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感悟生命的真谛 > 第 2 章 默认章节
第9节 杨尚昆警卫员印象记

童年的许多记忆,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任凭岁月的风霜,怎么也抹不去那刀刻般的痕迹。

    那时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我已经能帮爸爸妈妈干一些活了,所以,暑假里,就跟爸爸到附近的山上去打青草交到生产队里,准备冬天没有草时给牛吃,这样我们就必须住在山上,为的是能割得多一些。我们住的这户人家,有一个女子和一位老人,女子倒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老人给我留下的印象,至今我都难以磨灭。

    老人很会讲故事,所以他的身旁不乏一些故事迷,我当时是个十五、六岁的娃娃,特别喜欢听故事。当时,农村里没有多少文化娱乐活动,老人一个接一个的故事,倒常常填补了人们空虚的心灵。老人在晚上讲故事时,周围有一大帮人围着听,当然也少不了我。虽然这些故事,我在以前的书里看过,但从他的嘴里讲出来,就是另一种滋味。一个伸长脖子仔细地听,生怕漏掉一个环节。

    在下雨天不能干活时,我就在他们家里看书,老人的书很少,但有一本姚雪垠写的《李自成》摆在了他的床脚,我大概地翻了翻,没有多大意思就放下了。

    当时我爸爸负责给上山割青草的叔叔伯伯们做饭,老人常常来帮忙,颤巍巍的样子,我们生怕把他绊倒了,就死活不让他干,做好了饭给他盛一些放到他跟前。

    后来我们的青草割完了,就回家了。再后来我就打听这位老人生活的怎么样?有人说,他是杨尚昆的警卫员。战争年代,杨尚昆的警卫员负责中央领导的安全,当年红军在甘肃时,他走丢了,就四处打听,听说红军到了陕西,他就从甘肃一路找来,落脚在陕西省汉中盆地了。

    到了晚年,他特别想念当年的领导杨尚昆,听说他当上了国家主席,军委主席,老人就来到他的家里,俩人一见面难分难舍的,一直住了很多天,老人的老上级,当年的领导才让他回家,还特意通知下边的人将他的津贴提了上去。

    他就是这样的人,一直默默无闻的在山区里呆到他过世的时候,很少给别人提起过这些,只是别人问及他的时候,他才说上几句。可我们有些当官的,搁在农村人的一句话抱住别人的大腿死不丢,直到从别人那里获取不到自己想得到的利益为止,顺竿往上爬。

    当你感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时,想想当年这些给在战争年代出过力流过血的老人们,他们一生的苦累跟谁说去呢。经受了那么多的苦难,还落在了农村里,整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多辛苦呀,风里来雨里去的,过的日子别提有多艰难了。可我们现在一些领导干部,整日里为了自己的利益斤斤计较,贪了一万还不足,还要贪十万,没有满足的时候,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班房。回过头来想一想,这又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