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10 章 卷九 如是我闻(三)
第5节 刘太宗的正气
沧州有个人姓刘名太宗,字果实,胸怀坦荡磊落,为人正直,有魏晋名士的风度。与饴山老人、莲洋山人这些有德之士都是好朋友,只是旨趣略有不同。刘太宗晚年赋闲在家,靠招授学生的馆资维持生计,而他一定要选择那些出身低微的寒门学子,才肯收为学生。学生家长给老师的酬金都没有多少,家里的米缸、瓦瓢常常是空的,没有东西可吃,刘君也不以为然,很是安贫乐道的样子。有次刘君买了一斗多的米放在米罐里,吃了一月还没有吃完,正觉得诧异,忽然听到屋檐上传来一个声音:“我是仙狐,很仰慕你的风骨操守,所以每天给你加一点米,不必奇怪。”刘先生听了有点不高兴,问道:“你的所为确实是一番好意。只是你想这米不是你耕种的,这米谷却从何而来?我既然是为人师表的教书先生,自然要身为表率,是不饮盗泉之水的,以后请你不要这样做了。”那狐仙于是叹息离去,为刘君的正气所感染。
 
【原文】:
 
沧洲刘太史果实,襟怀夷旷,有晋人风,与饴山老人、莲洋山人皆善友,而意趋各殊。晚岁家居,以授徒自给,然必孤贫之士,乃容执贽,修脯皆无几,盽`瓢屡空,晏如也。尝买米斗余,贮罂中,月余不尽,意甚怪之。忽闻檐间语曰:仆是天狐,慕公雅操,日日私益之耳,勿讶也。刘诘曰:君意诚善,然君必不能耕,此粟何来,吾不能饮盗泉也,后勿复尔。狐叹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