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6节 郑苏仙

       北村的郑苏仙,一天在梦中梦见自己到了冥府,看见阎罗王正在审讯被囚的鬼魂。
 
       这时,邻村一位老太太来到阎罗殿前,阎罗王一见,马上改变了原来严厉的面孔,和颜悦色地拱手施礼,端茶递水,并吩咐狱官赶紧将她送往转世投生为善人的家里去。
 
       郑苏仙悄悄地问狱官:“这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她有什么功德让阎罗王如此敬重?”
 
       狱官说:“这位老太太,一生中从未有过损人利已之心。利己之心,连那些贤明的人都难免会有。然而人一旦有了利己之心,就必定会做出损人的事情,于是种种巧诈手段便因此而萌生,从而造下种种冤业,犯下种种罪过,甚至遗臭万年,流毒四海,这都是利己之心造成的祸害。这位老太太却能克制自己的私心,在她面前,连那些读书明理的先生们,都会面有愧色,阎罗王对她敬重有加,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郑苏仙平日颇有心计,听了狱官这番话,激灵一下醒悟过来。
 
       郑苏仙又说,在这位老太太未到之前,有一位身着官服的人昂头挺胸地跨进大殿,自称他无论在哪里做官,都只饮别人一杯水,今天面对鬼神,自觉心中无愧。阎罗王冷笑着说:“朝廷设置官员是为了治理百姓,即使级别最低的驿丞、闸官,都有兴利除弊的事情要做。如果不贪钱财就算好官,那么弄个木偶放到大堂上,它连水都不喝,不是比阁下你强多了吗?”
 
       这位官员又辩解说:“我虽说没有功劳,但也没有什么过错。”
 
       阎罗王说:“阁下一生处处想的都是保全自己,某案某案为了躲避嫌疑你一言不发,这不是有负百姓吗?某事某事你怕麻烦,竟不管不问,这不是有负国家吗?三年届满,考核政绩的时候,你怎么向朝廷交代?没有功劳,就是罪过呀!”
 
       官员不安起来,锋芒顿时大减,态度也恭顺了许多。
 
       阎罗王慢吞吞地笑着说“我只是看不惯你这种盛气凌人的样子。平心而论、只要是三、四等的好官,来生还可以继续当官。”于是,立即命属下将这位官员送到掌管轮回的阎王那里去。
 
       从这两件事来看,可知鬼神对于人心深处的细微隐私都能窥破。即使贤明的人,如果有一丁点私心杂念,也免不了受到责备。“独居一室,不忘自省”,这话确实是有道理的啊!
 
      【原文】:
 
       北村郑苏仙,一日梦至冥府,见闫罗王方录囚。有邻村一媪至殿前,王改容拱手,赐以杯茗,命冥吏速送生善处。郑私叩冥吏曰:此农家老妇,有何功德?冥吏曰:是媪一生无利己损人心。夫利己之心,虽贤士大夫或不免,然利己者必损人,种种机械因是而生,种种冤愆因是而造,甚至贻臭万年,流毒四诲,皆此一念为害也。此一村妇而能自制其私心,读书讲学之儒对之多愧色矣。何怪王之加礼乎?郑素有心计,闻之惕然而寤。郑又言此媪未至以前,有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称所至但饮一杯水,今无愧鬼神。王哂曰:设官以治民,下至驿丞闸官,皆有利弊之当理,但不要钱即为好官,植木偶于堂,并水不饮,不更胜公乎?官又辩曰:某虽无功亦无罪。王曰:公一身处处求自全,某狱某狱避嫌疑而不言,非负民乎?某事某事畏烦重而不举,非负国乎?三载考绩之谓何,无功即有罪矣。官大踧踖,锋棱顿减。王徐顾笑曰:怪公盛气耳,平心而论,要是三四等好官,来生尚不失冠带。促命即送转轮王。观此二事,知人心微暧,鬼神皆得而窥。虽贤者一念之私,亦不免于责备。相在尔室,其信然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