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10 章 卷九 如是我闻(三)
第4节 连贵
雍正四年、五年间,山东、河北等地闹起了饥荒。很多家庭拖家带口,以四处讨饭为生。
 
    一股难民讨饭经过河北献县崔庄,其中有一对夫妇得了重病快要死了,就拿着女儿来卖身。
 
    老两口在集市中苦苦哀求:“愿把女儿卖为奴婢,用卖身的钱买两副棺材安葬自己。”
 
一张姓大户人家的老夫人见他们的遭遇这样可怜,死后连棺材也买不起,就花钱买下了这个小女孩,并当场认女孩为义女,取名为“连贵”。老夫人拿着卖身契仔细观看,上面只写了:“父亲名为张立,母亲黄氏”这几个字,连他们的老家地址都没写明白,准备去问这对夫妻,但这时夫妇俩都已昏死过去,不能开口回答她了。没过多久,夫妻双双毙命,老夫人就为他们俩料理了后事。
 
老夫人一直没弄明白这对夫妻的来龙去脉,很是烦闷。连贵自己就说:“我家住在山东,家门口正对着大马路,不时有达官贵人的车马经过。到这里大概要走上一个多月的路程。”说来说去,就是说不出县名来。想了一会,又说:“去年曾收过对门胡家的聘礼,但胡家现在也全家外出乞讨,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于是,连贵就在张家住了下来。十几年过去了,一直不见有什么亲戚朋友前来寻找。老夫人就作主,把她许配给了家里的马夫刘登为妻。问其籍贯,刘登回答说:“我家在山东新泰(今属山东省泰安地区),本来姓胡。后来父母亲都死了,被一户姓刘的夫妇收养,因此跟了他们的姓氏,改姓刘。小时候,曾听父母说过,为我定了一门亲事,但是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婚后,夫妻和睦,恩爱一生,白头到老。
 
刘登既然姓胡,新泰又是那条大马路经过的地方。按照灾民讨饭的行程来计算,一个多月也可以到崔庄这里了,这和连贵所说的话全都符合。老夫人很怀疑他们俩就象乐昌公主和她丈夫徐德言的遭遇一样,也来个“破镜重圆”。但这仅仅只是怀疑,并没有其它很充足的证据来证明。
 
【原文】:
 
雍正丙午丁未间,有流民乞食过崔庄,夫妇并病疫。将死时,持券哀呼于市,愿一幼女卖为婢,而以卖价买二棺。先祖母张太夫人为葬其夫妇,而收养其女,名之连贵。其券署父张立,母黄氏,而不著籍贯。问之已不能语矣。连贵自云:家在山东,门临驿路,时有大官车马往来,距此约行一月余,而不能举其县名。又云:去年曾受对门胡家聘,胡家乞食在外,不知所往,越十余年,杳无亲戚来寻访,乃以配圉人刘登。登自云山东新泰人,本姓胡,父母俱殁,有刘氏收养之,因从其姓。小时记父母为聘一女,但不知其姓氏,登既胡姓,新泰又驿路所经,流民乞食计程亦可以月余,与连贵言皆符,颇疑其乐昌之镜,离而复合,但无显证耳。先叔粟甫公曰:此事稍为点缀,竟可以入传奇。惜此女蠢若鹿豕,惟知饱食酣眠,不称点缀,可恨也。边随园征君曰:秦人不死,信符生之受诬;蜀老犹存,知诸葛之多枉--此乃刘知几史通之文,符生事见洛阳伽蓝记,诸葛事则见魏书毛修之传,浦二田注史通以为未详,盖偶失考。史传不免于缘饰,况传奇乎?西楼记称穆素晖艳若神仙,吴林塘言其祖幼时及见之,短小而丰肌,一寻常女子耳。然则传奇中所谓佳人,半出虚说。此婢虽粗,倘好事者按谱填词,登场度曲,他日红氍毹上,何尝不莺娇花媚耶?先生所论,犹未免于尽信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