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 李白传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75节 尾声(2)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之风,李白终老之地成了新兴的马鞍山市的一块金牌。马鞍山市在它所管辖的地区使李白的遗迹大放光彩。不仅采石矶的太白楼焕然一新,青山李白墓也大事修葺,并建成优美的园林了。

  1987年11月,一大批海内外研究李白的专家学者,在采石矶太白楼举行了纪念会后,又来到青山李白墓。他们中既有年长一辈的耆英,又有年轻一辈的新秀。他们中既有中国专家,又有不远万里而来的海外学者。例如美国的艾龙先生、日本的松浦友久先生,就是专门从事李白研究的人。松浦研究李白的专著已有数种,别开生面,颇有发明;艾龙的《李白诗》是已有的多种英译本中最好的一种。几十位专家学者来到这里,来为李白扫墓,以表达他们对伟大诗人的崇敬之情。

  众人肃立墓前,行礼如仪以后,又列成长队,绕墓一周。墓园管理处早已准备了一筐净土,让每个人捧起一把,洒上枝叶扶疏的坟头。众人神情肃穆,若有所思,都沉浸在对李白生平的回忆中。众人疑神静听。似有所闻,都感到李白惊风雨、泣鬼神的诗歌荡在心头。

  突然,一幕“将进酒”在墓前出现了。美国学者艾龙从怀中掏出一瓶酒来,那金黄色的液体,那豪华型的装潢,一望而知是名贵的佳酿。显然是他特地从大洋彼岸带来的,专为他崇敬的李白带来的。大家顿时喜形于色,笑逐颜开,围上前来,来看李白的异代知己和异邦知己请他喝洋酒。只见艾龙又掏出工具刀,还掏出一只杯子(这只杯子比起李白当年所用的“金尊”、“玉碗”、“力士铛”恐怕小不了多少)。“准备得真周到啊!”大家不约而同发出赞叹。于是,这位“碧玉炯炯双目瞳,黄金拳拳两鬓红”的海外来客①,从容地开了酒瓶,满满地斟了一杯,双手举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洒向坟头。如是三献。三献以后,瓶中的酒就所剩不多了。艾龙又倒了一杯让他周围的人各饮一口,自己则将瓶中余沥一饮而尽。墓园的空气更加活跃起来。有人在问:“太白先生,这酒比您当年最欣赏的兰陵美酒味道如何?”又有人在问:“这三杯可抵得长安街头的三百杯?”还有人在问:“这一下该消了您胸中的万古愁吧?”……好像李白已从千年沉睡中醒来,来到他们中间,大开心颜,甚至仰天大笑道:“谁说我是绝嗣之家?我的后人遍天下!”②这一幕异代同时的“将进酒”之后,众人兴犹未已,或去堂上走龙蛇之笔,或来园中赋七步之章。于是,阵阵笑语,声声吟哦,山上风来,江中波涌,以及宇宙万籁,都应和着伟大诗人豪迈的预言:

  余风激兮万世!

  余风激兮万世!

  余风激兮万世!

  ……

  ①1980年4月,作者初访青山李白墓,承蒙当涂县委宣传部长兼文教局长吴家恒同志陪同,并在青山大队召开座谈会,会间,大队干部谷经潮等人发言中谈及此事。

  ①“碧玉炯炯”二句,出李诗《上云乐》,写当时所见西方人面貌。

  ②“绝嗣之家”,语出范传正《李白新墓碑序》,意思是说,李白没有后人。绝嗣之家也就无人祭扫祖茔。

该文章转自[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http://www.oldq.com.cn/xuanxiu/ShowArticle.asp?ArticleID=98271&Page=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