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3节 巧事不巧 齐舜庭落网

说是有个挺出名的强盗,叫齐舜庭,他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他一向把邻居张七当作奴仆看待,强迫他卖掉自己的住房用以拓宽齐舜庭家的马厩,并唆使齐舜庭的同伙威吓他:“你如果不赶快滚蛋,马上就有大祸临头。”在万般无奈,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张七携妻带子避难四方。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张七就在供奉神仙的祠堂里默默祷告:“小人不幸,被恶人所逼,全家人现在山穷水尽,已无路可走……”他把一根木杖立在神像面前,看木杖倒向何方就往何方走。过了不一会儿,这根木杖倒向了东北方,于是张七带领全家沿途乞讨来到了天津。他把女儿嫁给了一名盐工,这样,张七一家就帮这名盐工晒盐,借以糊口度日。

 

四年以后,齐舜庭打劫饷银的案件败露了,遭到官军的追捕。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黑夜,他乘机逃脱,想去投奔一个在商船上的同伙,准备偷渡外逃。路上,他又饥又渴,在茫茫的黑夜里,他远远地看见有一盏昏黄的灯光。便走过去敲门,门开后,一个少妇久久地盯着他看,忽然大声喊道:“齐舜庭在这里!”原来她就是张七的女儿。由于悬赏缉拿齐舜庭的公文早已下达到天津,大家都知晓此案,她这一喊,招来众多的盐工,大家一拥而上,而仓皇出逃的齐舜庭未来得及携带武器,就只好束手就擒,最后被官府判了极刑,杀掉了。

 

正如世人所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原文】:

 

齐舜庭,前所记剧盗齐大之族也,最剽悍,能以绳系刀柄,掷伤人于两三丈外。其党号之曰飞刀,其邻曰张七,舜庭故奴视之,强售其住屋广马厩,且使其党恐之曰:不速迁,祸立至矣。张不得已,携妻女仓皇出,莫知所适。乃诣神祠祷曰:小人不幸为剧盗逼,穷迫无路,敬植杖神前,视所向而往。杖仆向东北,乃迤逦行乞至天津,以女嫁灶丁,助之晒盐,粗能自给。三四载后,舜庭劫饷事发,官兵围捕,黑夜乘风雨脱免,念其党有在商舶者,将投之泛海去。昼伏夜行,窃瓜果为粮,幸无觉者。一夕,饥渴交迫,遥望一灯荧然,试叩门一少妇凝视久之,忽呼曰:齐舜庭在此。盖追缉之牒,已急递至天津,立赏格募捕矣。众丁闻声毕集,舜庭手无寸刃,乃弭首就擒。少妇即张七之女也。使不迫逐七至是,则舜庭已变服,人无识者。地距海口仅数里,竟扬帆去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