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11节 塞外雪莲

塞外有雪莲,生长在高山的积雪之中,形状像现在的洋菊一样,只不过起了一个“莲”的名字。

 

雪莲总是成对生长,雄株略大,雌株稍小。但是它们并不生长在一起,也不同根,雌雄之间相距大约有一、两丈远。如果发现一株,就一定能找到另一株。这大概就像菟丝茯苓,所以彼此能够相互吸引。

 

如果你发现了一株雪莲,要悄悄地靠近才能逮住。如若指指点点,大呼小叫,它就会潜入雪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便你挖开积雪,也不会找到。草木有灵,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了。当地人有人说:山神怜惜雪莲。或许是这样的吧。

 

 雪莲生长在极寒地带,而它的药性极热。这大概是因为阴阳二气中有一气偏强,一气偏弱。阴气在外凝结,阳气在内聚积。坎卦的卦象为一阳夹在二阴之中,剥、复二卦则是一阳在五阴的上面或下面,这就是雪莲的卦象。然而,如果用雪莲浸酒作为滋补之药,往往导致血热,使血脉运行不正常。如果把它配成壮阳的药,那危害就更大了。天地间只有互相阳阴协调,万物才能生长;人身体里的阴阳二气谐调,脉络才能平和通畅。所以《素问》中说:“阳气过盛则有害,阴阳结合并保持平衡才能控制自如。”自从朱震亨提出“阳常有余,阴常不足”的观点,医家不顾他的本意,往往用味苦性寒的药物破坏阳气。张介宾等人矫枉过正,又偏重于补阳,而人参、蓍草、肉桂、附子等热性大补药物,用的不当也会害死人。这是因为他们只知道《易》中扶阳的道理,却忘记了乾卦上九所告戒的“亢龙有悔”(阳极盛,就会走向反面,必有可后悔的结果出现)的道理。纵欲之风盛行,身体衰弱的人也越来越多,用些温补之药往往会见点效果,因此,偏信的人就多了起来。

 

        所以我说偏于伐阳的,近似韩非的刑名学说;偏于补阳的,就像商鞅富国强兵的办法,最初使用都有效力,时间一长就积重难返,损伤了元气,两者是一样的道理。要想使身体趋于健康还得从修心上来约束自己才行,雪莲不能作为滋补药物,也是这样一个道理。

 

【原文】:

 

塞外有雪莲,生崇山积雪中,状如今之洋菊,名以莲耳。其生必双,雄者差大,雌者小。然不并生,亦不同根,相去必一两丈。见其一,再觅其一,无不得者。盖如菟丝茯苓,一气所化,气相属也。凡望见此花,默往探之则获。如指以相告,则缩入雪中,杳无痕迹。即劚雪求之亦不获。草木有知,理不可解。土人曰,山神惜之。其或然欤?此花生极寒之地,而性极热。盖二气有偏胜,无偏绝,积阴外凝,则纯阳内结。坎卦以一阳陷二阴之中,剥复二卦,以一阳居五阴之上下,是其象也。然浸酒为补剂,多血热妄行。或用合媚药,其祸尤烈。盖天地之阴阳均调,万物乃生。人身之阴阳均调,百脉乃和。故《素问》曰:“亢则害,承乃制。”自丹溪立阳常有馀阴常不足之说,医家失其本旨,往往以苦寒伐生气。张介宾辈矫枉过直,遂偏于补阳。而参蓍桂附,流弊亦至于杀人。是未知易道扶阳,而乾之上九,亦戒以“亢龙有悔”也。嗜欲日盛,羸弱者多,温补之剂易见小效,坚信者遂众。故余谓偏伐阳者,韩非刑名之学;偏补阳者,商鞅富强之术。初用皆有功,积重不返。其损伤根本,则一也。雪莲之功不补患,亦此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