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感悟生命的真谛 > 第 2 章 默认章节
第5节 我们家在文革中

从记事起,我们家总是在遭罪。

听我爸爸经常跟我们念叨,那是在一九五六年、五七年的时候,适逢农村人吃食堂。几十、上百号人集中在一起吃食堂,那场面是相当壮观的。可是壮观归壮观,老百姓在里面就受不了。有的跟生产队长有亲戚,有的跟掌勺的师傅有关系,都要照顾点。就剩下一些老实巴交的、跟生产队长、做饭师傅不沾亲带故的,就吃亏了。平时早晨是稀饭,遇到是自己家亲戚,饭勺就从锅底捞稠的饭给他,遇到跟自己过不去的,就从稀饭上面舀,一瓢下来水多米少,你明明知道还不能说,一说就说你思想有问题,要拉起来批斗的。我家就每每吃亏,这样的日子忍气吞声的过了好几年,我爸爸和我爷爷、奶奶都挺过来了。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们村的人有二、三十口人都饿死了。那时许多人家吃不上饭,因为粮食都被公家收走了。你到别人家去串门,最难办的事情就是吃饭,你想想他们都不够吃,还有你吃的吗?许多老年人,一摁腿上出现一个大坑,那是浮肿病,是人吃不饱饭造成的。当时找谁讲理去,死了就白死,可是做饭的师傅、生产队长和他们的家人没有一个饿死的。

到了一九六五年食堂解散以后,全中国大搞文化大革命运动,饭是自己家做了,可活得在一起干,组织成一个生产队,大伙都上田地里干活。家里劳动力好的,就一年四季是余粮户,家里的口粮吃不完。家里劳动力少的,一年四季粮食都不够吃,是缺粮户,尤其是每年四、五月份青黄不接的时候,就得到野外挖野菜度日。我们家就是缺粮户,每每四、五月份的时候,家里的野菜我是要挖的,一筐一筐的往家里挖,人吃猪也吃。灰灰菜、鸡冠草、车前子……凡是没毒的、长得又嫩又青的,都是我寻找的对象。那个时候,像我这样的小孩,都是要出去的,以贴补家用。文革十年,我们家当了七、八年的缺粮户,年年都得向亲戚家借粮吃,小斗借大斗还,这是起码的规矩,最后还得说上几句好话。就这样我爸爸、妈妈在苦难中把我们养活大了。

记得我有一次到山里去砍柴,我奶奶起早就给我烙了一个糠馍馍,那是用稻谷把壳去掉后,剩下的比较细的像粉末状的东西做成的东西,我第一次吃,所以吃得还津津有味的。可我的爸爸妈妈,尤其是爷爷奶奶已经吃了很长的时间了。那个时候,我们家一年四季见不到一回肉,偶尔过年有点肉,还得拿它们练点荤油吃。我记得有一次炒菜时,菜里边有一点肉星,我奶奶给我吃了,我的弟弟妹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显得很馋的样子,现在他们提起来,就很妒嫉我。

我爸爸为了贴补家用,经常出去做木匠活。这样做木匠活就可以吃得好一点,但有时是舍不得吃的,总是拿回来给我们兄弟姊妹几个吃。

现在,我爸爸妈妈都已六十多岁,快七十岁了,我爸爸腰直不起来,那是干活累的,脖子后面有一个大肉瘤,那是年轻时担东西压的。我妈妈是贫血,文革时,我妈妈舍不得吃,许多好吃的都留给儿女们吃了,这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其实,象我们家这样在文革中吃苦遭罪的人很多很多,有的还不如我们家。

一个时代造就了一代人,一代人就有一个精神,那就是中国人原有的善良和真诚,在困难中学会忍让,寻找生活的出路,光明的未来就属于你。勤劳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他们这一代人,你们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