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5节 刘羽冲拘泥于古书
有一篇故事,说的是人不能死读书,否则就会变成书呆子,要懂得活学活用。
 
    刘羽冲,他的正名到现在已没有人能记得了,他是沧洲人。我家先太祖父当年经常与他诗词唱和,往来甚密。他的性格孤僻,喜欢讲究古制,但实际上都是一些迂腐而行不通的那些理论,太祖父曾用诗句规劝过他,也没有什么成效。
 
有一次,他偶然得到一部古兵书,伏案熟读之后,自己感觉可以统领十万军兵冲锋陷阵了。正巧当时乡里出现了土匪,刘羽冲就自己训练乡兵与土匪们打仗,一到打仗的时候,不料想全队溃败,他自己也差点被土匪捉去了。
 
    又有一次,刘羽冲偶然得到一部古代水利方面的书,伏案熟读数年之后,自己认为可以有能力使千里荒地成为肥沃的土地,他就绘制了地图去州官那里游说进言,州官也是个好事者,就让他用一个村落来尝试改造,水渠刚造好,洪水就来了,水顺着水渠灌进来,全村的人几乎全被淹死变成了鱼。于是他从此抑郁不乐,总是独自在庭阶前散步,一边走一边摇着头自言自语说:“古人怎么可能会欺骗我呢!”就这样每天喃喃自语千百遍,而且只说这句话。不久刘羽冲就病死了。
 
后来每逢风清月白的夜晚,经常会有人看到他的魂魄在墓前的松柏树下,一边摇头一边漫步,侧耳细听,鬼魂说的仍然是这句话。有时候听到的人笑他,鬼魂就会马上隐没,第二天再去那里看,还是看到鬼魂独自行走还喃喃自语不断。拘泥于古籍的人都有点书呆气,但怎么会呆到这个地步呢?
 
拘泥于古法的人很愚蠢,可怎么愚蠢到这个地步呢?阿文勤公曾教导我说:“人满肚子都是书会坏事,但肚子里连一卷书都没有,也能坏事。一流的棋手不忽视旧棋谱,但不拘泥于旧棋谱;名医不拘泥于古方,但又离不开古方。所以说:‘要弄通神妙的道理,还在于有那种合适的人。’还说:‘别人只能给你画圆的规,画方的矩,却不能使你手巧。书中给我们讲了一些做人的规矩和处理事情的方法,但是如果不能用的巧妙,活学活用,也是白费呀!’”

   
编者注:文章写了一个不能学以致用、拘泥于古书的读书人。他开始照搬古书闹出乱子的两个事例,又写他死后仍执迷不悟,让人觉得他既可笑又可怜。文末的议论对于我们今天的读书学习仍具有警诫意义。
 
[原文]
 
刘羽冲,佚其名,沧州人。先高祖厚斋公多与唱和,性孤僻,好讲古制,实迂阔不可行。尝倩董天士作画,倩厚斋公题。内《秋林读书》一幅云:兀做秋树根,块然无与伍。不知读何书?但见须眉古。只愁手所持,或是井田谱。盖规之也。
 
偶得古兵书,伏读经年,自谓可将十万。会有土寇,自练乡兵与之角,全队溃覆,几为所擒。又得古水利书,伏读经年,自谓可使千里成沃壤。绘图列干州官。州官也好事,使试于一村。沟洫甫成,水大至,顺渠灌入,人几为鱼。
 
由是抑郁不自得,恒独步庭阶,摇首自语曰:古人岂欺我哉!”如是日千百遍,惟此六字。不久,发病死。后,风清月白之夕,每见其魂在墓前松柏下,摇首独步。倾耳听之,所诵仍此六字也。或笑之,则歘隐。次日伺之,复然。
 

    泥古者愚,何愚乃至是欤?何文勤公尝教昀曰:满腹皆书能害事,腹中竟无一卷书亦能害事。国弈不费旧谱,而不执旧谱;国医不泥古方,而不离古方。故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又曰: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