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善恶昭彰连环报

       在纪晓岚八、九岁的时候,他住在堂舅安实斋家中,听苏东皋老人讲了这么一则故事。 

说是交河县某县令(相当于现在的县长)贪污公款数千两白银,指派他的家奴代他送回原籍家中。这个家奴谎报途中在黄河翻了船,而偷偷地把银两让他的重台送到自己家里。重台立即又把这些千两白银带上而逃到别的地方上去了。不料行至兖州,重台突然遇到了强盗劫掠,还把重台给杀死了。
 
听了这些话,堂舅安实斋咋舌说:“这件事真可怕呵!这哪里是人干出的事情,分明是鬼使神差呵看来,神不一定非得白昼现形,左手持照妖镜,右手持生死薄,指挥众生,在六道中轮回,才体现出善恶报应来。这个县令完全可以列到阎罗殿的铁榜上。”
 
苏老人不同意堂舅的意见,就对堂舅说:“如果那个县令不贪污,何至于被家丁侵吞了财产?家奴如不私吞这笔财产,何至于被重台窃为已有?重台不窃取他人之财,又怎么会招来被夺财和杀身之祸?看来这一系列的事件仍是人为的,而不是鬼神干的。如果照你的说法,县令该遭报应,所以就派奴仆侵吞其财产;那个奴仆该遭报应,故而派盗匪去杀人越货。鬼神既要报应,却由人去代行其事。这岂不是把事情弄颠倒了吗?”堂舅说:“你这人能言善辩,只是讲的不是正理。不过你的说法倒是可以在茫茫人海中起到劝人向善的作用。”
 
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需知善恶终有报,贪污淫乱鬼神欺!
 
【原文】:
 
余八九岁时,在从舅实斋安公家,闻苏丈东皋言,交河某令蚀官帑数千,使其奴赍还,奴半途以黄河覆舟报,阴遣其重台携归,重台又窃以北上,行至兖州,为盗所劫杀。从舅咋舌曰:可畏哉,此人之所为,而鬼神之所为也。夫鬼神岂必白昼现形,左悬业镜,右持冥籍,指挥众生,轮回六道,而后见善恶之报哉?此足当森罗铁榜矣。苏丈曰:令不窃赀,何至为奴乾没;奴不乾没,何至为重台效尤;重台不效尤,何至为盗屠掠。此仍人之所为,非鬼神之所为也。如公所言是,令当受报,故遣奴窃赀;奴当受报,故遣重台效尤;重台当受报,故遣盗屠掠。鬼神既遣之,报人又从而报之,不已颠乎?从舅曰:此公无碍之辩才,非正理也。然存公之说,亦足于相随波靡之中,劝人以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