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审雷

雍正十年六月的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雷雨,献县城西有一个村民被雷殛死。县令明晟前去查看现场,命人用棺材收敛了尸体。

 

过了半个多月,明晟忽然把一个人拘捕起来讯问说:“你买火药干什么?”这人说:“打鸟。”明晟追问:“用火铳打鸟,火药少不过几钱,多则一两左右,就足够一天用的了。你买了二、三十斤干什么用?”这人说:“准备用许多天。”明晟又追问道:“你买药不到一个月,按用量算也不过一、二斤,其余的都放在那里?”这人无法回答了。明晟就对这人用刑审讯,果然得到了通奸杀人的供词,于是依法将这对男女处死。

 

         有人问:“怎么知道凶手是这个人?”明晟说:“没有几十斤火药,就不能伪造成雷的效果。合成火药必须用硫磺。现在正是盛夏,不是年末放爆竹的时候,买硫磺的人没有几个。我暗地里派人到市场上查访,看谁买的最多,都反映是某个匠人,又暗中观察匠人把药卖给了谁,都说是某人,这样才查出了这个人。”又问:“怎么知道雷殛是假的?”明晟说:“雷击人,是自上而下,不会把地炸裂。雷要毁坏房屋,也是自上而下。本案雷击的情形是苫草和屋梁都飞了起来,土炕的一面也揭掉了,可知火是从下面起来的。再说,案发现场离城仅五、六里,雷电也没什么不同。这天夜里雷电虽然厉害,但都盘绕在云层中,没有下击的情况,因此知道其中有假。那时死者的妻子已先回了娘家,难以讯问。所以先找出凶手,而后才能审讯那个女人。”这个县令真可谓明察秋毫啊!

 

【原文】:

 

雍正壬子六月,夜大雷雨,献县城西有村民为雷击。县令明公晟往验,饬棺敛矣。越半月余,忽拘一人讯之曰:“尔买火药何为?”曰:“以取鸟。”诘曰:“以铳击雀,少不过数钱,多至两许,足一日用矣。尔买二三十斤何也?”曰:“备多日之用。”又诘曰:“尔买药未满一月,计所用不过一二斤,其余今贮何处?”其人词穷。刑鞫之,果得因奸谋杀状,与妇并伏法。或问:“何以知为此人?”曰:“火药非数十斤不能伪为雷,合药必以硫磺。今方盛夏,非年节放爆竹时,买硫磺者可数。吾阴使人至市,察买硫磺者谁多。皆曰某匠。又阴察某匠卖药于何人。皆曰某人。是以知之。”又问:“何以知雷为伪作?”曰:“雷击人,自上而下,不裂地。其或毁屋,亦自上而下。今苫草屋梁皆飞起,土炕之面亦揭去,知火从下起矣。又此地去城五六里,雷电相同。是夜雷电虽迅烈,然皆盘绕云中,无下击之状。是以知之。尔时其妇先归宁,难以研问。故必先得是人,而后妇可鞫。”此令可谓明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