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8节 教子

故城人贾汉恒说,张二酉、张三辰是亲兄弟。张二酉死了,张三辰抚养侄儿和同亲生儿子,帮助治理田产,参谋婚事,都尽心尽力。侄子患病严重,他请医抓药,几乎废寝忘食。侄子死去后,三辰常常精神恍惚,若有所失。大家都称赞他的友爱之情。

 

几年后,三辰病危,昏迷中自言自语道:“咄咄怪事,刚才我到冥府,二哥控告我说杀了他儿子,断了他的后,难道不是冤枉我吗?从此他常常喃喃自语,听不清讲些什么。一天,他稍微清醒了,说:“是我的错啊!二哥对阎王爷数落我说,这孩子不是不可教诲。你作为叔父,和父亲相差不多,却只知道养育而不懂教育,放纵他的所作所为,惟恐违背他的意愿,使他纵情于花柳丛中,招致患上病而死,不是你害死他还是谁呢?”我茫茫然无以对答,我后悔也晚了。说着反手捶着自己死了。

 

张三辰的所作所为,在不良的世风中也算难能可贵了,却得了杀侄的罪名。这也属于《春秋》责备贤者之义,但不能认为张二酉苛刻。平定人执信,是我于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取中的举人。他请我为他继母写一篇墓志铭。他说继母生有一弟,叫执蒲;蔗出一弟叫执壁。平时吃饭穿衣,三兄弟没有什么区别。遇到犯有过错,责骂捶打也没有区别。真贤良啊,这几句话就概括了。

 

编者注: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害怕孩子吃亏,又害怕不学好,孰不知越是这样孩子吃得亏越大。放纵中长大的孩子就学会了放纵,孩子会因为放纵而招祸,这却是父母不想见到的。正所谓“惯子如杀子。”任何一件事都有它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父母对孩子严格,孩子当时会有情绪,孩子却学会了做人;父母放纵孩子,当时很顺心,以后却操不尽的心。

 

【原文】:

 

故城贾汉恒言,张二酉,张三辰兄弟也。二酉先卒,三辰抚侄如己出,理田产,谋婚娶,皆殚竭心力。侄病瘵,经营医药,殆废寝食。侄殁后,恒忽忽如有失。人皆称其友爱。越数岁病革,昏瞀中自语曰:咄咄怪事。顷到冥司,二兄诉我杀其子,斩其祀,岂不冤哉。自是口中时喃喃,不甚可辨。一日稍苏曰:吾之过矣,兄对阎罗数我曰:此子非不可诲者,汝为叔父,去父一间耳,乃知养而不知教,纵所欲为。恐拂其意,使恣情花柳,得恶疾以终,非尔杀之而谁乎?吾茫然无以应也。吾悔晚矣,反手自椎而殁。三辰所为,亦末俗之所难,坐以杀侄,春秋责备贤者耳。然要不得谓二酉苛也。平定王执信,余己卯所取士也。乞余志其继母墓,称母生一弟,曰执蒲,庶出一弟曰执璧,平时饮食衣物,三子无所异。遇有过,责骂捶楚,亦三子无所异也。贤哉,数语尽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