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16节 船夫

先太夫人说,沧州有位姓田的轿夫,母亲得了臌胀病,眼看就要不行了。他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治这病的奇药。景和镇离他家一百多里,一大早他就狂奔而去,傍晚狂奔而回,累得只剩下一口气了。当他来到河边之时,这天晚上卫河突然涨水,船家都不敢渡河。田某仰天大哭,声泪俱下,面对滔天的河水,无法过河。众人虽然非常同情他,但也无可奈何。

 

忽然一个船夫解开缆绳招呼田某说:“如果老天睁眼,你就不会淹死。来!来!我渡你过去。”他奋力摇橹,穿行在滔滔白浪之间,转眼之间就到了东岸,在场的人都合掌念佛。都认为这名船夫和孝子有神佛保佑,才不致于淹死。

 

         先父姚安公说:“这个船夫信道的虔诚态度,超过了儒者。”

 

【原文】:

 

先太夫人言:沧州有轿夫田某,母患臌将殆。闻景和镇一医有奇药,相距百余里。昧爽狂奔去,薄暮已狂奔归,气息仅属。然是夕卫河暴涨,舟不敢渡。乃仰天大号,泪随声下。众虽哀之,而无如何。忽一舟子解缆呼曰:“苟有神理,此人不溺。来来,吾渡尔。”奋然鼓楫,横冲白浪而行。一弹指顷,已抵东岸。观者皆合掌诵佛号。先姚安公曰:“此舟子信道之笃,过于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