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州网|神州历史—人生智慧,国学民粹,养生宗教,国学文化综合网站

意念需要大脑吗?

时间:2011-05-29 07:10来源:未知 作者:wc 点击:
意念是否不依赖于大脑而存在?有没有人在大脑曾处于临床死亡的状态下后来记忆起所谓的“濒死经历”?多频繁?是什么样的濒死经历?直到最近,一个由彼得芬维克及萨姆帕尼亚主导的英国医生及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对心脏骤停的存活者做了一个前沿性研究。在这个研究里,帕尼亚和他的合作者们证实NDE在心脏骤停存活者中发生率很低,NDE可能发生在大脑失去功能的时候。在大脑失去意识的时候,仍然有记忆发生,有着NDE的特徵。

意念是否不依赖于大脑而存在?有没有人在大脑曾处于临床死亡的状态下后来记忆起所谓的“濒死经历”?多频繁?是什么样的濒死经历?这些经历能归咎于濒死状态的生理或药理过程吗?或者归咎于对死亡威胁的心理反应?还是他们经历了一种超越肉身极限的真实?

    濒死经历的记载在西方文化中非常丰富,可能开始于柏拉图共和体制,一直持续至今。这些记录载自于历史的不同时期,不同文化。在过去的20年左右,这个领域成为越来越多的研究报告的焦点。一些报告集中研究儿童的濒死体验,因为儿童受文化因素影响的可能性较小。但是这些都是回忆性的研究,濒死体验周围精确的环境不能被确定。因此,濒死体验与生理状态之间可能存在或不存在的相关性无法准确地评估。过去一直都没有有关濒死体验的发生率、个别实例以及NDE与客观生理参数的相关性的研究。

        直到最近,一个由彼得芬维克及萨姆帕尼亚主导的英国医生及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对心脏骤停的存活者做了一个前沿性研究,研究濒死体验的发生率以及可能的发生原因。心脏骤停的患者是研究濒死体验很好的研究模型,因为这些病人都经过标准的复苏抢救过程,所用的药物和治疗都是相同的。这些病人都至少符合死亡诊断的三条标准中的两条:没有心搏、没有自主呼吸。多数病人还表现了第三个症状:固定放大的瞳孔,这是脑干死亡的结果。所有病人在医院的大量生理以及药理的参数都被记录。在一年多的研究时间内,在研究对象及研究完整性被保障的前提下,研究人员调查了南安普顿综合医院的所有心脏骤停存活者。这些病人都被问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他们是否对那段失去意识的时刻有所记忆?回答说有记忆的病人分在濒死体验组(NDE),没有记忆的人分在对照组,对NDE组的病人则按照Greyson评分标准进行评估。

        被调查的63名心脏骤停存活者中,56(88.8%)没有任何记忆。7名有一些记忆,其中4名的经历符合Greyson濒死体验标准。在那三位不完全符合标准的病人中有两位至少有一点特徵与NDE相符。在NDE组中的四位病人都报告来到一个没有回路的点。其中三人还记得看见了亮光以及感受平和、快乐。两个人看到了死去的亲属,进入了一个新地方,时间在加快,失去了对自己躯体的存在,感受到和谐以及身体很高大的感觉。没有一个人说他们感受到创伤或压抑,无一例外地都说很快乐。

        Greyson评分最高的是一位男病人,他自称是一个信仰多神的非天主教徒。另外三位是英格兰教会的非修行的女信徒。导致NDE的可能的相关生理因素在这次前沿研究中无法准确地得到,因为样本量太少。对NDE经常采用的解释是大脑缺氧所致,可是有趣的是NDE组病人比对照组病人的血氧水平要高。NDE发生的精确时间在这个研究尚且得不到回答。这个研究结果支持一个惊人的结论:大脑被认为是认知和记忆的必要器官,但是NDE却发生在病人失去意识、大脑失去功能的情况下。如果NDE发生在意识将要失去的时刻,那么记忆应该与事件发生前的记忆连接起来。但是没有一个病人这样。NDE如果发生在意识恢复的过程中,那么将会有迷惑不解的状态,但是病人们没有这种状态。这些研究对象都有明确的记忆,高度有序、具体容易回想的特徵,不象意识恢复时产生的幻觉。尽管在回忆性研究中经常有出身体之外的描述特徵,但是这个研究中没有人报告这种状态。帕尼亚和他的合作者们在研究开始之前在病房的天花板上悬吊一些特殊的板子,这些板子的表面有特殊的图案,面向天花板,从天花板的下面看不到。如果一个人声称离开了他的身体靠近了天花板,如果他真的在身体之外,他应该能看到板子上的标志。如果这仅是心理学的表现,那么板子上的标志不应该被识别。

        在这个研究里,帕尼亚和他的合作者们证实NDE在心脏骤停存活者中发生率很低,NDE可能发生在大脑失去功能的时候。在大脑失去意识的时候,仍然有记忆发生,有着NDE的特徵。很显然,一个更大规模的研究,包括多机构、研究所的参与,将有更多的研究对象,这样,心理、生理的因素都可以得到更恰当的研究。

        这篇文章发表后,帕尼亚在7月的一次记者采访中告诉路透社记者,他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发现了3500人在临床死亡时明显有清晰的记忆。其中一个两岁的小孩由于癫痫引起心脏骤停,孩子的父母说这个男孩画了一幅关于好象从身体内漂出后俯视他自己身体的图画,那幅画画得好似有一个气球击中了他。当他们问他那气球是什么时,男孩说:“当你死亡时,你就会看到亮光,然后你和一条索带连接起来。”他出院后的6个月内,他始终画着同样的情景。

        帕尼亚设想人的意识可能会独立于大脑而起作用,利用灰质作为一种装置来表现思维,就像一个电视机把空中的电波转换为图像和声音一样。他说,大脑本身就象所有身体的器官一样,是由细胞构成的,并不真正能产生人们具有的主观的思维现象。帕尔尼亚说道,“当你损伤了大脑而丧失掉某些思想或性格上的特点时,并不一定意味着思想是由大脑产生的。它所表明的只是装置被损坏了”。他还说,未来的研究可能揭示灵魂的存在。

(责任编辑:wc)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