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3节 贪吏遇鬼

       城隍庙里有个道童,一天夜里从大殿的廊檐下经过,只见两个鬼吏手持帐簿正在核算帐目。其中一个说:“他今年聚敛的钱财比较多,该用什么办法核销呢?”这鬼吏正在低头沉思,另一个说:“一个翠云就足够了,用不着多费周折。”
 
       这座庙里经常遇见鬼,所以道童也习以为常,并不怎么害怕,只是不知翠云是谁,也不知道为谁销帐。
 
       过了些日子,有一位名叫翠云的小妓来到县城,王某十分宠爱,将积蓄的八、九成都花在了翠云身上。后来他又染上了恶疮,四处求医问药,等到病治好了,所有的积蓄也已荡然无存了。
 
       有人估算了一下王某平生所诈取的钱财,有账可算的,大约有三、四万两之多。后来,王某得疯病暴死,竟穷得连口买棺材的钱都没有。
 
       编者评:这时善恶有报的必然结果。王某平日所诈取的钱财,属于不正当收入。自古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王某不这样,他还认为自己这钱来的多容易呀,岂不知善恶到头终有报,结果,王某最终逛妓院找小姐时,花完了钱还不说,自己还得了一身的病,这跟现在的社会现状多么的相似呀!
 
       看了这则故事,你惊醒了吗?
 
      【原文】:
 
       献县吏王某工刀笔,善巧取人财。然每有所积,必有一意外事耗去。有城隍庙道童,夜行廊庑间,有二吏持簿对算,其一曰:渠今岁所蓄较多,当何法以销之?方沉思间,其一曰:一翠云足矣,无烦迂折也。是庙往往遇鬼,道童习见亦不怖。但不知翠云为谁,亦不知为谁销算。俄有小妓翠云至,王某大嬖之,耗所蓄八九,又染恶疮,医药备至,比愈则已荡然矣。人计其平生所取,可屈指数者,约三四万金,后发狂疾暴卒,竟无棺以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