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山西商人

有个住在京城信成客店的山西商人,衣着华丽,仆人、马匹也很讲究,说准备依照惯例花钱捐个官儿做做。

 

        一天,有个穷困的老人来拜访他,仆从不肯通报,老人便在门口守侯,才见到了这位山西商人。商人态度冷淡,递了一杯茶后连句客套话都没有了,老人慢慢流露出求助的意思。商人立刻拉下脸来说:“现在我连捐官的钱都不够,哪里有闲钱给你。”老人愤愤不平,便把商人过去穷困,靠他接济生活了十几年,又资助一百两银子做生意,才逐渐成了富人的经过一一讲给众人听。又说,如今他被罢了官,流落异乡,听说山西商人来了,高兴得像又活了一次一样。老人也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只要能拿到从前资助商人的那些钱,偿还些他所欠的债务,让他带着这把老骨头回归乡里,他也就心满意足了。说完,老人竟抽抽答答地哭了起来,山西商人却像没看见似的。

 

同屋有位江西人,自称姓杨,忽然向山西商人拱手问道:“这老人说的都是实情吗?”山西商人红着脸说:“是有那么回事儿,但遗憾的是我无力回报。”杨某说:“你就要当官了,不愁无处借钱。如果有人肯借给你一百两银子,一年内偿还,不要分毫利息,你肯借来回报老人吗?”山西商人勉强答应说:“十分愿意。”杨某说:“你只写个债券,这一百两银子我来出。”山西商人迫于众人舆论的压力,只好写了。杨某收了债券,打开自己的破箱子,拿出一百两银子交给山西商人。商人很不高兴地将钱交到老人手里。杨某又置办了酒席,留老人同山西商人喝酒。老人十分高兴,山西商人只草草地喝了几杯。老人辞谢而去,杨某几天后也搬到了别处,从此再也没听到他的消息。

 

        后来,山西商人发现箱子里少了一百两银子,而箱子的锁和封条都完好无损,也无法查找。箱子里还少了一件狐皮坎肩,却多了一张两千钱的当票,正好与杨某置办酒席所花的钱数相当。这才知道杨某是个术士,拿他开了个玩笑罢了,同屋的人都暗地里拍手称快。山西商人又惭愧又沮丧,也搬走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原文】:

 

        有山西商居京师信成客寓,衣服仆马皆华丽,云且援例报捐。一日,有贫叟来访,仆辈不为通,自候于门,乃得见。神意索漠,一茶后别无寒温。叟徐露求助意。怫然曰:“此时捐项且不足,岂复有余力及君”叟不平,因对众具道西商昔穷困,待叟举火者十余年;复助百金使商贩,渐为富人。今罢官流落,闻其来,喜若更生。亦无奢望,或得曩所助之数,稍偿负累,归骨乡井足矣。语讫絮泣。西商亦似不闻。忽同舍一江西人,自称姓杨,揖西商而问曰:“此叟所言信否?”西商面赪曰:“是固有之,但力不能报为恨耳。”杨曰:“君且为官,不忧无借处。倘有人肯借君百金,一年内乃偿,不取分毫利,君肯举以报彼否?”西商强应曰:“甚愿。”杨曰:“君但书券,百金在我。”西商迫于公论,不得已书券。杨收券,开敝箧,出百金付西商。西商怏怏持付叟。杨更治具,留叟及西商饮。叟欢甚,西商草草终觞而已。叟谢去,杨数日亦移寓去,从此遂不相闻。后西商检箧中少百金,鐍锁封识皆如故,无可致诘。又失一狐皮半臂,而箧中得质票一纸,题钱二千,约符杨置酒所用之数。乃知杨本术士,姑以戏之。同舍皆窃称快。西商惭沮,亦移去,莫知所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