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阅微草堂笔记》整理版 > 第 4 章 第 3 章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第3节 荔姐

满老太太是我弟弟的奶娘,她有个女儿叫荔姐,嫁到附近一户村民家里。一天,荔姐听说母亲病了,就一个人急急忙忙往娘家赶来看望病中的母亲。

 

当时天已经黑下来,一弯新月挂在天际,散发着微弱的光亮。荔姐正心急火燎地走着,回头看见有一人紧追不舍的过来了。荔姐估摸着这人肯定是强暴之徒,可这荒郊野外的又没有人可以呼救,怎么办呀?突然她急中生智。于是,荔姐躲到古墓旁的白杨树下,把发簪和耳环摘下来塞进怀里,然后解下衣带系在脖子上,披散长发,吐出舌头,瞪大眼睛直楞楞地盯着前方,等待着那个尾追而至的人来。那人不一会儿就追过来了,荔姐不仅没有躲避,反而招呼他过来坐坐。那人走近前一看,才知道是碰上了吊死鬼,顿时吓得跌倒在地,呼哧呼哧直喘气,爬不起来了。荔姐趁机拼命狂奔,总算逃脱了强暴之徒的魔爪。

 

荔姐披头散发地跑进家门,也把全家人吓了一大跳,待家人慢慢问清了原委,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商量着向街坊邻里查问这件事。

 

第二天,村里人纷纷传说谁家的少年遇鬼中了邪,那鬼到现在还缠着他,这会儿正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呢。后来,家人请来医生为他诊治,又让道士驱鬼除魔,都不见效果。从此少年便患上了颠痫,终生未愈。

 

       这或许是因为极度恐惧之后,邪气乘虚而入;或许是心中的幻觉造成的;或许是神明惩罚坏人,暗地里夺取他的魂魄,这一切我们都无从知道。但是,无论怎样,此事足可以成为轻薄少年的鉴戒。

 

 

【原文】:

 

    满媪,余弟乳母也,有女曰荔姐,嫁为近村民家妻。一日,闻母病,不及待婿同行,遽狼狈而来。时已入夜,缺月微明。顾见一人追之急,度是强暴,而旷野无可呼救。乃隐身古冢白杨下,纳簪珥怀中,解绦系颈,披发吐舌,瞪目直视以待。其人将近,反招之坐。及逼视,知为缢鬼,惊仆不起。荔姐竟狂奔得免。比入门,举家大骇,徐问得实,且怒且笑,方议向邻里追问。次日,喧传某家少年遇鬼中恶,其鬼今尚随之,已发狂谵语。后医药符箓皆无验,竟颠痫终身。此或由恐怖之余,邪魅乘机而中之,未可知也。或一切幻象,由心而造,未可知也。或明神殛恶,阴夺其魄,亦未可知也。然均可为狂且戒。