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9 章 卷八 如是我闻(二)
第1节 刀笔诬陷自身遭报
我在福建任督学时,有个人因唆使别人诬告,就被发配到边疆。在此案败露之前,就听说正当他写讼词给别人罗织罪名时,手中的笔“砰”一声从中间爆裂开来,似刀劈开一样,但他仍不在意。另外,我听文安人王岳芳说,在他家乡有个正在起草诬陷好人的诉状时,只见字忽然变红,细看才发现那是从笔端流出来的血,他才察觉内中的蹊跷。决心以后不再以此为业,后来也未发生什么事。我还亲见有一个善写诉讼状的人,曾诬陷某人勾引匿藏别人的妻子,致使那人几乎因此而破产,此案尚未了结,那个善写诉讼状者的妻子,却真的被人拐骗逃走,因不明拐主,而告状无门。
 
【原文】:
 
古书字以竹简,误则以刀削改之,故曰刀笔。黄山谷名其尺牍曰刀笔,已非本义,今写讼牒者称刀笔,则谓笔如刀耳,又一义矣。余督学闽中时,一生以导人诬告戍边。闻其将败前,方为人构词,手中笔爆然一声,中裂如劈,恬不知警,卒及祸。又文安王岳芳言,其乡有构陷善类者,方具草,讶字皆赤色,视之乃血自毫端出,投笔而起,遂辍是业,竟得令终。余亦见一善讼者,为人画策,诬富民诱藏其妻,富民几破家,案尚未结,而善讼者之妻竟为人所诱逃。不得主名,竟无所用其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