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10节 心镜

于道光说,有位读书人夜里经过岳庙,朱门禁闭,却有人从庙中出来。他知道这是神灵,顶礼膜拜,日称上圣。那人伸出手扶起他说:“我不是高贵神灵,是右边司镜的小吏,送文簿来到这里。读书人问司镜是何镜是业镜吗?司镜吏说:“差不多,但又是另一种。业镜所照的是人们做事的善恶,至于心中的细微的感触,感情的真伪万端,生生灭灭没有定规,身藏不露,幽深秘密无迹可寻,往往外表像麒麟、凤凰一般,内心却像鬼,这些都稳藏心底,业镜是不能照出来的。南北宋之后,这种伪装之术渐渐精熟。掩饰弥缝,有人竟然一生没失败过。所以上天诸神和议,将业镜移到左台,照真小人;增设心镜于右台,照伪君子。两镜圆光左右对映。”人们的内心就动然明晰:有不顺从的,有偏破不正的,有黑如漆的,有弯曲如钩的;有的肮脏如大粪,有的浑浊如泥,有的内心险恶千遮万掩,有的多方结构百般钻营,有的像荆棘像刀剑,有的像蜂蝎虎狼;有的呈现出冠盖的影象,有的呈现出金银宝器的气象,甚至有的隐隐显现出秘戏图上的影像。但是回顾他们的外形,则都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其中圆润精莹如明珠,清澈激越如水晶的千百中只有一二人而已。这些情况,我站在心镜旁边,都记录下来。三个月去一次岳帝处,让他判定罪福。大约名位越高的惩罚越严,手段越巧妙的,惩罚越重。《春秋》记载鲁国二百四十年的历史,其中,可憎恶的人物不少,上天却雷轰伯夷的庙,特别体现对展禽的惩罚,是由于他隐匿了什么。你要记住。读书人敬受教诲,回家后请道光写了一匾,把自己的居室名之为“观心”。

 

【原文】:

 

于道光言,有士人夜过岳庙,朱扉严闭,而有人自庙中出,知是神灵,膜拜呼上圣。其人引手掖之曰:我非贵神,右台司镜之吏,赍文簿到此也。问司镜何义,其业镜也耶?曰:近之,而又一事也。业镜所照,行事之善恶耳。至方寸微暧,情伪万端,起灭无恒,包藏不测,幽深邃密,无迹可窥,往往外貌麟鸾,中蹈鬼域。隐匿未形,业镜不能照也。南北宋后,此术滋工,涂饰弥缝。或终身不败。故诸天合议,移业镜于左台,照真小人;增心镜于右台,照伪君子。圆光对映,灵府洞然。有拗捩者,有偏倚者,有黑如漆者,有曲如钩者,有拉杂如粪墙者,有混浊如泥滓者,有城府险阻千重万掩者,有脉络屈盘左穿右贯者,有如荆棘者,有如刀剑者,有如蜂虿者,有如虎狼者,有现冠盖影者,有现金银气者,甚有隐隐跃跃现秘戏图者。而回顾其形,则皆岸然道貌也。其圆莹如明珠,清激如水晶者,千百之一二耳。如是者,吾立镜侧,籍而记之,三月一达于岳帝,定罪福焉。大抵名愈高,则责愈严;术愈巧,则罚愈重。春秋二百四十年,瘅恶不一,惟震伯夷之庙,天特示谴于展氏,隐匿故也。子其识之。士人拜授教,归而乞道光书额,名其室曰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