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17节 得恶报的县令
        莆田人林霈说,福建有一县令,罢官后寓居馆舍。一夜有盗贼破门而入,一老佣人惊呼,被砍中脑袋倒在地上,仆人不敢露面。巡逻的士兵平素不喜欢县令的为人,这时也袖手旁观,盗贼于是肆意搜索掠夺。
 
县令的幼子十四、五岁,用缎子被蒙头躺着,盗贼拉开被子,看见它娇丽如美女,便嬉笑抚摸,好象要做无礼之事。被砍伤的老妈子突然跃起,夺过盗贼的刀,背起这孩子夺门而去。追赶的人都被她砍伤,于是只好捆上抢劫的财物离开了。县令奇怪,老妈子年已六旬,平时没听说她擅长技击,为什么这样勇猛?便急忙去查问。见老妈子站立着大声说:“我是某城某甲。曾蒙您再生之恩,死后在土神祠当差。听说您被掠夺,特来查看。这些财物是您断案勒索得的,冥官判定让盗贼拿走,我不敢相救。至于侵犯您的公子,则盗贼之罪应当诸杀,所以附形于这个老妈子与他相斗。您努力行善事吧,我离去了。”
 
于是老妈子又昏昏然像醉酒似地卧倒了,救醒后问他,她瞢然记不起所发生的事。原来以前这位县令碰到穷人之间打官司时,断案也很公道,因此得到善报。
 
【原文】:
 
莆田林生霈言,闽中一县令,罢官居馆舍,夜有盗破扉而入,一媪惊呼,刃中脑仆地,僮仆莫能出,有逻者素弗善所为,亦坐视,盗遂肆意搜掠。其幼子年十四五,以锦衾蒙首卧,盗掣取衾,见姣丽如好女,嘻笑抚摩,似欲为无礼,中刃媪突然跃起,夺取盗刀,径负是子夺门去,追者皆被伤,乃仅捆载所劫去。县令怪媪已六旬,素不闻其能技击,何勇鸷乃尔。急往寻视,则媪挺立大言曰:我某都某甲也,曾蒙公再生恩,殁后执役土神祠,闻公被劫,特来视。宦赀是公刑求所得,冥官判饱盗橐,我不敢救。至侵及公子,则盗罪当诛,故附此媪与之战,公努力为善,我去矣。遂昏昏如醉卧,救苏问之,懵然不忆。盖此令遇贫人与贫人讼,剖断亦甚公明,故卒食其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