则告诉对方,自己不会辞职。


在这一年的圣诞前夜,奥本海默接到了委员会的正式起诉书。针对奥本海默的忠诚调查委员会成立,不过3名成员都是斯特劳斯精心挑选的。奥本海默则请来律师为自己辩护。


听证会从1954年4月12日开始,整个过程几乎是对奥本海默的一种羞辱。在4月18日复活节的晚上,原子能委员会前任总顾问乔·沃尔普劝告奥本海默,“离开这里,不要再继续了,我觉得你不会赢的。”


爱因斯坦也来到奥本海默的办公室。他认为奥本海默“没有义务使自己成为这场政治迫害的受害者”。“如果这就是国家所给的回报,就该转身离她而去。”爱因斯坦给了奥本海默这样的建议。不过,奥本海默没有接受这个建议。爱因斯坦只能冲着奥本海默向自己的助手叹息,“真是个傻瓜”。


沃尔普的判断很快得到印证,忠诚调查委员会判定奥本海默有罪。但奥本海默只是告诉他的朋友,“爱因斯坦不理解,我对这个国家的爱正如对科学的爱一样深。”


1957年,奥本海默在哈佛大学举行讲座,4天前麦卡锡刚刚去世,奥本海默在开始讲座前,在黑板上写下了一句“愿他安息”。


6年之后,美国总统亲自将费米奖授予奥本海默。曾任原子能委员会主席的利林塔尔评论,这是“为给奥本海默所蒙受的仇恨和丑恶的罪行而举行的赎罪仪式”。


而在奥本海默去世后的悼念仪式上,他的一位同事回忆,在被调查期间,他也曾问奥本海默是否想过到国外定居。但奥本海默眼含热泪回答他,“见鬼,我偏偏深爱着这个国家。”他还开玩笑说,自己的祖国花费在监视和调查他上的开销,远比在他领导曼哈顿工程时提供的薪水多得多。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