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7节 梦会死囚

有一名官居御史的人因贪赃枉法被处死后,有位参与审讯的官员白天打盹儿,恍惚之中见到了这位死去的御史,便惊恐地问:“你有冤吗?”御史回答说:“身为御史,接受贿赂,出卖奏章,依法应当处死,我能有什么冤屈?”官员说:“既然没有冤屈,为什么来见我?”御史说:“我怨恨你。”官员说:“审理你这桩案子的有七、八个人,其中像我这样和你有交情的也有两、三个人,为什么你只怨恨我一个人?”御史说:“我与你一向不合,这不过是仕途上的相互争斗,并非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审讯我的时候,虽说你为了避嫌一言不发,却流露出洋洋得意的神色;定案后,你虽然也来说些空话安慰我,却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心理。当别人依法置我于死地时,你却因你我之间的旧怨高兴我死。患难之际,这是最伤人心的,我怎么不怨恨你呢?”官员惶恐不安地问:“这么说来,你要报复我吗?”御史说:“我是犯法而死,怎么能报复你呢。再说,你有这样的居心,自然也不会有得福之道了,也用不着我来报复。我只是心中不平,让你知道罢了。”御史说完这话,官员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渐渐醒过神来,睁眼一看,那御史已不见了踪影,桌上半杯茶水还没有凉。

 
    后来,官员的家人见他整天像丢了魂儿似的,私下问他怎么了。他才把梦中的事情说出来,感叹道:“幸好我没有落井下石,尽管这样,他还这么恨我。曾子说:‘要慎重对待悲哀的事情,不要流露出高兴的神色。’这话一点不错啊!”他的家人向别人也常说起这事儿,也感叹说:“审判者一旦有了私心,即使罪有应得的人还不服气呢,何况罪不当死的人呢。”
 
【原文】:
 
御史某之伏法也,有问官白昼假寐,恍惚见之,惊问曰:“君有冤耶?”曰:“言官受赂鬻章奏,于法当诛,吾何冤?”曰:“不冤,何为来见我?”曰:“有憾于君。”曰:“问官七八人,旧交如我者亦两三人,何独憾我?”曰:“我与君有宿隙,不过进取相轧耳,非不共戴天者也。我对簿时,君虽引嫌不问,而阳阳有德色;我狱成时,君虽虚词慰藉,而隐隐含轻薄。是他人据法置我死,而君以修怨快我死也。患难之际,此最伤人心,吾安得不憾?”问官惶恐愧谢曰:“然则君将报我乎?”曰:“我死于法,安得报君。君居心如是,自非载福之道,亦无庸我报。特意有不平,使君知之耳。”语讫,若睡若醒,开目已失所在,案上残茗尚微温。后所亲见其惘惘如失,阴叩之,乃具道始末,喟然曰:“幸哉我未下石也,其饮恨犹如是。曾子曰:‘哀矜勿喜。’不其然乎!”所亲为人述之,亦喟然曰:“一有私心,虽当其罪犹不服,况不当其罪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