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坚持十多年报仇的盲人
盲人刘君瑞曾经对我说过另一个盲人的故事。
 
说是有一个盲人年纪大约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常年往来于卫河旁的码头上,遇到船舶停靠在码头上他一定会问:“里面有叫殷桐的人吗?”又必然解释说:是夏殷的殷字,梧桐树的桐字啊。
 
    有曾经和他一同睡过觉的人说,他在梦中说的梦话也就是这两个字。要是问他自己的姓名,则十天半个月就一变,不报自己的真实姓名。对于这样一个瞎子大家时间一长就没有什么兴趣再细问下去了。就这样过了十余年,码头上的人和行船的人大都认识他了,有时正当他要询问时,人们就大声对他说:“这船上没有叫殷桐的,去别处找去吧。”
 
    一天,有一艘运粮船停泊在河道上,这个瞎子照例站在岸上询问,有一个人站起来跳上岸,说:“原来是你,殷桐在这里,你能把我怎么样?”这个瞎子如饿虎般地狂吼,扑上去抱住殷桐的脖子,张口咬住他的鼻子,鲜血淋漓洒的满地都是,众人上前拆解,二人却牢牢抱在一起根本分不开,竟然一齐掉入河中,随流飘走。后来在天妃宫前打捞起了他们的尸体。一般淹死的人的尸体不会顺流漂出河流入海口,凡是在河中打捞不到的尸体,到天妃宫前必然浮出(天妃宫,就是妈祖庙,是历代船工、海员、旅客、商人和渔民共同信奉的神祗)。
 
    这二人死的很惨烈,殷桐用拳头把瞎子的左边胁骨全部捶断,但是瞎子始终不放手,紧紧抱住殷桐,十指全部插进他的后背,深入寸余。殷桐的脸颊和颧骨上的肉,几乎都被瞎子全部咬下,人们始终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何冤仇,许多人都怀疑是父母之间积的冤仇所致。
 
    以没有眼睛的瞎子,要找到一个有眼睛的仇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以虚弱的身体去和强横的人搏斗,打不过对手也是人之常情。他的仇恨与伍子胥跟楚平王的仇相比,是更加难以报仇雪恨的。可是他竟然能够十余年坚持信念不放弃,找寻到殷桐,最后竟然杀死了仇人生吃了仇人的肉,这难道不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鬼神也拿他没办法呀。想起那宋高宗偏安江左,歌舞湖山,贪图一时享乐,不思雪二帝之仇,这不是谁势力强谁实力弱的问题能够解释的了啊。
 
【原文】:
 
瞽者刘君瑞言,一瞽者年三十余,恒往来卫河旁,遇泊舟者必问,此有殷桐乎?又必申之曰:夏殷之殷,梧桐之桐也。有与之同宿者,其梦中呓语亦惟此二字,问其姓名,则旬日必一变,亦无深诘之者。如是十余年,人多识之,或逢其欲问,辄呼曰:此无殷桐,别觅可也。一日,粮艘泊河干,瞽者问如初,一人挺身上岸,曰:是尔耶?殷桐在此,尔何能为。瞽者狂吼如皉虎,扑抱其颈,口啮其鼻,血淋漓满地,众拆解,牢不可开,竟共堕河中,随流而没。后得尸于天妃宫前--海口不受尸,凡河中求尸不得,至天妃宫前必浮出。桐捶其左胁骨尽断,终不释手,十指抠桐肩背,深入寸余。两颧两颊,啮肉几尽,迄不知其何仇,疑必父母之冤也。夫以无目之人,侦有目之人,其不得决也。以孱弱之人,搏强横之人,其不敌亦决也。如较伍胥之楚仇,其报更难矣。乃十余年坚意不回,竟卒得而食其肉,岂非精诚之至,天地亦不能违乎?宋高宗之歌舞湖山,究未可以势弱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