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2 章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第1节 黑烟学究

      爱堂先生说,有位老学究夜间赶路,忽然遇到一位死去的朋友。老学究一向性情刚直,明知是亡友的鬼魂,也不害怕,还问道:“你去哪儿?”鬼回答说:“我做了阴曹地府的小官,现在要到南村勾取一个人的灵魂,正好和你同路。”于是,一人一鬼并肩而行。
 
       走到一间破屋子前,鬼对老学究说:“这是读书人的屋子。”老学究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鬼回答道:“人在白天都为生计奔忙,满脑子私心杂念,以致连本性都淹没了。唯独在晚上入睡时,一切杂念统统熄灭,灵魂才会清澈明净。这时候,一个人所读过的书,字字句句都会吐露出光芒,从全身百窍透射出来,如锦似绣,绚烂缤纷。学识如郑玄、孔颖达,文采如屈原、宋玉、班固、司马迁这样的人,身上放射的光芒可以映照霄汉,与日月争辉;至于学问次一等的人,他的光芒也有几丈高;再次一等的,光芒也有好几尺,依次递减,最差的也有荧荧灯火般的光亮,照映着门窗。这光芒,人是看不见的,只有鬼神才能看得清楚。这间屋子上的光芒有七、八尺之高,所以我知道里面住着一位读书人。”
 
       老学究听了感觉玄之又玄,接着问道:“我读了一辈子书,不知道睡着的时候,发出的光芒有多高?”鬼支吾了许久,说呢怕得罪他,不说呢还不好意思,最后才泱泱说道:“昨天我路过你教书的学堂,你正在睡觉。我看见你胸中有《四书》讲义一部,以供效仿的试卷五、六百篇,以经文为题的文章七、八十篇,经史文句摘抄三、四十篇,字字化作黑烟,笼罩在学堂上空。学生们读书的声音,好像是在浓云密雾中,实在看不见一点光芒,我不敢瞎说,还请你谅解。”老学究听了这话,十分恼怒,厉声叱责这个讨厌的鬼。鬼非但不恼,反而大笑而去。
 
      编者评:人品不怎么的,这样读过的书,写过的字也带有这个人的信息,他们发出的信息也是黑色的,所以,称之为“黑烟学究”一点不为过。
 
       想想我们有许多人为了名利,抄袭别人的论文,挖苦嘲笑别人,以显示自己有本事,更有甚者,书本里、小说中都是一些色情的东西,这样的文章和图片能不黑乎乎的吗?许多人还把这样的东西当成好玩意呢!真是好赖不知。
 
      【原文】:
 
       爱堂先生言:闻有老学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学究素刚直,亦不怖畏,问:“君何往?”曰:“吾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摄,适同路耳。”因并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庐也。”问何以知之。曰:“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唯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朗沏,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缥渺缤纷,烂如锦绣。学如郑、孔,文如屈、宋、班、马者,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次者数丈,次者数尺,以渐而差,极下者亦萤萤如一灯,照映户牖;人不能见,唯鬼神见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学究问:“我读书一生,睡中光芒当几许?”鬼嗫嚅良久曰:“昨过君塾,君方昼寝。见君胸中高头讲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诸生诵读之声,如在浓云密雾中。实未见光芒,不敢妄语。”学究怒斥之。鬼大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