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14节 14 戏术

魔术原来都是一种迅捷的表演手法,以避人耳目使人感到新奇见长,搬运之术却确有其事。

 

记得小时候我在外公家里,一个道士把一个杯子放在桌面,然后用掌往下拍,只见那杯子嵌入桌子,杯口与桌面相平,趴到桌子底下一看,却见不到杯底,一会儿取出来,两样物事竟然都完好无损。这或许像魔术一样的障眼法吧。

 

后来,道士拿了一个大碗,一些鱼肉,一齐抛向空中不见。大家都问他:“你能把它们找回来吗?”道士说:“不能,它现在在书房柜子的夹屉里,还是主人亲手去取合适。”他这话一说,众人都不相信。原来那书房里放着许多古董字画,平日里都是窗门紧闭的,更有铁将军守门呢,平时连苍蝇都飞不进去的,怎么能扔进去这么一个大个碗呢?再着,碗平放着都比夹屉高出一半,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不可能……可当打开夹屉一看,正如道士所言。难道这不是搬运之术吗?理论上虽然有说不通的事情,不见的世间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存在了?我这样说话,或许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狐妖鬼怪,能盗取人事的事情就不足为奇了,能控制这些怪物的人也是不足为奇的事情,那么,搬运之术既能盗取人物,又可以代人取物,当然也没什么好惊奇的了。

 

   【原文】:

 

戏术皆手法捷耳。然亦实有搬运术。忆小时在外祖雪峰先生家,一术士置杯酒于案,举掌扪之,杯陷入案中,口与案平,然扪案不见杯底。少选取出,案如故。此或障目法也。又举鱼脍一巨碗,抛掷空中不见,令其取回,则曰:不能矣。在书室画厨夹屉中,公等自取耳。时以宾从杂沓,书室多古器,已严扃。且夹屉高仅二寸,碗高三四寸许,断不可入。疑其妄,姑呼钥启视,则碗置案上,换贮佛手五。原贮佛手之盘,乃换贮鱼脍,藏夹屉中,是非搬运术乎?理所必无,事所或有,类如此。然实亦理之所有。狐怪山魈,盗取人物,不为异;能劾禁狐怪山魈者,亦不为异;既能劾禁,即可以役使,既能盗取人物,即可以代人取物,夫又何异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