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5节 与彭学明谈《娘》
彭学明,土家族,著名作家、学者、批评家,全国人大代表。现任职于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要作品有《我的湘西》、《一个人的湘西辞典》、《娘》等散文集。多篇作品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
 
2012年,一位湘西籍作家红遍了大江南北,一位苦难深重的“娘”赢得了众多读者的眼泪与尊敬。这就是彭学明与他的《娘》。
 
这是一曲母爱的悲歌与颂歌,这是一次儿子的剖心忏悔与找娘之旅,这也是一场全民关于母爱亲情的大反思大追寻。
 
5月13日,正逢母亲节,由省委宣传部主办的彭学明长篇散文《娘》作品研讨会在长沙举行。记者得以与从北京远道赶来的彭学明面对面,近距离地谈《娘》及《娘》背后的故事。
 
感动文坛的娘 感动中国的娘
 
“在这里只有一位母亲平凡而又顽强的爱,在她面前,所有的伟大与永恒都黯然失色。这位从历史和现实中悄然走来的‘娘’,是所有中国母亲的代表。不但会感动文坛,也会感动中国。”这是在湖南文艺出版社今年初出版的《娘》中,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得主陈忠实写的推荐语。
 
与陈忠实一道写推荐语的,还有贾平凹、阿来、张炜、刘震云4人,均为茅盾文学奖得主。5大茅盾文学奖得主共同为《娘》写下情真意切的推荐语,足见《娘》的分量与影响。
 
其实,被感动的又岂止是这几位大作家。自去年《黄河文学》首次登载《娘》后,《美文》、《散文选刊》、《新华文摘》等纷纷转载,社会反响一直极为强烈。
 
从军营到学校,从老人到孩子,从公务员到农民工,许许多多不同职业、不同岗位、不同年龄层次的人都被《娘》所打动,都感到有话要说。
 
很多读者在彭学明的博客上留言。有网友说:“罗中立的《父亲》,如果是‘油画父亲’的里程碑,那么,彭学明的《娘》,就是‘文字娘’的里程碑!”“这是有娘的人不得不读的《娘》。”
 
彭学明说,世界上有很多有钱有势的母亲,我只要我娘这样的贫穷卑微就够了,世界上有很多伟大高尚的母亲,我只要我娘这样的弱小平凡就够了。
 
确实,这是一个贫穷卑微、弱小平凡的娘,这也是一个集苦难之大成的娘:4次婚姻,5个儿女,受尽屈辱、磨难。为了孩子能活下去,她改过嫁,缮过粮(指拾获秋收时田地里掉落的粮食);为了孩子不受人欺负,她被人打晕过,也自杀过;为了多挣点工分,她曾被当作流窜犯关起来,更曾因劳累受冻过度瘫痪了两年……
 
但她同时又是善良、宽容、真诚、坚韧的。她不仅用青春与生命为孩子谋取生存权、尊严权与发展权,也用大爱真情原谅了那些当初欺负她们孤儿寡母的人。她是湘西广袤原野里的一根野草,历经雨雪风霜,却不改生命本色。
 
这样的一个娘,“超越了彭学明‘娘’本人的个体生命,显示了人类的共同价值。”
 
我把娘弄丢了,我得把娘找回来
 
“我把娘弄丢了,我得把娘找回来。我把心弄坏了,我得把心补完整。”这是彭学明的心声与创作动机。
 
在书中,与“娘”无怨无悔的付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并不理解、体恤娘,而是一味地嫌厌、伤害娘。
 
“我”叛逆,与娘对立,不时用冷漠的话语伤害娘。尽管在外人眼里,“我”从小是个“三好标兵”,长大后还当上了作家,全国人大代表。但童年的经历所造成的巨大心理阴影,让“我”在娘面前,始终是一个“问题少年”、“问题青年”。这似乎让人难以理解,但这是生命的真实。
 
如果说“娘”的经历让我们心酸、感动,那么“我”犀利的忏悔则让人震撼、反思。
 
在娘去世11年后,彭学明以笔代刀,剖心而谈,字里行间充满着彻骨的悔痛与思念。对娘的忏悔,对生活的忏悔,对自己的忏悔。这也是《娘》能引起广泛共鸣的另一个原因。正如阿来所评价的:“一种久违的悲伤与敬畏——人性中最无私的那一部分和人性中最隐秘的那一部分,都在作品中裸露出来,悲怆难忘。”
 
在文中,彭学明将娘喻为那只传说中拼其一生,寻找美好的天堂和光明的太阳的无脚鸟(又名天堂鸟):“娘,就是那只飞了一辈子都没有停歇、无处停歇,也不肯停歇的无脚鸟。娘心中的天堂和太阳就是儿女们的幸福和安康。”
 
每个人都有娘,每个娘都像一只无脚鸟。无论是乡下娘还是城里娘,有文化的娘还是没文化的娘,她们心中的天堂和太阳都是儿女们的幸福和安康。但身为儿女,我们可曾犯下过和彭学明一样的错误?
 
不少读者表示,读《娘》以后,开始反省并纠正自己对父母的行为。“这最让我欣慰!”彭学明说。
 
《娘》是纪实的散文,也是一面镜子。彭学明以自己血淋淋的剖析唤醒了其他人对父母沉睡着的爱。因此,这不仅是他一个人在找娘,也是我们每个人都在找娘。
 
据彭学明介绍,5月10日,知识产权出版社又推出了最新版的《娘(全本)》。在这个版本里,彭学明做了大量的增删。文字由文艺社的8万多字增加到14.5万字,并且图文并茂。由于增加了许多细节,人物形象更丰满,叙事更完整。而增加的重点就是在娘去世后,自己找寻娘和修补心的历程。
 
如果有来生,下辈子还做娘的儿子
 
其实,彭学明不但为自己和读者找回了“娘”,把“娘”永远留在了身边,留在了文学的殿堂里,也为自己和读者找回了渐被人们遗忘的文学艺术的本质,那就是真实、真诚与真情。
 
《娘》的巨大反响,给彭学明注入了绵绵不绝的创作动力。彭学明说,他没想到这么一篇大量采用湘西方言、原汁原味、个人化的纪实散文能得到如此多的好评,这出乎他的意料。他在备受感动的同时,也深受鼓舞,正在准备创作《娘》的续篇。
 
“下一步我将写《爹》,目前已写了1万多字。”不同的是,《娘》是一部完全纪实的长篇散文,《爹》则是一部长篇纪实小说。这是因为,在彭学明未出生时,娘与爹就离了婚,加上3岁时爹因病去世,爹在他的记忆中几近空白。唯一与爹的交集是两岁那年,娘背着他到爹所住的寨子要伙食费(即《娘》一文开头所叙)。所以,爹的形象基本上就得由别人口述而完成,并且运用文学的手段,加上一些湘西男人的共性。彭学明说,他笔下的爹,将不再是他个人的爹,而是湘西男人的一个符号。
 
《爹》以后,他还将写《姐》,写《妹》。他想通过这一系列的作品,通过家国命运的变迁,形成一幅完整的时代画卷。其中,我国几十年来的文化生态、人情生态、政治生态都会在其中有所展现。
 
“今天是母亲节,最想对娘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面对记者的提问,彭学明动情地说:“如果有来生,下辈子还做娘的儿子。”
 
同时,他还借本报对全天下的儿女们说:“不要像我一样,拥有时不珍惜,失去时再忏悔。一定要及时行孝。多想想父母为我们做了什么?多想想我们亏欠了父母什么?多想想我们该为父母做些什么?”
 
这是彭学明的肺腑之言,是彭学明在娘去世后日夜忏悔、追寻得出的答案,值得天下所有的儿女们思索与珍藏。
 
 
(来源: 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