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1节 自污以救人

农夫陈四,夏夜在草棚里看瓜,远远地看见老柳树下,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怀疑是来偷瓜的人,就假装睡觉,暗中听外面有什么动静。

 

其中一人说:“不知陈四睡了么?”另一人说:“陈四用不了几天,,就来跟咱们一起混了,怕他什么?昨天我去土神祠值班,看过城隍的牒文了。”又一个人说:“你还不知道吧,陈四的寿命延长了。”众人问怎么回事。这人说:“某家丢了两千文钱,婢女被打了几百鞭子也不承认是她偷的。婢女的父亲也很生气,说:‘生了这样的女儿,不如没有。如果真是她偷的,我非勒死她不可。’婢女说:‘我不承认是死,承认也是死了。’呼天抢地地哭。陈四的母亲可怜她,就悄悄地把衣服典当了,换了两千文钱,还给主人说:‘我这老婆子糊涂,一时贪心拿了这钱,心想主人家钱多,一时半会儿发觉不了,没想到连累了这个丫头,心里实在惶愧。这钱还没用,我冒死自首,免得来世结下冤债。我也没脸在你这儿干下去了,你现在就辞了我吧。’婢女因此得救。土地爷对陈母不惜自污而救人的行为大加赞许,便将此事上报给城隍,城隍又上报东岳神。东岳神查看名册,发现陈母命当老年丧子,冻饿而死。因为这项功德,改判陈四把来生的寿命先借到今生,为母亲养老送终。你昨天下班走了,不知道这回事儿。”

 

陈四正为母亲偷钱被辞的事暗暗生气,听到这里才放下心来。后来过了九年,陈母寿终正寝。为母亲办完丧事,陈四也无疾而终了。

 

编者注:在这则故事中,那个不惜让自己的名声受到玷污,而去救婢女的老妇人,与那个凶残的富户人家的主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是有天地之别。一个下层人,她的品德是那么高尚,不愿看到同为苦命的婢女受到主人的鞭打,而且周围的人墙倒众人推,不明就里,误认为是婢女偷拿了主人的两千文钱。为救一个无辜的婢女,老妇人自己不仅当了衣服,还把做贼的脏水泼在自己身上,这真是一个令人称道的好人哪!

 

【原文】:

 

农夫陈四,夏夜在团焦守瓜田,遥见老柳树下,隐隐有数人影,疑盗瓜者,假寐听之。中一人曰:“不知陈四已睡未?”又一人曰:“陈四不过数日,即来从我辈游,何畏之有?昨上直土神祠,见城隍牒矣。”又一人曰:“君不知耶?陈四延寿矣。”众问:“何故?”曰:“某家失钱二千文,其婢鞭数百未承。婢之父亦愤曰:‘生女如是,不如无。倘果盗,吾必缢杀之。’婢曰:‘是不承死,承亦死也。’呼天泣。陈四之母怜之,阴典衣得钱二千,捧还主人曰:‘老妇昏愦,一时见利取此钱,意谓主人积钱多,未必遽算出,不料累此婢,心实惶愧。钱尚未用,谨冒死自首,免结来世冤。老妇亦无颜居此,请从此辞。’婢因得免。土神嘉其不辞自污以救人,达城隍。城隍达东岳,东岳检籍,此妇当老而丧子,冻饿死。以是功德,判陈四借来生之寿于今生,俾养其母。尔昨下直,未知也。”陈四方窃愤母以盗钱见逐,至是乃释然。后九年母死,葬事毕,无疾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