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序言

                                              序言

 
  《阅微草堂笔记》是一部名著,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作者纪昀,字晓岚,直隶献县人(今河北献县)。乾隆十九年进士,由编修、翰林院侍读学士累迁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算得上当朝的一品大员了,又是皇帝跟前的红人,所以,他写出来的书一出台便显出这位大学士的风采,一时竟然洛阳纸贵了。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昀晚年赋闲在家的时候,写成的笔记体小说。原为五种,即《滦阳消夏录》六卷,《如是我闻》四卷,《槐西杂志》四卷,《姑妄听之》四卷,《滦阳续录》六卷,自乾隆五十四年(公元1789)至嘉庆三年(公元1798)陆续写成。每一种书写成后,还未最终定稿,即被民间的书坊盗印窃刊,在社会上、百姓中广为流传。纪昀遗憾的表示“非所愿也”,但他无可奈何,无法阻止,因为老百姓喜欢,这就是这本书的价值之所在。可知此书在当时属于畅销书,大受欢迎。
 
嘉庆五年,纪昀的学生盛时彦又将这五种性质相同的书合为一部,又精心校勘,并经纪昀最后审阅,按先后编次,成二十四卷,以《阅微草堂笔记》为名刊刻印行。
 
所谓“阅微草堂”是纪晓岚在北京居住时书斋的名称,有着见微知著的意思。也是的,纪晓岚当过一品大员,曾是皇帝的红人,还曾流放到新疆,体尝过少数民族百姓的苦日子,可以说他的人生酸甜苦辣咸俱全,但他淡泊名利,关心百姓的生活,这样就使《阅微草堂笔记》一书更能反映当时最普通民众的心声了。
 
《阅微草堂笔记》的内容类同《聊斋志异》差不多,是专门讲述鬼怪妖狐故事和善恶报应故事的文言体短篇小说集。
 
不过,在写作方法上,《阅微草堂笔记》与《聊斋志异》有很大差异。纪昀对“小说”的理解,并非是文学性创作,而是保持着先秦两汉以来的传统定义,即认为小说乃对于街谈巷议、道听途说的忠实记录,属于稗史一类的作品。他在《滦阳消夏录》的序中说:“小说稗官,知无关于手著述;街谈巷议,或有益于劝惩。”古代士大夫向来重诗辞文章,对小说的文学价值则认识不足,认为那只是一种轻松的、即兴性质的史笔。以此为标准,纪昀对《聊斋志异》颇有微词。他认为薄松龄在形象塑造、情节安排等方面的艺术构思,尤其是对于故事人物的心理活动和隐微情态的细致描绘,不合情理,明显违背“小说”应真实记录的原则。基于上述观点,《阅微草堂笔记》虽显怪异但却平实真切,接近百姓实际。
 
自远古以来直至纪昀所处的清朝中晚期,人们都秉承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为己任,使得我们传统的文化具有极大的包容力,也使得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历经五千年而不衰,这是其它文明所不能比拟的,而关于神仙、鬼狐、佛道传说,因果报应,成了百姓口耳相传的主要内容。《阅微草堂笔记》就是这样的一部书,现在读来,仍具有极深的文学价值和很高的艺术修养,更能反映中华文化的传统理念。
 
纪昀,一个大清朝的著名学士,百姓的名人,皇帝的红人,这样一个人竟相信鬼神的存在,令今人有点不可理喻。但古代就是这样,正由于这种传统文化理念,使得中华民族绵延五千年之久而辉煌灿烂,维系着中华民族传统的道德观念经久不衰,这是中华民族的根,融入我们血液中,浸入我们的一言一行里,所以,纪昀相信冥冥之中有天道主宰,善恶有报,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他对于从朋友、同僚、亲戚、家人那里听来的故事,以及他自己所经历的神秘事情,采用纪实性笔法进行叙述,于今人看来有点玄幻怪异,但这是百姓原汁原味的文化生活,就是到了科技飞速发展的二十一世纪,百姓口中的许多传言不也是这样吗?当然,对纪昀讲述故事的人们,也是普通大众的一员,这就是他们的生活,这就是他们对周围事物的理解,维系着传统的道德理念的炎黄子孙,几千年来都是这样,与当时科技不发达或者文化的落后,是没有关系的。
 
《阅微草堂笔记》虽是一部谈狐说鬼的志怪小说集,但作者并不是为了谈鬼狐而谈鬼狐,而是通过鬼狐故事来劝善惩恶,宏扬传统文化理念,申张善良美德。可贵的地方还在于纪昀宣扬儒家伦理道德和价值观念时,并不像宋、明的理学家或道学家那样迂执虚伪,而能切合实际,合乎情理,于一事一物中萃取民族文化的精髓。由此可汲取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中一些精华的东西,增加有意义的内蕴。除此之外,作者学识博、阅历广、胸襟高,在书中考据名物、订正讹误、介绍知识,皆信手拈来。涉及许多政治经济、风俗民情、地理文物等方面的知识。
 
本人才疏学浅,也只是从许多网上、书本中学习了这么一些知识后,感觉到本书对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有着很大的好处,才把它整理出来。说到我写的这本《阅微草堂笔记》翻译本,说点实话儿,一是没有充足的时间,二是本人也没有那么半斤八两的水平,三来,我觉得照本直译也没有必要,因为现代人和一百多年前的人完全不一样了,所受教育、生活环境、人的思想观念都变了,你就没办法照直翻译,所以,只好花了一些功夫,写成了这样一部书,希望大家喜欢。
 
全书太长了,我也只是选一些有代表性的把它写出来。以此乐己推之乐人。很可能受过正统文化教育的人是不屑看顾这本书的,这我也能理解,我只是给那些愿意看本书的人,一种消遣,一种回味传统文化的平台,一种启发人善念的方舟而已。唉,聊以悦己,以告慰我那苦命的父母,算我没有白活这么多年。
 
 
                                                                              憨憨山人
                                                                            庚寅年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