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9 章 卷八 如是我闻(二)
第4节 三生一瞬,莫斗打不休
我(纪晓岚自称,以下同此)的家仆刘琪,养了一牛、一犬。牛见犬就用角抵,犬见牛就用牙咬,双方每每斗得血流不止。然而,牛只是顶这只犬,见到其它犬,则不是这样;犬也是只咬这头牛,见到其它牛,也不是这样。后来刘琪就把它们拴到两个地方,牛和犬听到对方的声音,都扬起头,瞪大眼睛,表情出很愤怒的样子。后来先父姚安公到户部做官,我随他到了京城,不知道这两只动物,后来究竟怎么样了。
 
有人说:禽兽不能说话,却能记着前生。上述牛和犬大概是佛经中所说的“前世冤家,今朝相遇”吧。我觉得夙冤的说法,真是确实无疑。但是,如果说:人们都能记得前生的事,大约就不一定了。我的亲戚中,有姑嫂二人,相处不好。嫂子和其她小姑子都和睦,唯独和这个小姑子,如同仇人一般。小姑子与其她嫂子都和睦,唯独和这个嫂子,如同仇人。这大概也是前生结下的冤仇么?
 
相互怨恨的念头,根源在于前世结下的怨仇及性情好恶。一旦相遇,就像相反的药,即使是枯根朽草,本身没有知觉,彼此的气味,就能激发相斗。这也证明了:因果相互纠缠,一定会受到报应的。
 
三生的时间,转瞬即过,所以不要互结怨仇。莫为了一点小事,打斗不休。这实在是给自己的未来添麻烦啊!(事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原文】:
 
奴子刘琪,畜一牛一犬,牛见犬辄触,犬见牛辄噬,每斗至血流不止,然牛惟触此犬,见他犬则否;犬亦惟噬此牛,见他牛则否。后系至两处,牛或闻犬声,犬或闻牛声,皆昂首瞑视。后先姚安公官户部,余随至京师,不知二物究竟如何也。或曰:禽兽不能言者,皆能记前生。此牛此犬,殆佛经所谓夙冤,今尚相识欤?余谓夙冤之说,凿然无疑,谓能记前生,则似乎未必。亲串中有姑嫂相恶者,嫂与诸小姑皆睦,惟此小姑则如仇;小姑与诸嫂皆睦,惟此嫂则如仇,是岂能记前生乎?盖怨毒之念,根于性识,一朝相遇,如相反之药,虽枯根朽草,本自无知,其气味自能激斗耳。因果牵缠,无施不报,三生一瞬,可快意于睚眦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