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19节 献县的两件奇事
按道理必定没有的,事实有时竟产生了,但探究下去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只是执着情理的人过于泥古罢了。
 
献县最近有两件事:一件是韩守立的妻子俞氏,侍奉祖姑尽孝。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祖姑失明,俞氏千方百计的为她医治、祈祷,都无效果。有个奸人欺骗她,说割自己的肉点灯,祈神保佑,就可以速愈。俞氏不知他在欺骗她,竟真的割肉燃灯。过了十多天,祖姑竟然复明。受欺骗是愚蠢的,然而惟因愚蠢所以真诚,因真诚鬼神才被感动。这是没有道理的事,却又最有道理。一件事是乞丐王希圣,双足蜷曲不能伸直,以股代替脚,以肘撑地而行。一天,他在路上拾得别人丢失的二百两银子,便把钱袋藏于草中,坐等丢钱的人。一会儿,商家主人张标飞仓皇地找来,叩问王希圣。王希圣听他说的钱数符合,便把钱还给了他。张标飞要把银子分给他一半,王希圣不收。张标飞请他到家中要养他老,王希圣说:“我身体残废,是上天的惩罚。违背天意吃闲饭,将要有大祸。”说完断然离去。后来他困倦躺卧在裴圣公祠下,忽然有一醉酒之人拽他的脚,痛不可忍。醉人离开后,他的腿已能伸直,从此就能行走了。王希圣到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死去。张标飞过去是我先祖的门客,我还见过他,他自述此事很详细。王希圣做善事应受好报,却安身知命,不受人报,所以神灵代为报答他。这不是看似无理却又颇有道理吗?
 
前辈戈芥舟曾在县志中记载了这两件事,讲学家们责备他记载怪事。我认为戈芥舟修的县志,惟有这两条记载,是他不肯割爱的。全书的体例是严谨的,具有史学家的笔法。书中记载这两件事,正可见出匹夫匹妇的行为足以感动神明。可用来激发善心,砥砺薄情的世俗之风,不像小说家的胡编乱造。汉代建安年间,河间太守刘照的妻子赠太守锁的故事,已载《求异传》;晋武帝时,河间女子开棺复活的事,载于《搜神记》,都是献县的故事,不是也没删除这些文字吗!
 
 
【原文】:
 
理所必无者,事或竟有。然究亦理之所有也。执理者自泥古耳。献县近岁有二事:一为韩守立妻俞氏,事祖姑至孝,乾隆庚辰,祖姑失明,百计医祷,皆无验。有黠者绐以癈肉燃灯,祈神佑,则可速愈,妇不知其绐也,竟癈肉燃之,越十余日,祖姑目竟复明。夫受绐亦愚矣,然惟愚故诚,惟诚故鬼神为之格,此无理而有至理也;一为丐者王希圣,足双挛,以股代足,以肘撑之行。一日于路得遗金二百,移盞匿草间,坐守以待觅者。俄商家主人张际飞,仓皇寻至,叩之语相符,举以还之,际飞请分取,不受。延至家,议养赡终其身,希圣曰:吾形残废,天所罚也,违天坐食,将必有大咎。毅然竟去。后困卧斐圣公祠下--斐圣公不知何时人,志乘亦不能详,士人云祈雨时有验。忽有醉人曳其足,痛不可忍,醉人去后,足已伸矣,由是遂能行,至乾隆己卯乃卒。际飞故先祖门客,余犹及见,自述此事甚详。盖希圣为善宜受报,而以命自安,不受人报,故神代报也。非似无理而亦有至理乎?戈芥舟前辈尝载此二事于县志。讲学家颇病其语怪,余谓芥舟此志,惟乩仙联句及王生殇子二条,偶不割爱耳。全书皆体例谨严,具有史法,其载此二事,正以见匹夫匹妇,足感神明,用以激发善心,砥砺薄俗,非以小说家言滥登舆记也。汉建安中,河间太守刘照妻,葳蕤锁事,载录异传;晋武帝时,河间女子剖棺再活事,载搜神记。皆献邑故实,何尝不删盠其文哉。
 
(题目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