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8 章 卷七 如是我闻(一)
第6节 捐钱要做官的幕僚

南皮县有个叫另局宏的人,在州县做幕僚二十年,为人起草文书、包揽诉讼,年年都有许多进项,积下很多钱财,于是按旧例捐了个官。他自认为是驾轻就熟。等到一上任,却昏昏然像个木鸡。当诉讼双方争辩激烈时,他却面红语迟,说不出一句话。见到上司更是进退无章,应对失序。一年多之后,就以“才力不及”的理由被人弹劾。

 

卸任之日,他梦见一个蓬头后面的人向他作揖道:“您已罢官,我从此就告辞了。”他豁然惊醒,觉得心境顿开。因贫穷得回不了老家,便又操起旧业,于是又精明果决,判断如流了。梦中所见的人莫非是前生的冤家吗?或者是韩昌黎缉而送的穷鬼?

 

编者注:人的命天注定,你是没办法改动的。从故事中看,人真可怜,一个小鬼就把人耍的团团转了。想起现在有许多人,为了名利奔波受苦,在争名夺利中,积累业债,就像被鬼操控了一样,变的贪婪无边。

 

【原文】:

 

南皮令居公鋐,在州县幕二十年,练习案牍,聘币无虚岁。拥资既厚,乃援例得官,以为驾轻车就熟路也。比莅任,乃愦愦如木鸡,两造争辩,辄面赤语涩,不能出一字。见上官进退应对,无不颠倒。越岁余,遂以才力不及劾。解组之日,梦蓬首垢面人长揖曰:君已罢官,吾从此别矣。霍然惊醒,觉心境顿开。贫无归计,复理旧业,则精明果决,又判断如流矣。所见者其夙冤耶?抑亦昌黎所送之穷鬼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