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感悟生命的真谛 > 第 2 章 默认章节
第3节 在我大伯成为壮丁之后

我舅爷家在一九四九年之前是很富有的,一院的房子显得宽敞明亮,一色的青砖碧瓦显得很有气派。他家里有很多地,也跟我们家一样,平时有很多长工给他们家干活,日子过得很风光。那当了新四军的舅爷是我奶奶的弟弟,我奶奶上边还有一个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爷。话说这个小舅爷在很小的时候就很调皮。那时候农村的人跟现在差不多,也是没事了就去打打麻将消遣消遣时间。这样,我舅爷就慢慢的打麻将赌钱了。开始是小赌,最后是大赌,无论家里人怎样劝说,他都当成耳边风。我听我爸说,他将家里的钱赌光了,又将分给他的土地押出去,最后将房子也赌出去了。他还要赌一把大的,结果仍是输了。人家问他要钱,不给钱就要他的命,他吓得跑出去了。正巧红军路过我们那个地方,他就参加了红军,后又战陕北,下江南,成了新四军,最后牺牲在战场上了。当时,部队里的人想尽办法,将新四军肩章给送回来了。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对共产党不抓就杀。最后没办法了,国民党还是要抓我大舅爷去当壮丁,我大舅爷家肯定是想方设法不让他去,一去就会死在战场上,谁肯去呢?后来我猜想,他们肯定是给当官的送了很多钱,说了不少好话,编了好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没有让我大舅爷去当壮丁。最后,不去不行呀,县里是分派了名额的,谁都不去,国民党这仗就打不成了,这样国民党抓壮丁就抓到我家头上了。

我爷爷就带着一家大小东躲西藏的。这样过了两、三年,我爷爷一看全家人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感觉还不如去当壮丁,大不了一死算了。那时候我爷爷都快四十岁了,跑也跑不动了,枪也扛不动了,去当壮丁怎么能行呢。这样,我大伯就顶替我爷爷去当了壮丁。我大伯那时才是个十几岁的娃娃呀,家里人舍不得他去的,但是走了我爷爷,这一大家人怎么养活呢,没办法他就去了。

国民党运壮丁的车到了四川,恰逢四川的国民党让共产党的部队打败了。解放军的军官就问:“如果愿意回去的,就回去。不愿意回去的,就留在部队里。”当时我大伯曾经上过学,领导就动员他留下来,参加祖国的建设。这样,我大伯就留在部队里,到黑龙江省的佳木斯市学医。

学了几年医,刚有点基础,适逢朝鲜战争爆发,我大伯就到了朝鲜战场,在前线抢救伤员。在一次战斗中,人员伤亡很严重,连医生、护士也有伤亡的。他们在护理伤员的时候,美国人的一个子弹就打在我大伯的眼睛上,伤了眼皮,也伤了眼眶里的肌肉组织。部队里的人赶紧让我大伯回国治疗,等伤好了以后朝鲜战争也结束了,这样,我大伯又继续深造。又过了几年,我大伯响应组织号召,到海南岛的一个地区级医院当上了院长。海南岛当时还不像现在这样好,许多人有病了就靠土办法去医治,疗效不是那么太好。我大伯去了之后,从基础建设开始,慢慢医院建大了,医疗条件好了,他也就深受当地人的欢迎。好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大伯没有受到什么迫害,平平安安度过了一、二十年,到解放军对越南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他就调回我们老家,在我们老家行医,也深受我们老家人的欢迎。

从我们家的一些经历来看,人啊,还是要善良才好。我们家从爷爷、奶奶那一辈,经常讲“行善积德”,结果儿女们一个个都得了福报,这就是一个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