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12节 无话可说

    贡生张晴岚说:一座寺庙的藏经阁上住着狐仙,和尚们都住在藏经阁下。  

一天,天气酷热,有个云游四方的和尚嫌楼下太嘈杂,就一个人搬到楼上。和尚们忽然听到狐仙在房梁上说:“大伙儿都各自回房休息吧,我的家眷不少,要搬到楼下去住。”

   

楼下的和尚问:“你在楼上住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突然又想搬到楼下呢?”狐仙说:“不是有和尚搬上来了吗?”和尚问:“你还回避和尚?”狐仙说:“和尚是佛门弟子,我敢不回避吗!”和尚反问道:“难道我们这些人不是和尚吗?”狐仙默不作声。和尚一再追问。狐仙半天才说:“你们这些人自以为是和尚,做的事却不按照佛经上所说的去做,阴奉阳违,道貌岸然的,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堂兄懋园听到这件事,说:“这个狐狸也太较真了。不过,这事儿也可以让三教中的人深思啊!”

 

【原文】:

 

张明经晴岚言:一寺藏经阁上有狐居,诸僧多栖止阁下。一日,天酷暑,有打包僧厌其嚣杂,径移坐具往阁上。诸僧忽闻梁上狐语曰:“大众且各归房,我眷属不少,将移住阁下。”僧问:“久居阁上,何忽又欲据此?”曰:“和尚在彼。”问:“汝避和尚耶?”曰:“和尚佛子,安敢不避?”又问:“我辈非和尚耶?”狐不答。固问之,曰:“汝辈自以为和尚,我复何言!”从兄懋园闻之曰:“此狐黑白太明,然亦可使三教中人,各发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