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民间传说:天数茫茫不可逃

时间:2011-06-11 23:17来源:未知 作者:紫悦 点击:
天下大势之变化皆有定规,实乃人力所不能抗衡。以上两则清朝王士祯在《池北偶谈》中的记载可以证明。

◎明代崇祯庚辰年间,闽南有个僧人名叫贯一,居住在鹭门(即今厦门),夜里打坐,见到篱笆外,土坡倾斜不平处有光闪烁,连续三夜都是如此。觉得奇怪不已,因此就觑准该处动土开挖,掘地数尺后得一古砖,背面印有突起的两朵圆花,正面刻有古隶字四行,其文曰:“草鸡夜鸣,长耳大尾。干头衔鼠,拍水而起。杀人如麻,血成海水。起年灭年,六甲更始。庚小熙皞,太平千纪。”凡四十字。

闽县的陈盘生,明末著有《槎上老舌》一书,里头有一篇详细记载其语,至今已是癸亥四十四年啦。有擅长解字、拆字的人说:“鸡,依着干支对照属‘酉’字也,加草头、大尾、长耳,‘郑’字也,干头属‘甲’字,而鼠属‘子’字也。是指郑芝龙(郑成功之父)以天启年甲子起兵,聚集海上垄断航线、从事商贸,俨然成为群盗之首脑也,而其行径则是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血成海水。明年甲子,距前甲子六十年矣。六十年一甲子,循环更始,这群海上盗贼,兴起之年也正是他们覆灭之年。庚小熙皞(古砖上的隶书,遗漏、不详或模糊了一个字),虽费解,但可推测是寓意‘年号’也。”

 

前年万正色克复金门、厦门,今年施琅克澎湖,郑克爽(郑成功之孙)上表乞降,台湾几年来的动荡不安悉数平定。六十年来的海外纷乱气氛,一朝荡涤净尽,此固然是国家生灵百姓长远之福,而天数其实早已预定了(指厦门砖刻之文一事),异哉此事、奇哉此文。

 

◎宋小说记载:崔公谊担任莫州任丘簿,熙宁初年,河北地震,而公谊此时正巧任期届满,携家南归。返家途中,一日,住宿于孙村马铺中,当晚风雨雷电交加、大地一片阴暗漆黑,夜半时忽有急速叩门声,来者说:“传话给崔主簿,崔君正符合地震压杀人数之一,怎么敢擅自出逃越过河北?如今崔君魂魄已收归岱岳(东岳泰山,据传专管幽冥地狱),到家后请速来报到。”崔知道后,自己揣度必死无疑,于是快马兼程护送妻孥家眷至家乡寿阳,抵达的次日,崔就死了。

 

清康熙戊申年,山东大地震,莒州尤其厉害。莒州与日照县彼此相邻,地震之夜,凡是原籍在日照的人,因事客居在莒州者,都从房塌地陷的崩压中,大难不死,留得命在;而莒州人当日客居于日照者,皆死于非命。冥冥中自有定数,此话可信也。己未七月,京师地震,通州尤其严重,死者凡数百人。

 

以上两则清朝王士祯在《池北偶谈》中的记载可以证明,尘世中的一切,老天早有安排,一切都有定数,郑芝龙那帮人的际遇,只能维持一甲子;就连地震死伤人数,都得与上苍的规定相符,谁也逃脱不了。由此可想而知,天下大势之变化皆有定规,实乃人力所不能抗衡。可见万事其实不由人,一切都由神在冥冥中安排。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