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0节 鬼厌之

乾隆丙子年,有位福建书生赴京会试。年底才赶到京城,仓促间一时找不到住处,就在先农坛北边的破庙里租了一间老屋暂住。

 

过了十多天,夜半时分,有人在窗外叫道:“某先生,先醒醒,我有句话要和你说。我在这间老屋已住了很久,起初以为先生是读书人,几千里外辛辛苦苦赶来京城求功名,所以将此屋让给你住。后来见先生天天外出,以为你刚到京城,免不了要寻亲访友,我也不怪。近日见先生时常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就渐渐起了疑心。刚才听到你与和尚说话,才知道你每天泡在酒楼戏院里,原来你只不过是一个浪荡公子。我整天避居在佛座后面,生活起居都不方便,实在不能继续忍让你这么个浪荡子。你明天不搬出去,砖头瓦块我可都准备好了。”

 

        和尚就住在对面屋里,也听到了这番话,就劝书生赶紧搬到别处。从此以后,和尚就不敢再把这间老屋租给别人住了。有来寻租的,和尚就把这件事说给他听。

 

【原文】:

 

乾隆丙子,有闽士赴公车。岁暮抵京,仓卒不得栖止,乃于先农坛北破寺中僦一老屋。越十余日,夜半,窗外有人语曰:“某先生且醒,吾有一言。吾居此室久,初以公读书人,数千里辛苦求名,是以奉让。后见先生日外出,以新到京师,当寻亲访友,亦不相怪。近见先生多醉归,稍稍疑之。顷闻与僧言,乃日在酒楼观剧,是一浪子耳。吾避居佛座后,起居出入,皆不相适,实不能隐忍让浪子。先生明日不迁居,吾瓦石已备矣。”僧在对屋,亦闻此语,乃劝士他徙。自是不敢租是屋。有来问者,辄举此事以告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