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13节 候补官员

琴师钱某说,有位候补官员居住在会馆,在馆后墙缺口处看见一少妇颇有几分姿色,衣着破旧但修饰得很干净,心里很爱慕她。会馆主人的老母年纪五十多了,原是大家婢女,进退应答都还有些规矩。每每替儿子应酬。候补官料她有干才,以钱贿赂她,请她策划与那少妇约会。

 

老妇说:我从没见过这女子,好象是新来的,姑且试试,请官人别抱太大希望。过了十多天,她才告知,已说好了。少妇本是良家女,因家贫寒,忍耻干这事。她怕人知道,等夜深月黑才可来。千万记住莫点灯,千万记住莫说笑,千万记住莫让仆人和同馆人听到声音,钟声响了就让她走。每夜给二两银子就可以了。候补官员按她说的办,这么往来一个多月。

 

一夜,邻居不小心引起火灾,候补官员惊慌起床,仆人都跑进来抢救行囊书筐,一仆人急忙拉开窗帷,拽主人的被褥,听见一声响,一赤身妇人掉落床下。原来是馆主的老母,大家无不笑弯了腰。京师里的媒婆最奸诈狡,遇有候补官人纳妾,多以美女引见,而到时候就暗中调换丑女。有的发觉后去打官司,有的蒙头入门,背着灯光、挡着扇子,等完事后才让你看见真相,只好委曲求全。这老妇人习惯于这种风格,却以身自代。事后访问四邻,墙缺口处并没有什么少妇。有人说这是狐仙。裘文达先生说:这是老妇人招来的妓女,故意用来迷惑侯补官员的。

 

编者注:一个好色之徒,一个爱钱之妇,世间的美好被这“名利情”三字所累,这场火也许为此而起,光亮处丑态尽现。贪欲、丑恶是最见不得光明的,也是最不容易被人所识别的,骗子行恶真可谓费尽心机,但总逃不脱天理对他的惩戒。

 

【原文】:

 

琴工钱生,以鼓琴客裘文达公,滑稽善谐戏,因面有瘢风,皆呼曰钱花脸。来往数年,竟不能举其里居名字也。言一选人,居会馆,于馆后墙缺,见一妇甚有姿色,衣裳故敝,而修饰甚整洁,意颇悦之。馆人有母年五十余,故大家婢女,进退语言,均尚有矩度,每代其子应门,料其有干才,赂以金,祈谋一晤。对曰:向未见此,似是新来,姑试侦探,作万一想耳。越十数日,始报曰:已得之矣,渠本良家,以贫故,忍耻出此。然畏人知,俟夜深月黑乃可来,切勿秉烛,勿言勿笑,勿使童仆及同馆闻声息,闻钟声即勿留,每夕赠以二金足矣。选人如所约已。往来月余,一夜,邻弗戒于火,选人惶遽起,僮仆皆入室救囊箧,一人急搴帐曳茵褥,訇然有声,一裸妇堕榻下,乃馆人母也。莫不绝倒。盖京师媒妁最奸黠,遇选人纳媒,多以好女引视,面临期阴易以下材,觉而涉讼者有之;幕首入门,背灯障扇,俟定情后始觉,委曲迁就者亦有之。此媪狃于乡风,竟以身代也。然事后访问四邻,墙缺外实无此妇,或曰魅也。裘文达公曰:是此媪引致一妓,炫诱选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