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9 章 卷八 如是我闻(二)
第3节 医德沦丧家破人亡
先父的姨母,即肃宁的王太夫人曾经讲过这样一件事:她说家乡有个寡妇,由于有几分姿色,做媒的人经常登门,但她表示不再改嫁。她同婆婆抚养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不料儿子出了天花,病情危急,就去请医生来治疗。这个医生却乘人之危,丧心病狂地对她的婆婆说:“这孩子的病我保证能治好,但有个条件,除非她陪我睡个晚上,不然我是不肯治的。”寡妇和婆婆气愤地责骂这个医生。不久,这个孩子病情更加危险了,寡妇和婆婆急得要死,最终只得哭着屈从了那个医生。想不到由于医治太晚,孩子最后还是没有救活,寡妇看着儿子的尸体,想着自己被医生凌辱,怨愤交加,自缢而死。
 
人们都以为她是痛失孩子才上吊的,婆婆也对此事深藏未露。不久那个医生突然患暴病而死,其子也相继夭亡。接着他的住房着了一把大火,烧得财产殆尽。他的妻子也流落到妓院,偶然才把此事传了出去。
 
【原文】:
 
肃宁王太夫人,姚安公姨母也,言其乡有嫠妇,与老姑抚孤子,七八岁矣。妇故有色,媒妁屡至,不肯嫁,会子患痘甚危,延某医诊视,某医与邻媪密语曰:是证吾能治,然非妇荐枕,决不往。妇与姑皆怒谇,既而病将殆,妇姑皆牵于溺爱,私议者彻夜,竟饮泣曲从。不意施治已迟,迄不能救。妇悔恨投缳殒,人但以为痛子之故,不疑有他。姑亦深讳其事,不敢显言。俄而医死,俄而其子亦死,室弗戒于火,不遗寸缕,其妇流落入青楼,乃偶以告所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