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18节 官员随从的恶报
州县长官的亲近随从,姓名、籍贯、都没有一定,大约是防范他们奸赃之事败露,让人不能寻踪追捕的缘故吧。
 
先父姚安公曾看见房师陈石窗这位随从,自称是山东朱文人,后来在高淳县令梁润堂家再见到此人时,却又自称是河南李定。梁先生非常信任他。临动身时,这人忽得怪病,所以梁公将他托付给姚安公,约定他病好后再去找梁公。他从两脚趾处烂起,一寸寸地往上,烂到胸隔之间,烂透而死。
 
死后验其行装,有一小册子写满绳头小楷,记录他共跟随过十七位官员。每位官员的隐私都分条记载,并详细记录了某时、某地及某人共赌,还与往来书信、断案的文件等,无一不录。他的同行有知道内情的人说,他曾经挟制过许多官员。他的妻子也是某官的侍婢,他拐了这个侍婢私奔,留下一便条于桌上,这官员竟然不敢去追。
 
今天得此病,莫非上天的旨意?霍丈易说,这类人做长随,原是为营私舞弊而来。譬如人们养鹰,决不能怪它吃粮食,关键在于主人要善于驾驭它。假如因它敏捷而作为耳目心腹老重用他,就难免不受到他倒打一把的,这类人不足以责备,我责备那十七位官员。姚安公说:“这番话还没说到根本上。假使那十七位官员绝没有隐私事可记录,即便此人天天记录,又能怎样呢?”
 
编者注:这人罪过不轻,死前竟如此痛苦!其实这一切皆因私心而起,在此因果报应显得丝毫不爽。古话说:“千里路上当官都是为了吃穿。”所以,许多人把名利看得很重,在巧取豪夺钱财方面,官有官的做法,民有民的办法,官员位高权重,获利简单容易,一点歪点子就够百姓吃穿一辈子的了。百姓中想不劳而获者,显得就刁钻可恶些,但跟这些官员们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只有上下一心,重德行善,体恤百姓的痛苦,这样国家才能繁荣昌盛,官员才能做得长久。
 
【原文】:
 
州县官长随,姓名籍贯皆无一定,盖预防奸赃败露,使无可踪迹追捕也。姚安公尝见房师石窗陈公一长随,自称山东朱文,后再见于高淳令梁公润堂家,则自称河南李定。梁公颇倚任之,临启程时,此人忽得异疾,乃托姚安公暂留于家,约痊时续往。其疾自两足趾,寸寸溃腐,以渐而上至胸膈,穿漏而死。死后检其囊,箧有小册,作蝇头字,记所阅凡十七官,每官皆疏其阴事。详载某时某地某人与闻某人旁睹,以及往来书札,谳断案牍,无一不备录。其同类有知之者曰:是尝挟制数官矣,其妻亦某官之侍婢,盗之窃逃,留一函于几上,官竟不敢追也。今得是疾,岂非天道哉。霍文易曰:此辈依人门户,本为舞弊而来,譬彼养鹰,断不能责以食谷,在主人善驾驭耳。如善其便捷,任以耳目心腹,未有不倒持干戈,授人以柄者,此人不足责,吾责彼十七官也。姚安公曰:此言犹未揣其本。使十七官者,绝无阴事之可书,虽此人日日盞笔,亦何能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